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我就说过,妈咪尝过的痛,我要让害她的人百倍偿还。爹地,我的话可是认真的,一次就算了,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害我妈咪。这已经不是为难了,就是想要我妈咪的命,如果我们还息事宁人的话…..”林陌桀没有将话说完,但大多数人也能猜到他是什么意思。

    是楚家太过分了,这回来几个月,就已经三天两头进医院。

    墓离噬着笑意看着林陌桀,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林清好。却发现她依旧没什么表情,当面色沉了沉,这妮子!不过眼还是把儿子这关过了再说,当似笑非笑地瞅着林陌桀,掀起唇瓣道:“你觉得我会为她求情?”

    一句话将整个停车场的气氛又点燃了起来,虽然林陌桀心底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从墓离口中听到真实的答案时,还是忍不住高兴了一。偏头瞅向林清好,却发现他家妈咪依旧是一脸优雅得体的微笑,当不由对爹地的脸色有了几分打量。感情爹地脸色不好是因为妈咪一直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啊!

    杰克站在墓离身后,听到墓离阴沉地话语。不由得挑眉,若说墓离会救不奇怪,不救,其实也不奇怪。虽然楚小姐曾经救过墓离一命,可如果拿别人的命来救也算的话。

    那也算是救命之恩吧!

    其实,墓离心中有很多阴暗地地方。夫人和小少爷都没有发现,也不能理解。但是看见小少爷和夫人的所作所为,杰克知道,这三人就是一家人。表面看起来都是温软无害,可实际上却是心狠手辣的主儿。对待敌人从不留情,眼看着别人犯错,然后揪住别人的尾巴进行制裁。

    这种人是恐怖的,其实,他一直觉得。

    但是林陌桀几人身上依旧是温暖的气息。没有黑暗。

    “墓离!我救过你!你就是这么恩将仇报的吗?我爱了你二十年,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地对我!为什么!若不是你我也不会对付林清好!不会的!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不爱我!我那么爱你!你告诉我啊!为什么!”楚怜儿崩溃地大喊,墓离地话就像一把利刃一样,深深地刺进了她的心中。怎么都缝补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伤口慢慢变大。

    “你救我?”墓离不屑地冷笑,“你什么时候救过我了?难道你的记忆都混淆了吗?我可不记得你什么时候救过我。”墓离阴冷地笑着,修长的腿缓缓朝着她靠近。

    楚怜儿不断地摇头,话语有些混乱道:“小时候,我小时候救过你,你忘记了吗?离哥哥,你说你一辈子都会对我好的,可是你现在为什么要纵容这些人这么对我。离哥哥,你为什么说话不算数,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怜儿。当初是你救的我吗?那夏青是怎么死的?嗯?你告诉我?”墓离缓缓靠近,话语越来越让楚怜儿冷心,听到夏青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明显地一愣,随即便使劲儿地摇着头。“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要杀她,我没有,当初是我救的你,是我救的你。”楚怜儿喃喃自语道。

    “怎么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你还不说实话?这么忽悠我,是对于我的智商显明显的鄙视吗?”墓离蹲身子。看着楚怜儿使劲儿摇晃着头脑地模样。这么久每次一说到夏青她都是这副疯癫的模样,可惜地是他已经看透了。再也不会相信了,毕竟一个人的信任就算无边际,那也是友尽了!

    “不要装了,怜儿,这么多年。一直陪着你演戏也够了。这么久的深情把戏你还没玩够吗?你腻不腻啊!嗯?”最后一声鼻音哼出,带着一些嘶哑诱惑地存在,林清好微微一怔,装?墓离这又是几个意思?

    楚怜儿也是明显地一怔,然后抬起头来直接对着墓离的眼睛。准备进行无声地催眠。墓离一直微笑着,楚怜儿眼神别开的时候。他才似笑非笑地道:“怜儿,其实我还真得感谢你,你当初不是催眠了我的记忆吗?你让我忘记了一些事情,也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怎么,现在还想对我催眠?已经晚了,你的催眠术对我已经完全无效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离我远点离我远点……不要过来……不要……”楚怜儿先是喃喃自语了一会儿,后面直接伸出手挥着什么,声音很是尖锐,见墓离依旧靠近,又将手掌贴在地上上,朝着旁边移动。

