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离听到j那白痴的话语时,直接表现出来地就是我不认识他。林一也别过脸,看着角落里面的废弃材料。苏越微微眯眼,嘴角一直有着温润地笑意,没有说话。林陌桀可爱地笑意也是一顿,随即看着墓离,那眼神就仿佛在说,爹地你确定那是你家的人?怎么这么弱智?

    围在一边的黑衣人们也是面面相窥,这算是什么意思?楚怜儿听到几人笑着商量整自己的方法,心中也是一咯噔。面色本来就已经是惨白,现在也找不出什么词语来形容了,眼神阴狠地在四周扫着,似乎想要把在场人的脸都记清楚。

    “哎呀,j,你不是鬼才医生吗?你也听见了,对于这个取子弹了。我只是个生手,所以需要你的帮忙。你带了工具没?不然现在让人去买也可以,你看着楚怜儿小姐的腿若是不赶快将子弹取出来的话,那可就废了。就算是你也拯救不回来了吧?”林清好声音带着几分阴阳怪气,墓离嘴角一抽,林小姐你声音能正常那么一点吗?

    他还经常说自己有病,看来病得不轻的人其实是林清好!看看这疯癫的样子,已经完全没救了,偏偏脸上的表情还那么优雅。这怎么都感觉怪异吧?他跟林陌桀在一边欣赏着,家里的女主人在那儿请教医生怎么给人家取子弹。

    他都有些为自己的未来担心了,林清好啊林清好,你还能在变态一点吗?林陌桀也是伸出手捂住嘴巴轻笑,安慰似地看了一眼墓离,小声道:“爹地你可一定要稳住啊!”更有趣的事情还在后面了,杰克站在一边也对于自家爷的未来有些担心了。

    这一家子果然都是阴险扭曲地主啊!一个不让着一个,你看看,这小的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感觉。怎么都觉得墓家的未来,一片敞亮啊!杰克微笑着,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咳咳。这不对劲儿吧?不是应该缅怀一过去?悲伤未来的吗?怎么读呕不按照剧本走?没办法,作者大大也抽风了,只能这么说,作者大大。你果然是女主的亲妈啊!

    原来还以为这林清好是善良的,对付墓离的话还是要发些心思,可现在看来。这女的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心思也更加难测。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话可是真的让苏越相信了。再怎么得罪人也千万不要得罪林清好身边的人了,那腹黑怎么都学习到了几分吧?原本还对夏衣有那么一点的心思,当就直接消失得一干二净,连点残渣都没有留。

    怎么都感觉,这一家人的阴狠成都已经到了骨灰级了。一般人还真不是对手啊!这是不是该庆幸都是自己人来着?

    “夫人?你要帮楚小姐取出子弹啊?这太麻烦了,我帮你吧!”j赶紧道,脑袋一子没有转过弯来。

    林清好微笑道:“不了。我对这个很感兴趣,所以你教我怎么弄吧!先给楚怜儿小姐将腿上的子弹都取出来。然后再帮她的断腿接上,你看她这疼得冷汗都出来了。”

    “夫人,你让我教你?”j重复了一遍话语,这也让在场地人听得清楚。只是让j教她。而不是让他亲自来。这到底是在玩什么?不过一会儿时间所有人都换上了一副了然地神态。这也太阴险了吧?竟然这样,这能点个赞么?不对,是几百个赞!

    太狠!太强大了!

    不愧是夫人啊!几个黑衣人想到。

    “好吧,夫人,我教你。”j说道,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着杰克道:“杰克,你能回去将我的手术箱子取来么。”

    杰克点头。几步走了出去。林清好微笑着,也不着急,几人都打量着地上的楚怜儿。似乎真有几分可怜兮兮地,又要给人家动手术,还要等着。杰克也只是出去了一会儿打了个电话,以防万一。让杰输派人送过来。但是几秒钟之后又觉得不恰当,还是去买吧,对着墓离轻言几句之后就出去了。

    “j你太不专业了,不是都说这医生都会随时带上手术刀的吗?你怎么给忘记了。”林陌桀笑着道。

    “小少爷,这也不能怪我。这一时间出来着急,我就给忘记了。”j解释道,声音里面也有着几分笑意。

    杰克刚走进来就听到这么一句话,当道:“好了,现在你可以教夫人了。对了我不是回去拿你的手术箱,我是直接去买的。所以,没有麻药。”看到几人带着疑惑地眼光,杰克灿烂一笑,露出几颗白白的牙齿。

    几人都是一愣,随即又是了解,杰克你也太黑了吧?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啊!

