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微笑着车,墓离也跟在她身后。

    “楚小姐,还记得我吗?”林清好微微笑着,缓缓朝着楚怜儿靠近,笑得就像是跟老朋友打招呼一样亲切,那副优雅地劲儿看得夏衣不由抿唇。林姑娘地黑暗分子终于苏醒了,本来就清纯秀雅,如今更是多了几分温暖地气息。

    楚怜儿地瞳孔微微瞪大,林清好?

    怎么会!怎么会在这儿?

    “你怎么会……”楚怜儿倏地一站直身子,瞪着林清好,不想在情敌面前显示脆弱地一面。

    “我怎么会在这里?呵呵,楚小姐,你觉得我是不是该感谢一你?想要送我一场免费的旅游?可惜啊!姑娘我不喜欢西洋货。”林清好缓缓朝着楚怜儿靠近,只剩两个人的距离时停了来。

    楚怜儿昂头突然哈哈大笑两声,看着林清好和她身后的林陌桀,不屑道:“怎么,就你们两个人来了,若是要离哥哥知道。你们这么狠心的话,你以为他还会要你们吗?”

    “楚小姐,你是不是看不清楚事实?”林清好笑着,拿出银色地小手枪,指着楚怜儿。

    看着林清好手上的枪,楚怜儿瞳孔微微变大,随后又恢复正常。抱着肩膀道:“林清好,你敢开枪吗?”声音里面的嘲讽清晰可见,目光不自觉地向着周围飘去,希望能找到一个突破口。

    见楚怜儿这般动作,林陌桀直接对着几个黑衣人可爱地一眨眼。黑衣人迅速围成了一个圈,将楚怜儿围在圈内。林清好把玩着手枪,看着楚怜儿,戏谑道:“多亏楚小姐提醒我,不然我还不知道这个事实,貌似我没有学过开枪。你说着万一走火了,怎么办?”林清好优雅笑着,“我可没玩过这玩意。”

    苏越靠在车上。看着林宝贝优雅地笑容,又看了看那女子如出一辙的优雅笑容。不由得挑眉,看来这基因还是值得肯定地。没想到这女子也是一把好手啊!不过更加让他注意地是林清好身边的夏衣,也是一直带着笑意。风华绝代。

    “你敢开枪吗?”楚怜儿不屑道,但是神色还是有几分紧张,双手不由得握了握。看到后面不远处地的夏衣时,眉头又是一皱。

    夏衣看到楚怜儿已经看到自己了,几步就走上前来。站在林清好身边,微笑着看着楚怜儿,那模样就好似在说,楚怜儿你也有今天?呵呵,我倒是看看你今天怎么逃出去。

    “夏衣,你敢帮林清好的话。我哥哥是不会原谅你的!”

    “砰!”一声枪响,伴随着楚怜儿摔倒在地的声音,林清好吹了吹手枪洞口。微笑着道:“楚小姐,你是没看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吗?”说着好笑地在楚怜儿身上打量着。

    “你!林清好你!”楚怜儿摔倒在地一只手捂住腿,鲜血顺着白色的长裤流。十分鲜艳地颜色。

    “楚小姐。你不觉得这想比你对我做的。我还是挺善良的吗?”夏衣嘴角一抽,林姑娘别说得这么善良好吗?现在还只是开胃菜而已。

    “林清好你这个贱人!贱人!”楚怜儿大声怒吼。

    “妈咪,我终于知道什么是脑残了哦。”林陌桀笑得粉嫩,迈着小短腿笑容优雅地朝着林清好走来,苏越也紧随其后。对付一个女人其实他还真不怎么擅长。但是对于黑帮上面的女人,一次若不能解决的话,那可就是大问题了。

    黑帮上的人最不愿得罪的便是女人。女人一旦狠起来。那可就是火势蔓延时,怎么都拦不住。

    楚怜儿眼中有着不屈,更多地是恨意。看着那跟墓离相似的脸,楚怜儿觉得自己都快疯了,她不会向这些人求饶的,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想要站起身子。但是腿受了枪伤,很痛,她无能为力,只能瞪着林清好。

    看着楚怜儿这么瞪着,林清好略带不解道:“楚小姐你这么瞪着我干嘛?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怎么能行了。你对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不回报你,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啊!不知道楚小姐知不知道中国有一句古话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随后有自己答道:“你应该是不知道的吧?我想你中文一定好差,那就由我这个纯正的中国人来给你补补课吧?怎么样?放心我不会收你学费的。”林清好看着楚怜儿不断变化的脸色,打趣道。

