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你这么看着妈咪做什么?不认识我了?我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善良地人了。”林清好看着林陌桀微笑着看着自己,打趣道,暗地里叹了一口气。黑暗地一面还是暴露在几人眼中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只是……朝着墓离所在地车辆看了一眼,希望他不要来捣乱就好。不然他们从此友尽,再无半分可能!

    “妈咪啊,我只是在想,到底怎么让这个人尝到惩罚。再说呢,我怎么会不认识妈咪了,就算忘记谁也不会忘记妈咪的呀!”林陌桀笑得可爱道,他其实更想说,妈咪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不过,妈咪这次好像变了一些,变得气场强大了,林陌桀心想。

    “好吧,嗯,我想想怎么对你了,楚小姐。”林清好歪着脑袋思考着,然后手指打响道:“这样吧,我也先废你两条腿,让你尝试一坐轮椅的滋味?反正你们楚家财大势大,一定会给你治好的。”说着就一挥手。

    林陌桀一笑,之前妈咪就有说,别的不要求,废两条腿这还是轻松的。她的那个手自尽了,不然有的是罪受!

    楚怜儿环顾四周,刚好看到墓离的头从车窗冒出,浑身顿时有了力气。朝着墓离所在的地方跑去,林清好微微皱眉。对着站在一旁的黑衣男们示意,黑衣男顿时围上前,直接抓住楚怜儿,将她的腿提起,就那么硬生生地一折。

    咔嚓一声,明显是骨头断裂地声音。楚怜儿昂着头,嘴里痛苦地叫着。浑身被冷汗淋湿,困难地呼吸着。

    “林清好,你这个魔鬼!你一定会招到报应的!一定会的,。”楚怜儿看着林清好的眼神如果可以杀人的话,林清好相信她已经死了很多次了。可惜眼神虽然恐怖。但是绝对不会死人。

    看着林清好微笑地模样,楚怜儿浑身细胞都开始疼痛。她没有想到林清好竟然真的这么狠,竟然敢真的这么做,竟然让人生生地将她的腿给折断。简直就是一个恶魔。黑帮的人还会直接给个痛快,可是这个人竟然想着怎么折磨她。林清好你最好不要让我出去,不然,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一定会的!林清好你这个不要脸地贱人!不要脸!你去死!去死!楚怜儿恶狠狠地诅咒道。

    “我是魔鬼?”林清好轻笑一声,里面全是嘲讽,“楚小姐,你说我是魔鬼?我有你残忍吗?有你狠心吗?想要我万蛇穿心,葬身蛇窟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对?我狠心?谁会相信你?我一个小小地秘书害你一个楚家的大小姐?谁能相信?谁又敢去相信?楚大小姐。莫非是没睡醒?”

    “你!我一定会报仇的!我一定会的!”

    “报仇?好啊!我等着,我现在就先惩罚惩罚你,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铁为什么这么不值钱!你放心,像我这么恐怖。这么狠心地女人会活得很久,你慢慢报复我也行。”林清好笑得愉快,看着楚怜儿那副可怜又可恨地模样。心中那口怨气总算是出了一些,老闷在心底她会疯的,所以一定要发泄出来。反正她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好人,好人不偿命,为什么要做好人?

    “宝贝儿啊!你要记得做人了。千万不能做好人。你看楚小姐这不是好人嘛?现在地后果这么惨,这就是一个血粼粼地事实摆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千万千万不要做好人,不然会被人欺负的,知道吗?”林清好看了一脸滴着冷汗地楚怜儿,将林陌桀拉到身边说道。

    林清好动手还算好的,若是林陌桀的话。估计会更狠!早就看处理楚怜儿不爽了,这么久一直在捣乱,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空气。既然这样,何必要善良地对待他们?要对一个人好,是需要理由的。但是对于一个人不好,恐怕连理由都懒得去想了吧?

    费心费力,还不讨好。

    “爷,你真的要去阻止夫人跟小少爷吗?”杰克看着墓离低着头一会儿之后,还是将安全带解开,准备车,赶紧说道、

    “这件事情你别管了。”他什么时候说了是要去阻止?

