黑人的要碰上林清好胸前的时候,林清好张嘴就朝着黑人的胳膊咬去。黑人痛得一个激灵,直接将手收回来,反手就朝着林清好脸蛋招呼去,“啪啪!”“臭婊.子!”林清好本来就昏昏沉沉地脑袋此时更加混乱了。

    黑人的手劲儿不小,那可跟楚怜儿是一个天一个地。她只觉得耳朵嗡嗡地作响,目光散乱地瞪着黑人。见林清好这模样,黑人又是一拳朝着林清好的肚子揍去。林清好顿时脸色一白,疼得冷汗都冒了出来。

    双手无力地摔倒在一边,眼神也开始空洞起来。黑人又给了林清好两耳光,吐了几口口水,这才一只手朝着林清好身伸去。林清好使劲儿瞪着眼睛,身子已经无力,黑人用力扯掉了她的小内内。野蛮地将她的双腿分开,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一只手将自己的皮带扯,长裤滑落,准备倾身去。就在这个时候木门被一脚踹开,来人只看见黑人肩膀上白嫩地双腿和黑人黑不溜秋的屁股和两条粗壮地腿。怒吼一声:“都他妈地给爷把眼睛闭上!”声音里面透着黑暗和怒气。

    黑人听到声音突然响起,甩甩脑袋疑惑地偏头。还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就被一拳直接给揍到了地上。

    裤子都没来得及穿上,踉跄着站好身子,愤怒出声道:“你是谁?竟然敢打我!你们不想活了?也不去打听一我是谁的人!”黑人捂住鼻子,鲜红地血还是不断地流了出来。

    听到声音响起的时候,林清好眼中也才有了光,心底也松了一口气。费力地将脑袋歪了歪,却只来得及看见一件黑色的西装落在她的身上,挡住了她赤.裸地身子。

    被人轻轻抱起的时候,林清好能明显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怒气。微微昂起头,林清好就看见了一张精致妖孽地脸,此时全都是布满着怒气。

    “墓离……”林清好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墓离的身子顿了顿。林清好也使劲儿地朝着墓离怀中靠,之前那么地不安,此时竟然全部都消失了。只剩满腔地委屈。

    墓离垂眸,抱着林清好的手臂紧了紧。温声道:“这次我让你自己来做主。”没有说清楚,林清好却听懂了,轻轻点了点头。林清好就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是太累了。

    林清好靠在墓离怀中,杰克跟在两人身后,走出木好久。林清好都能听见黑人的惨叫声,林清好似乎想到什么,微微眯起了眼睛。这次她绝对不会在心软了,既然是地狱,那么楚怜儿你就好好见识一什么是地狱吧!

    车子慢慢开动。林清好闭上眼睛假寐着,期间墓离接了个电话。好像是楚霸天打过来的,林清好只听见墓离冷着声音道:“这次生气的不止是他。”说完便挂了电话,墓离挂完电话林清好就睁开了眼睛。

    “我说了,这件事全部由你做主。我说到做到。儿子也会支持你的。”墓离将手机放在一旁,垂眸看着林清好面无表的脸蛋道。

    林清好只是点了点头,又闭上了眼睛。她浑身很疼,没有精力说话。到家的时候林清好也恢复了一些力气,但是车的时候墓离还是将林清好强硬地抱了来。夏衣正好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即便跑过来。

    “墓老大,我看我先带清好去洗个澡。你先去熬点粥。”说着便从墓离怀中将林清好接了过来,林清好挣扎着地靠在夏衣身边,对着墓离道:“墓老大,你先去给我弄点吃的吧。”说着就在夏衣的搀扶之上了楼。

    墓离听话地去厨房煮粥,林陌桀来电话的时候。墓离刚好将一碗粥舀好。

    “爹地,妈咪怎么样?没事吧。”林陌桀童稚严肃地声音通过冰冷的电话传递过来,墓离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幕,转身坐在餐桌前就道:“没事,抓到认了?”

    “嗯。爹地,妈咪怎么说?”

    “你妈咪什么都还没说,等我带着你妈咪过来。你现在身边有哪些人?”

