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你要是杀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的!我哥哥不会放过你们的!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林清好突然靠近楚怜儿,直接一巴掌上去。扇得她头昏眼花,历声大叫。

    “杀你?我为什么要杀了你?楚小姐你觉得你够资格让我杀吗?”林清好冷笑。

    墓离嘴角一抽,林姑娘你还可以在嚣张一点。这话说得都快把人气死了吧?

    “林清好你别嚣张,有种你今天就整死我!不然,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楚怜儿狰狞着面孔大喊。

    “多亏了你提醒我啊!不然我还有个后顾之忧呢!”林清好听到楚怜儿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声音,冷冷道。这楚怜儿是在提醒自己,要么就直接整死她吗?呵!怎么会让你死得这么轻松,你欠我的,通通都还给你!

    林清好直接拿出手枪对着楚怜儿已经断裂地腿就是两枪,楚怜儿痛苦地大叫。墓离脸上有着不解,这是干什么?难道被楚怜儿说中了?恼羞成怒?看着林清好的侧脸依旧是带着笑意,这个想法只是一瞬间便被打消了。

    只是这楚怜儿地腿之前就已经被折断了,而且前面也受过枪伤。现在还给她两枪是什么意思?想要她更痛?几乎所有人脑袋里都闪过了这个想法。现在打在别的地方的话也一样的痛吧?为什么是腿?这就让人疑惑了。

    林一跟j站在一边,夏衣却笑着走了过来,直接站到了j身边。轻声道:“你该上场了。”

    j疑惑地看向夏衣,夏衣却神秘一笑没有说话。

    墓离疑惑地看了看林清好,偏头问林陌桀:“宝贝儿,你妈咪这是要做什么?”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林陌桀伸出一根手指摇晃了好一会儿,墓离也跟随他手指乱晃着。最后林陌桀可爱地一笑解释道:“呃……我想妈咪是想帮楚怜儿小姐做个小手术吧。”林陌桀想起妈咪以前说过,她最想学的就是法医,然后当个警察。

    这有个活实验品在。妈咪肯定特别兴奋……

    (作者有话:这样会不会太血腥了?会不会会不会?当然不会了,林清好可是陌妃菀转生的,不血腥点怎么对得起她以前杀手的称号呢?更何况我早就有提醒过,陌妃菀还没回来的时候肚子里面就有小包子了噢~所以这么心狠手辣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爹妈的血缘太强悍了。)

    墓离对于林陌桀的这种解释。有些惊讶了。一直以来在他心中都觉得林清好只是腹黑了一点,口是心非了一点,但总得来说也还是温暖的吧?这么一招让墓离有些惊讶了,不是说排斥,而是惊讶,没错就是惊讶。

    林陌桀见墓离没有说话,为难地蹙了蹙眉毛,对于妈咪这种做法。他是赞同的,但是怎么感觉爹地有些不受用?还是说嫌妈咪太血腥了?脑中闪过这个想法之后,脸上的笑容就灿烂了一些。

    “爹地。你对我妈咪这种血腥的做法很不满意嘛?还是爹地觉得我妈咪是一个变.态?”这样想着,林陌桀浑身地细胞都开始不舒服。也不想坐在墓离身上了,小孩子都有自己表示发泄的方法,就算林陌桀再怎么天才也只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在他的认知了妈咪已经很好了,没有人比他妈咪更好。所以不管是谁。就算是墓离,只要接受不了林清好的存在,林陌桀也会在一瞬间做出孰轻孰重的决定。

    没错,他是很喜欢墓离,但是最喜欢的还是林清好!

    墓离赶紧将林陌桀的小身子抱紧,耳边依旧是楚怜儿痛苦地叫声,看见林陌桀笑得优雅。不禁伸出手揉了揉他柔软地头发。脸上有着如出一辙的优雅:“怎么会,你妈咪这种才适合生存在这个世界,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就算你妈咪是个白衣天使,我也要将她染黑,变成我们的同类人。”

    他只是稍微惊讶了一,哪有林陌桀说得那么严重?血腥?他是干什么的!儿子又是干什么的?要是不血腥。以后面对的可就不是楚怜儿这种小角色了。车祸只是最简单的,绑架这种事情都玩腻了。但也是一个老法子,要林清好这么漂亮的女人被绑到国外去,那后果他都不敢去细想。