    车门响起地声音,让几人都侧目。每个人的表情都各不一样,杰克跟在墓离身边,嘴角一直是扁着的,身子是有些不敢去看林陌桀和林清好的眼光。林清好只是一眼就平淡地别过头。

    林陌桀扁扁嘴,心中有些不舒服,就算是他这个时候也猜不到墓离心中在想些什么。

    “小可爱,这墓老大这是……”没有将话说完,苏越站在林陌桀身旁看着那犹如黑暗中踏出来的皇者道:“我们打个赌如何?看你爹地是来看看了,还是准备来挽救一这个女人的生命。”

    言语之间还有着调谑,这几人之间地纠缠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儿女私情什么的,若不是那个人便不会怎么在意。若是因为楚家,那就更加大可不必了,像他们这种站在世界巅峰地男人,稍微动动手指,跺跺脚就能影响到整个世界。有的是能力骄傲,所以我行我素也是好的。

    而且,以往的墓离在外可是非常有美名的,他的话就是圣旨,从来都不更改。而且做事向来都是我行我素,手人都只有跟着地份儿。

    但是最近的消息却有些颠覆了这件事情,所以他也不确定墓离这来到底是要做什么。但是看林陌桀妈咪林清好那云淡风轻地模样,似乎压根儿就没把这小可爱的爹地放在眼中这又算是几个意思来着?

    “离哥哥,你终于来了,你为什么才来啊!你救救我,这个人是魔鬼!她是魔鬼!”看见墓离车缓缓朝着这边在走来,她大声叫道,满面的泪水,在看到墓离的一刻,心中的委屈更加深厚,她就知道墓离是会救她的,就算是她做错了事情。可是离哥哥还是会原谅她的,这么久一直都是这样的。

    林清好倒是一直都没有再多看墓离一眼,只是那沉默地样子让人就觉得有些怪异。

    墓离看了一眼林清好之后,这才将目光放在地上的楚怜儿身上。几人以为他会组织,但是在看见墓离见着楚怜儿狼狈地模样却没有说什么的时候。就有些疑惑了,这墓老大是想要干嘛?

    不过墓离还是有点怨气地,林陌桀这七岁的孩子就在这儿这么看着?会不会不恰当?

    “爹地,你怎么来了?是来阻止我跟妈咪报仇的吗?”林陌桀可爱地对着墓离招手,没办法,他家妈咪已经直接无视墓离了。肯定理智已经被狗吃了,所以这个时候他的用处就来了,活跃气氛嘛!

    林陌桀笑得温软又可爱,那副若无其事地样子,林清好眼角抽了抽。林宝贝你能不能不这么二百二百的?她都怀疑自己的智商了,不然怎么生出这么个儿子来着?看看,这撒谎连眼睛都不眨一的。

    他家爹地不是早就来了嘛?这会儿装作初遇一样,还真是别样的搞笑!

    “我来看看你跟你妈咪在做什么,都等了你们这么久都没有解决。”墓离的语气淡淡地,听不出来什么来。

    林陌桀也不在意,微笑着伸出白嫩的小手指,那指尖尽头就是楚怜儿:“爹地,原来你不知道啊!就是上次我们家闹蛇,你知道是谁做的吗?就是她啊!爹地你的青梅竹马,我妈咪说了。绝对不会放过她的,不然的话就不让你回去了。爹地你是要来阻止我们的吗?”眨巴眨巴可爱地大眼睛,一本正经道。

    林清好默,你们父子这是在玩什么?玩得这么开心?一个是这个两个也是这样,这遗传地也太美妙了吧?这两个,一个大号,一个小号,不仅是脸长得像,性格也像,这会儿连这种消遣人的方式都一样,这遗传果然是个很大的问题啊!

    “墓离,你救救我,救救我。不要相信他的话,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我没有做过,我真的没有。”楚怜儿哭泣道,声音很是无助凄惨,一副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表情。

    林清好无语问青天,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你们这是怎么对她了?腿都出血了。”墓离邪魅地眸子扫过地上可怜兮兮看着他的楚怜儿,嘴角噬起一抹意味不明地微笑。带着几分邪气,几分痞气,几分优雅,几分尊贵。

    “离哥哥,你要救救我,你救救我。”楚怜儿朝着墓离地位置爬去,但是却无能为力,一动,那疼痛就直入心底。让她脑袋清新的同时,带来的是无数的痛感,脸色苍白着,四周都是冷汗落在地上的湿润,在秋天萧瑟的季节中,显得那么清晰。

    一动就是一阵凄惨地叫声,楚怜儿只好又摔回原地。眼泪汪汪地看着墓离,嘴巴里一直嚷嚷着:“墓离,救救我,救救我……”

    ps:

    实在是不好意思,刚才传错了一章,之前放在管理章节里面的。上传的时候抽了一,络断线,刷新后直接给点错了,哎,无奈......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