    “啊!”林陌桀可爱地尖叫一声,将几人的眼光都吸引过来,有点为难道:“妈咪,这没有麻药的话,是不是很痛啊?”声音小小地,带着几分清软。表情可爱,感觉很怕痛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一家人都是很强悍的啊!

    其实杰克这也是自己想起来的,j的手术箱里面再怎么也会有点麻药。但是他去买就偏偏没有买。这就是纯心让人家痛的,本来他还只是想先给楚怜儿模拟一车祸,再整治整治就算了,可没想到他还是太嫩了啊!完全没有这几人那么丰富的想法。

    他家妈咪就强大了,先是模拟车祸将人吓得半死,然后又给人两枪。现在又要帮人取子弹,等会还得帮人家接断骨,不知道等会儿还有什么事情要做的。但是总感觉不会那么轻松的样子,按照现在的剧情发展。

    楚怜儿刚才可是放话了,若是妈咪不好好整治一她的话。她就会杀了妈咪,那么这样子的话,要是不好好整治岂不是对不起楚怜儿的期望了?反正人家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他们还心软什么?

    看来妈咪这是打定了主意要让楚怜儿对于这份经历毕生难忘啊!不过这样也好,妈咪在手术台上受得苦,也让楚怜儿好好尝试一。

    “林清好!你这么魔鬼!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楚怜儿越听越觉得害怕,心里越是恐怖,这林清好不是黑道出来的人,怎么会这么心狠!林清好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有本事你就别让我出去!楚怜儿狰狞瞪着林清好。

    “我会不会不得好死现在还不知道,但是你不会死的好看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了。”林清好笑着,楚怜儿你对付我的时候,倘若又半分地仁慈。我也不会对付你,是你将我心底的黑暗分子唤醒,如今想那么简单就解决,那可就真是不大可能了。

    想想之前的几次经历,她都有些发麻。若不是她福大命大,都见了好几次阎王爷了。

    “林清好你这么狠心!你迟早有一天要众叛亲离的!迟早有一天你会尝到我现在所受到的痛苦。”楚怜儿尖锐的叫声,让几人都皱眉。怎么会遇见这么极品搞笑的人?

    “楚小姐,你忘记了吗?你受得这些痛苦我可是早就受过了。而且过程比你还痛,难道你忘记了?我狠心?我有你狠心吗?”林清好不屑地冷笑,又想到什么似的点点头对着楚怜儿道:“你说我狠心,若我不狠心善良地对待你的话。岂不是对不起你的期望了?不过我还真没那么狠心,我可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好妈妈,我怎么会狠心对你了,你真的想多了。我只是想要帮你而已,帮你把子弹取出来,帮你把断了地腿给接上。”

    “你们说,我是不是很善良?”突然回头问着一边看着地人,几人连连点头,夏衣看着几人面色怪异地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林清好腹黑的样子就觉得好有爱的感觉。

    “夏衣你笑什么!你今天笑我!你以为你会好过吗?我告诉你,我哥哥是不会娶你的!是不会要你的!你这个烂货!烂货!你以为当初跟我哥上.床的是你吗?你真的想的太多了!一直都是莎莎里拉!你知道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我哥不碰你吗?因为你就是一个不干净地人!”楚怜儿看着夏衣变换地脸色就觉得异常兴奋,将掩埋地秘密都说了出来。

    夏衣直接上前将楚怜儿提起,阴狠道:“你说什么!”当初地人不是楚霸天?那是谁?难怪楚霸天这七年来都不肯碰自己。她就在思考,到底是为什么。看见夏衣的模样变得有些不对劲儿,苏越只觉得脑袋里面闪过什么。当快速闪到夏衣身边直接将夏衣掐住楚怜儿的手拍,楚怜儿掉在地上,然后将愣着地夏衣牵到一边。

    楚怜儿先是咳嗽了好一会儿,这才冷笑道:“夏衣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们家破产是意外吗?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哥哥做的!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就是为了得到你!可是你偏偏被别人给上了!醒来还娇羞地对着我哥!要不是为了落个好名声,你以为我哥哥会一直对你好!你想得美!莎莎里拉才是我哥哥的妻子,他们早就已经结婚了!七年前你们家破产的时候,我哥哥和沙沙里拉去联合国办得结婚证!”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