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上,有些人有多冷漠,有些人就有多温暖。”

    “楚小姐,你想清楚了吗?你是承认了,还是承认了,还是承认呢?”林陌桀笑得优雅可爱,早就说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偏偏他家妈咪唯一的一次心软,就被这女人给浪费了。非得尝尝苦头才会学乖,既然这样,那他何乐而不为呢?

    “林清好你教的好儿子,这么小就这么冷血。要是被墓离知道你们这么冷血,这么对我。你以为墓离还会让你们吗?不会的!是绝对不会的!识相的赶紧放了我!”楚怜儿地声音尖锐地叫着,那种丑态让几人同时皱眉。

    “威胁我?楚怜儿,你以为这件事墓离不知道?更何况,我们母子做事需要经过墓离同意吗?你这是从哪里来的说法,这么搞笑,这么幼稚?你还以为你是美国总统啊?不敢动你?就算你是美国总统动了我妈咪,我也不会让他在这个世界逍遥太久。”林陌桀优雅地说着,粉嫩地小脸看起来很是诚恳。这话说得大,却给人很逼真的感觉,那份优雅在提醒着她,这个孩子不是在说笑。

    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林清好听到林陌桀地话时,扬起了嘴角。儿子这话够霸道她喜欢,这么说儿子的势力不小嘛!就算是墓离应该也不会随便放出这句话吧?

    “好了,跟你多说也是浪费口舌。”林陌桀冷声道,然后又对着林清好可爱道:“妈咪,你想好惩罚是什么了吗?”不同地语气对着不同地人,这也算是一项特异功能了吧?林陌桀想着,斜眼却看到楚怜儿一动,立即喝道:“不许动!不然……”林陌桀手中也是一把袖珍地小手枪对着楚怜儿的脑袋一扬。邪笑道:“手枪走火了可就不要怪我。”

    “你这个恶魔!这么小就这么狠!你早晚都会地狱的。”楚怜儿还真不敢随便动,刚才林清好的那一枪已经在提醒她。这些人绝对是来真的,而且根本就没有将楚家放在眼里地意思。

    苏越一笑,够气魄!夏衣也微微一笑。做得好!

    “楚小姐,这件事原本不算是什么事儿。可你偏偏要将这件事闹得不可挽留的地步,那么我就只好舍命陪君子,成全你了。这样吧。我们先模拟一车祸如何?我给你少一项罪名。没给你来个泼妇大闹,你说我是不是对你很好?”林清好缓缓站起身子,将手指放在唇边一笑,有够嗜血的模样。

    夏衣看着林清好的样子,越来越有黑道头子地范儿了,不错不错。值得鼓励,值得嘉奖!

    得到指令之后,停靠在一边的车子引警声开始响起。楚怜儿循着声音看去,耳边也就只充斥着一个声音,那就是车子不断动地响声。努力将身子撑起来。惊恐地看着不断朝自己靠近地车子,又看了看一边开始走远地林清好几人。心底地恐惧逐渐拉大,一直她都在自欺欺人。以为林清好只是在说笑,毕竟不是黑道地人心怎么会这么狠了!拖着受伤地腿开始往后面退,她已经顾不得什么尊严了。

    她还不想死。她真的不想死,看着车子不断朝着自己开来。楚怜儿都要疯了,这么等待地折磨才是最痛苦地。心底的恐惧也逐渐加大,她受不了哭着大喊道:“林清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放过我。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了。别这样对我,别这样对我。我是墓离的救命恩人啊!你们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声音哽咽着,她真的要崩溃了、

    两边都是车和黑衣人,根本就逃不了,前面是车缓缓朝着自己开来。后面是墙壁跑也跑不掉。若是直接撞上来她还没有那么恐惧,可偏偏就是一点一滴地朝着自己靠近,让她的神经系统崩得紧紧地,一个不查就要崩溃掉。

    林清好已经将手枪收了起来,看着楚怜儿求饶地模样。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你让人开车撞我的时候有想过这些吗?直接将手一扬,“动!”随着清软地声音响起,车子突然加速,朝着楚怜儿就猛地冲了过去。

    车内,墓离闭了闭眼,脑袋里面有着一丝犹豫突然被挑了出来。解开安全带就准备车,杰克看到墓离地动作赶紧道:“爷,你这一去。少爷和夫人可就不会在相信你了。”