    “j和林一都在。”林陌桀笑着,却是冷笑,这次若不是墨无双几人帮忙,恐怕还抓不住楚怜儿。

    “那就好,等我就带着你妈咪过来,这件事交给你妈咪自己解决。这种事她迟早也会知道,不能一直这么被动。”墓离声音带着严肃,原本是不想让林清好参合这些事,但是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

    “这件事我也同意,爹地你带着妈咪过来吧。”说着林陌桀就挂掉了电话,林清好刚好楼,直接坐到餐桌前一不地开始用餐。夏衣撑着手臂坐在她旁边,眼神里有着担忧,但同时更多的是坚定。

    正准备说话,电话铃声却响了,打破了稍微紧绷地气氛。

    “你说什么?楚霸天!我告诉你,这件事我是不可能会帮你的!我们之间早就完了!你现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后宫三千都跟姑娘我没一分钱的关系。”夏衣直接吼完然后将电话挂了,扯着林清好的手臂就往外面走。

    “衣衣,这件事你还是不要去了。”林清好看着夏衣地手,然后冷静出声道。

    夏衣回头,眼睛里面全是暴戾之气,气愤道:“清好,这件事不止是跟你有关,跟我也有关,那莎莎里拉跟楚怜儿原本就是好朋友。几年前的事也是她弄得,如今又是她给莎莎里拉出的主意,只是现在我真的看透了,楚霸天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我夏衣,我又何必为他着想?我现在是想通了,我不想给自己留后路。”

    林清好见夏衣这样也没有说话,她是不可能放过楚怜儿的,原本也只是想夏衣不要参合进去,以免闹僵了她和楚霸天的关系。却没有想到这一切一切的事竟然还都是楚怜儿再里面捣乱的,心中也是微微寒起来,没有想到楚怜儿这么心狠手辣!

    西郊,一个废弃地停车场内。

    林陌桀将平板打开,开始熟练地操作着什么,避免这个废弃地地方也还有监控系统没有撤掉,必须要先检查一遍。

    苏越站在一边看着林陌桀熟练地动作,脸上有着开心,林陌桀越是厉害就证明他们的势力可以慢慢扩大了。美国和墨西哥的也只是掩人耳目而已,最重要的是恐怖组织的事还不能曝光。

    j跟林一站在一边,看着林陌桀身边的苏越,都是疑惑地对视一眼。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是谁?却没有出声去问。

    “林宝贝,我说你什么时候现自己的电脑天赋的?”苏越靠在车上,看着林陌桀开始动作。

    “你们去外面,等我爹地妈咪要过来。”林陌桀对着林一和j说道,两人对视一眼,知道他们要说些什么。也就直接点头走了出去,苏越看着两人的背影笑了笑。

    “少爷……”

    “你怎么又进来了?”

    “少爷,将楚怜儿抓来了”

    “嗯。”林陌桀受伤的动作也刚好完成,本来还要跟苏越说些什么,既然楚怜儿先来,那就先解决楚怜儿吧。林陌桀可爱地笑着,看到林陌桀地笑容,苏越温润的脸上有些怪异。

    楚怜儿看着抓住自己的黑衣人,眉间闪过冷意,嘴巴被胶布封着她没有办法出声。车子到了停车场后,黑衣男就直接抓住楚怜儿地头一提直接被丢在了地上。楚怜儿瞪眼,该死的!

    林一上前将楚怜儿的胶布扯开,楚怜儿顿时就大叫道:“你们赶快放了我!不然我哥哥知道这件事了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还不知道这些人是谁的人,但是总感觉面前这个男子在什么地方见过。

    是在哪儿了,一直想不起来。林一可不会给她那么多时间想,一会儿他身后就站了十几个黑衣人,各个身材都很高大,一声黑衣,脸上的表也很严肃。顿时整个废弃地停车场内都弥漫了一股紧张严肃地气氛。

    几个人的不不语,楚怜儿冷静地看着。黑道出来的人,胆子还是没那么小的,“你是那个跟在林清好私生子屁股后面的男人。”楚怜儿瞪着林一大声道,终于想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了,之前她出院地时候刚好看到这个男人给那个私生子开车。

    林一听到私生子这个称呼,直接上前一步扇到楚怜儿的脸上,冷声道:“楚小姐,你还是看清楚事实吧。”

    楚怜儿歪着脸,有些不可置信,这个臭男人竟然敢敢打她!气红着眼睛道:“你敢打我!”

    林一没有说话,身旁的黑衣人朝着楚怜儿逼近一步。楚怜儿依旧是一副面孔,但是那面孔面是什么意思就不得而知了。这些黑衣人明显是经过训练的,这种黑暗的气息,不是说有就有的,平常人也不过是痞气。

    这些人身上的全是煞气,绝对是杀过人的。就算知道她是楚家大小姐也依旧面不改色,难道……这些人是墓离找来的?难道墓离知道她将林清好……楚怜儿不敢去想,但是她不后悔,这些事她从来都不会后悔。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