    “林清好,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楚怜儿抬头狠狠地瞪着林清好,声音很是凶狠。

    “你别这么凶狠啊!你看看,你的眼神这么恐怖,吓着我家宝贝儿怎么办?真是,这么恐怖的表情。”林清好笑着向后退了一步,露出身后的林陌桀笑着道:“你现在已经是在我们手中了,当然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以为你还能跑得了?呵呵……”

    “怎么不说话了?我说得不对吗?”林清好回头看着周围几人,那疑惑地眼神让人觉得好笑,林陌桀笑得可爱配合道:“妈咪说得对。”眨了眨眼睛,可爱道:“这位小姐可是做了很多好事了。”说着又是诡异一笑。

    楚怜儿冷哼一声。

    “怎么楚小姐不赞同?那我们就一件一件数数好了。”林清好回头,居高临地看着一声狼狈地楚怜儿,蹲身子与楚怜儿平视道:“我们好好数一,你犯了什么错。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可好?楚小姐。”

    说完又站起身子,对着后面一招手,林一便端上来一把椅子。林清好毫不客气地坐,夏衣站在她左边,林陌桀跟苏越站在她右边。林清好手上则一直把玩着手枪,笑容带着几分慵懒地贵气。这种气势让几人都微微一惊,这林姑娘浑身地气势从哪儿学来的?

    看起来,似乎就是道上的人啊!

    林清好清纯地笑着,一口整齐地牙齿露了出来,“某年某月某日地清晨,找人说我是小三,大街上对付我。还好姑娘我学了一些格斗技术,不然非得被哪些卖菜的大妈给弄死了。午开着一辆大型货车撞我,这都还不说。撞了一次没撞好,又撞第二次。这心我都怀疑是不是铅做的,这么冷。这都还不算什么,相比你这么多年的单相思地辛苦,我这都不算什么。你还想将我卖去奴隶市场,楚小姐,我一直都很想问,这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到底是怎么把你得罪了,你要这么对我?”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跟你计较,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来惹我?”林清好蹙着眉头,嘴角一抹微笑冷到心底,“都说人的心只有三百克,别人的心挖出来都是红的,估计你的是紫色吧?黑的发紫。怎么我说得不对?”抬眸,看见楚怜儿不甘地双眼,林清好笑着。

    “楚怜儿小姐,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这种时候最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呀!我刚才想起来,你好像不是中国人来的。不过这些事情都是你吩咐人做的,怎么你不想承认?也对,你上次不是上演了自杀证明自己的清白吗?呵呵,真是爱演戏啊!一次自杀还不行,还要玩第二次,你都不腻吗?观众都看腻了。”

    “还是说你觉得我读的书少,准备骗我?”林清好明媚地大眼睛一直看着楚怜儿,仿佛楚怜儿一点头,她就跟她急得模样。林陌桀忍住笑意,妈咪你的演技也不差啊!墓离坐在车内,饶有兴致地看着林清好的所作所为,嘴角一抹笑意,深入心底,能将林清好也染黑,对于他来说是件不错的事情。

    一家人嘛,还是都黑黑更健康。

    “这位大妈,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否认的好,不然我妈咪会严重怀疑她的智商的。”林陌桀粉嫩地小脸上有些为难,看起来很是纠结的模样。看着几分都有些疑惑地眼光,林陌桀解释道:“妈咪怀疑自己智商,我是妈咪的儿子,我也会怀疑的啊!这可就不是好事情了,你看你这一否认会害了这么多人,所以,你还是不要否认的好。我们家可都是高智商来着,最吧,妈咪。”林陌桀对着林清好可爱地一笑,林清好孺子可教地摸摸他软软地头发。

    苏越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怎么又这么可爱又奸诈的一家人了?难道这真是遗传?那不知道那墓老大是什么样的人物了。苏越地笑声引得夏衣连连侧目,苏越温润一笑,夏衣蹙眉,没留什么好印象。当然除了楚霸天能留印象之外,别人能留印象也是件不错的事情了。

    苏越还是笑着看那对奸诈又阴险地孩子,孩子是粉嫩地,妈咪看起来也是粉嫩粉嫩地。只是这思想怎么就这么不正常了?多么精致地一家人啊!非得这么奸诈又可爱,还真是别扭,更别说那脸上如出一的优雅笑意了。

    话里面怎么都让人觉得怪异,怎么看都是一个毒舌的人吧?咳咳,这么说一个小孩子是不是不好?这一家人都很奇葩啊!苏越立即对着一家人了定义,还就是奇葩地一家人。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