    “那就好,爹地。虽然我很喜欢你。但是相比来说,要是你接受不了妈咪的话。我依旧是站在妈咪那边的。”林陌桀可爱地嘟嘴道。

    “行了行了,就知道你这小子是天大地大妈咪最大了。”墓离一笑,苏越了然。其实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林清好无疑是合适他们的。能狠也能温柔,多面的人其实也是最单纯的人。

    有的人喜欢说别人自私,其实自私根本就没错。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保护自己的方法,最适合地便好。

    林清好回头,看两父子腻歪地样子,嘴角一抹残忍的笑意消失换上了优雅,“墓老大,可否将你的鬼才医生j借我一?”

    j听到提到自己的名字,最先看得不是墓离,也不是林清好。而是站在身边不远处地夏衣,之前她说夫人等会儿会用上他。现在还就直接给用上了,还真是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啊!

    墓离还没有说话,j便直接走上前来,微笑对着林清好:“夫人,有什么事情你就吩咐。”别说借这个字眼好么?感觉他像是一个货物一样。怎么自从跟了爷之后。不对!应该是自从认识夫人之后,他就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以前只有爷一个人阴险狡诈,现在又多了两个,小少爷和夫人。而且还有一个附带的,夏衣小姐,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墓离微笑对林清好微笑,那无声地意思是,林小姐你觉得我现在能说不吗?没看到我家属已经直接走到你面前去了?都无视我这个爷了,哎,他有种预言看见了自己以后生活的样子啊!

    林陌桀安慰似地看着墓离,“爹地,你别伤心。你的不就是我的嘛,我的也就是妈咪的。还是说,爹地你又反悔了?”最后的声音微微提高,有些失态的样子。

    林清好偏头,看见儿子失态地样子。眼中有些疑惑,林陌桀赶紧可爱地一笑。爹地傲娇没事,他乱说也没事。要是让妈咪听见了,那想要爹地跟妈咪在一起。难度就又提高了。

    墓离也直接将林陌桀塞进怀中,然后轻声道:“你差点害死我,你忘记你妈咪最小气了?你还敢乱说,看我回去不揍你。”虽然话说这么说,感觉也有几分紧张地感觉,但是看两人笑着地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又在玩了。

    林清好无语地收回眼神,我说墓老大林宝贝,你们能别这么无聊么?没看到女皇大人我很忙啊?

    林陌桀眼角地余光看见了林清好无语地眼神,赶紧行了个军礼,可爱道:“女皇大人你继续,刚才是宝贝儿跟爹地的错。你继续继续,无视我们就好。”说着还嘿嘿两声,玩着墓离修长的手指,墓离倒是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意思,林清好无语,墓老大你可真心傲娇。

    夏衣也站到了林清好身边,看着几人疑惑地眼光解释道:“亲爱的,你一直都想学习法医来着,现在可以试验一了。当初好歹也跟着我去上了两节课的,要是什么都没学会的话,可就对不起温暖那妮子了。”语气很是揶揄,温暖是他们另外一个好友,关系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是那种一直会在原地等你。但是你不来她也不去接你,你要来她一直欢迎的那种。

    温暖那妮子的脾气很怪,怪到当初也就只有他们两人愿意跟她说话。一来这都是中国人,二来嘛,实在是温暖那妮子太好玩了!

    “行了行了,你就得意吧,你以为我是温暖啊!那可是高材生来着,我这都只有半斤八两了。先说好,你准备录视频给她看,不然她还不会直接回来灭了我啊?”林清好也笑着,对于温暖那个怪家伙,想起来也是有几分温馨的。

    除了夏衣,她也算的上是最好关系的人了,实在是那妮子不爱说话。感觉不容易拉近,但是闺蜜三人还是有她的。

    j站在一边,听到这个名字觉得熟悉,但是一会儿也没想起来。就只好对着夫人道:“夫人,你这是要将楚怜儿小姐解剖吗?”

    “靠!j你也太血腥了吧?”夏衣大骂出声,“你们家夫人还只是想要帮着楚怜儿小姐将子弹取出来,你倒好。直接让人解剖,清好可是素食主义者,不吃荤的。在说这猪肉看起来也就不怎么好吧!又不是上等肉。”若说起骂人谁最厉害的话,林清好有时候都要甘拜风,夏衣可不管你是什么人。说话向来都是这么直接,这也跟她的身世和居住环境有关。

    但是她还好,还选择一人。说话也委婉那么一点,说起来夏衣之前跟楚霸天在一起还没那么毒的,如今估计是受了情殇吧,咳咳,这么说好像又有点不对劲儿。会不会有点黑人家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