    墓离地手一顿,脑袋突然清醒。他这是准备做什么啊!林清好可是向来都是说道做到的人,这么久一直没有对付楚怜儿。跟自己也是有一些关系的,如今今天他去了……想到之前林陌桀认真地小脸,心顿时冷了,那可就没有挽回的地步了,又缓缓坐身子,低着头没有说话。

    杰克松了一口气,我的爷啊!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还好没去,不然那可就叫一个惨!车窗开着,他们都能听见外面的话,之前林陌桀说的话可是一字不漏地都落入了他们地耳朵。这也是让他对于小少爷地势力有了新的认识。小少爷不是一个爱说大话的人,那么唯一地可能就是他有这个自信。

    “啊……啊……啊……”楚怜儿尖锐地痛哭声在整个废弃地停车场内响着,杰克微微抬头看着不远处生地一切,又瞟了瞟后车镜地人。心底还是有点担心,其实这个时候爷要是跟夫人和小少爷一起的话,说不定能快速俘获夫人的心。可惜地是爷好像并不懂。

    刺耳地声音让墓离也抬起了头,微微皱了皱眉,又将目光放在不远处地林清好木子身上。林清好脸上的笑容是他没有看到过地黑暗,那一瞬间他想到,啊!原来她也有这种气势,可同样也有着温暖,那对母子就那么站在那儿,墓离就想要靠近,那就是他的光,他想要靠近地光。

    林清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车子撞向楚怜儿,这她该知道被撞第二次的时候。她有多么绝望和害怕了吧?害怕离开身边的人,害怕再也见不到身边的人。那个时候的她可曾有想过别人的想法?别人是怎样地在绝望着?她没有!因为她是楚怜儿,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自以为可以决策别人生死的人。

    尖锐地刹车声,将林清好沉思地脑袋唤醒,偏头看见地上滑出了一道道很长很长地印记。车子在离楚怜儿不到一人地地方停,熄火,黑衣人从车上来,恭敬沉默地站在林陌桀不远处。

    林清好欣赏着楚怜儿地表,面色是惨白地,牙齿使劲儿地咬着唇瓣。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眼神惊恐地看着停在面前地车子。差点就撞上来了,差点。好恐怖好恐怖,楚怜儿脑袋里面没有多余地想法,只是回荡着恐怖地声音。

    “楚小姐,你害怕了吗?呵呵”林清好讥讽一声,“怎么你也会害怕啊?你让人这么对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过我也会害怕?无能为力地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你这副样子,也是感觉很好吧?”林清好笑着。

    夏衣见林清好这个时候还扯淡,也是一整佩服。当车子快要撞上楚怜儿地时候她都忍不住闭了闭眼,不是害怕而是不想去看。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可是她明白这是林清好必须经过地一道坎。以后地生活不会那么轻松,毕竟风雨已经欲来了,容不得她们后退。

    苏越一直笑着,这宝贝儿妈咪看来真不是一个寻常人物。这么折磨一个女的,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说得可一点都没错。这么折腾估计这楚小姐,就算是有几条命也不够折腾地吧?不过,楚家,呵,是要让他们知道有些人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惹的。

    其实死的时候一点都不可怕,可怕是是等待死亡地上时候。那种无能为力地感觉,才是最能折磨人的时候。都说死过一次的人绝对不会在想死第二次,求生欲很强,楚怜儿都自杀了两次了,这点她自然是知道的。更何况,此时还是遇见了仇人,那种滋味就更加难以说明了。

    偏偏刚才楚怜儿已经无路可退了,周围都有人用枪指着。她不敢乱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车子朝着自己冲来,眼看着越来越近,声音里面掩饰不了绝望和惊恐。喊道之后已经叫不出声来,恐惧到了极致,声音都被淹没在喉咙之中。没有办法叫出声,那才是真正恐怖的,真正的无能为力。

    身边那么多人人,却没有一个愿意救她,没有一个人会有怜悯之心,因为她已经不配了!楚怜儿是可怜地,没有人否定这句话。可同时也没有人否定她是可恨地这句话,因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老话是一点都没有错,古人诚不欺我!

    林清好笑得优雅万分,看着楚怜儿苍白地面色笑得又是优雅了几分,优雅得过份,优雅地奇怪!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