    “你不是爱我吗?逃走干什么?怜儿。”墓离那有些奇怪地话语,让林清好跟林陌桀连连对视了几眼。又将疑惑地目光投向了杰克,杰克摇摇头,无能为力。不知道爷这突然是抽了什么风。

    林清好蹙了蹙眉,之后,走上前就是手枪把柄对着墓离的肩膀那么一敲。墓离顿时被疼痛弄得回过了头,瞪着林清好,语气不悦道:“林小姐,你这是发什么风?”声音很是低沉。

    林姑娘微微一笑,直接扯着墓离的后衣领就将墓离给扯了起来,之后松手拍拍手道:“看你有点煞气发作,却又是欧阳少恭的语气,我拯救拯救你。,我如今的作用也就是万能女友风晴雪了。”林清好一副毫不在意地模样道,墓离顿时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可能是刚才自己的神色不对劲儿,让她担心了。

    让扬起唇角道:“你的关心我很受用。”说着还在林清好脸上大大方方地偷了个香,林清好脸颊微红,瞪了墓离一眼。但是这么多人也不好不给他面子,毕竟他也是个老大。

    墓离说着就朝着楚怜儿靠近,林清好直接将他的手臂一扯,优雅万分道:“这个人好像是我的仇人,我自己的仇还是由我自己报比较解气。”说着将墓离往后面一推,同样修长地双腿就朝着不断后退的楚怜儿走去。

    墓离一笑,直接退了两步。林陌桀也上前几步,走到墓离身边小声道:“爹地,你猜我妈咪怎么报仇?其实我妈咪很善良的,这么多年都没有杀过生,也没有吃过。”林陌桀可爱地小脸认真上,那一抹优雅地笑意十分迷人。

    之前他也是准备对付楚怜儿的,但是妈咪不让。没想到的是妈咪是等着她犯错了,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再由她亲手解决,看来妈咪也是一个阴险腹黑的主啊!这一家人都成这种了,都是混黑道的,妈咪的嗜血分子是从哪儿来的?难道也是遗传?看来得调查一妈咪的身世了。

    墓离直接将林陌桀抱起,蹭了蹭他的小脸道:“你妈咪很温柔,很善良。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你妈咪准备怎么惩罚她。”说着就朝着之前林清好做过的椅子走去,直接抱着林陌桀坐。

    苏越靠近夏衣,在她耳边道:“你猜猜你家闺蜜要怎么做?你不觉得这一家人很合拍吗?”

    “我一直都觉得他们很合拍。”夏衣不冷不淡地说道,还朝着j那边走了几步。去说着什么,其实大概真能猜出林小姐要干什么了。先把j预定好,说不定会有用处。

    见夏衣冷淡地模样,苏越挑眉。脾气还挺霸道的,不愧是楚霸天的女人,他的表妹,只是表妹这件事情暂时还不被外人知道而已。所以怎么看,这些人都是一家人吧?那还在闹什么?不过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人肯定也是的,更何况还只是表亲。

    “爹地,其实我妈咪很好的,对不对?”林陌桀对着墓离可爱地笑着,粉嫩粉嫩地模样,墓离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他的小鼻子。不远处楚怜儿恨恨地瞪着墓离,之前她有多爱,如今就有多恨!让林清好来侮辱她,自己还在边上跟着那野种亲密地欣赏着,这让楚怜儿如何不恨!

    “你妈咪很好,是很好。”墓离敷衍道,林清好哪儿好了?腹黑,奸诈,财迷,阴险,心狠手辣。哪里好了?只是这个墓离是不会说出来的,特别是林宝贝眼中还有着威胁的时候,是更加不能说出来的,不然就有可能晚节不保了。

    “林清好,你今天这么对我!你一定会后悔的!”楚怜儿冰冷地看着林清好缓缓靠近,声音很是尖锐。

    “楚小姐,你还真是学不乖。要是你现在老老实实地求个绕,说不定我会心情好对你轻松一点,甚至是有可能会放了你。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这么软硬不吃的模样,让我想放了你都 难。”看着楚怜儿听到说放了她时眼底突然闪出的光芒又因为后面那句话落,林清好就觉得心底很是爽快。

    这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了,看着别人过的不好她就很爽。特别是那别人还是楚怜儿的时候,她就莫名地暗爽。只是她清楚明白地知道,若是放过楚怜儿,次就不是车祸截肢,放蛇,卖奴隶市场了,可能就是跟这个世界天人相隔,既然是这样,她又何必心软?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