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怜儿想要看到夏衣崩溃地样子,越说越起劲儿。夏衣一直都低着头,林清好也有些担心,在场地人也都是面面相窥不说话。气氛有些压抑,林清好皱眉。难道夏衣一直说楚霸天自从七年前就没碰过她,而她也不让楚霸天碰,原因是因为楚霸天跟莎莎里拉睡过了。

    但是让人惊讶的是,七年前的第一次也不是楚霸天那是谁?

    “楚怜儿,你给我闭嘴!”林清好冷声。

    “没事清好,你让她说。”夏衣脸色有些苍白,走到林清好身边站直身子。

    “你想知道?哈哈哈哈,我偏偏就不告诉你了!”楚怜儿地面色变得狰狞,讽刺地笑出声。

    “不说?楚怜儿你忘记我夏衣是什么人了吧?”说着就对着几个黑衣男示意,上前直接将楚怜儿地身子固定了,就笑着道:“也许你哥哥都不知道,我的解剖能力是很好的。”笑着就朝着楚怜儿一只腿插了去。

    “啊----”楚怜儿扯着嗓子吼了起来,那一刀直接插到了子弹地方向。周围人都有默契地别过脸,楚怜儿不可置信地看着夏衣。夏衣对于那种怨恨地目光丝毫都不放在眼中,其实她心底还真有那么几分放松,要知道她其实是个保守的人。七年前会去酒吧也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和楚霸天那个过了。所以才受不了楚霸天跟莎莎里拉的牵扯,但是现在楚怜儿告诉她,当初的人不是楚霸天。那么楚霸天这个人生存的意义也就完全不大了。

    “夏衣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你杀了我啊!”楚怜儿地表情已经不能用怨恨来形容,这辈子她都没有这么恐怖过,之前的林清好她还有几分侥幸地心思。可现在是夏衣,同样出生上流黑社会的人,所以她真的害怕了。

    林清好抿抿红唇,笑容带着几分蛊惑,走到夏衣身旁。也拿起一把手术刀,侧头看着夏衣道:“衣衣。虽然你很熟练,但是我不熟。你可要教教我。”笑容里面怎么都有几分残忍,j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已经跟他没多大关系了,笑着走到了一边。

    “楚小姐。有我们给你取出子弹,你放心。我们怎么会杀了你了,我们又不是你,又那么狠的心。”夏衣带着诡异地笑,“其实你说不说也就那么回事儿,你以为凭着我的能力找不到那个人吗?你说错了,我会找到他的。我的人要么就一直为我守身如玉,要么就不要存活在这个世界。”

    “说实话,我得谢谢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夏衣越发笑得让人心惊胆战。“因为啊!你给了我一个除掉你们楚家的理由不是么?说起来你哥哥也得好好感谢一你,有你这么一个好妹妹。”

    “楚小姐,我跟衣衣可是要救你生命地人,为什么你要用这么恐怖地眼神看着我?我说了不会杀你就是不会杀你的。你放心,我可是向来说一不二的。”

    “我不要你们救。送我去医院送我去医院。”楚怜儿使劲儿扯着林清好的手,林清好微微一笑,楚怜儿你扯着我干嘛?让我救你,你是不是想得太美好了一些?当微笑道:“楚小姐,你可别把我的手给弄伤了,不然等会儿给你手术地时候疼痛起来,刀子歪了可就不好了。衣衣你说是不是啊!”

    “嗯,说起来也对。”夏衣笑着,竟然让清好送她去医院?会不会想法天真了一些?

    “好了,清好我教你吧,反正她两只腿都有子弹。我弄这只,你弄那只。跟着我学就是了。”说着就是直接将刀子一抽。血水迸裂出来,笑着就直接插了去,楚怜儿身子不断挣扎着,但是西装黑衣男们地力气也使不小的。

    更何况,家里几个老大都在了。不表现好一点怎么行。

    于是,林清好跟夏衣的手术做得非常成功,而楚怜儿也叫的异常凄惨。夏衣还好一点毕竟会那么一些,林清好虽然上过一些课。可那么血腥地场景还是让她的脸色微微发白,值得一说的就是,她完全坚持了来。

    就算是脸色苍白,却一直带着温暖的笑意。

    林陌桀看着自家妈咪跟干妈那像杀鱼一样的姿势,在墓离怀中找了个舒服地姿势后道:“爹地,你说妈咪跟干妈谁先将子弹取出来?”

    苏越嘴角一抽,要不要这么狠?主母在那儿优雅地解剖,父子两在一边笑着打赌,这怎么都看起来是温馨家庭地模样,如果忽略那被手刃地是一个活生生地人的话。但是对于他来说也是见怪不怪,更血腥地事情都做过,这点算什么。

    “清好,你那么做不对,看着我的做法。”夏衣将刀子插进楚怜儿地断骨里面之后,对着林清好教导着。

    林清好就像是一个乖乖学生一样,停动作仔细观察了夏衣的做法之后。这才学着一刀插了去,楚怜儿浑身都冒着冷汗,疼得一个抽筋,刚好林清好抬头,不好意思地对着楚怜儿列出几颗白牙道:“啊!不好意思,楚小姐,劲儿使大了一些。”语气是一点愧疚都没有。

    楚怜儿一声声地惨叫声都传入在场地人耳朵,黑衣男们都为这楚家大小姐默哀。惹上了这么扭曲地两个主,偏偏这么多男的在。这两个女的却忙得如此欢乐,这怎么不让人意外。

    林清好说自己是不会,自然是说得事实。她不像温暖和夏衣一样,温暖是从小就立志做这一行的,所以手绝对没有犹豫过。而夏衣小时候早就见过这些血腥了,作为一个毒贩家的女儿,从小就必须接受这些,才能适应生存。林清好当时也只是在旁边看看,虽然一直想要学,但是就是不敢行动。

    这次的理由是什么,其实她也不清楚,反正就是脑子里面的理智告诉她,这么做。她用这刀还真是不熟练,平日就很少做饭,也没怎么切菜。所以用起刀来就没夏衣那么顺手,给楚怜儿取出子弹的时候也是到处插插,到处搅动,时不时让楚怜儿腿部一个抽筋。

    相比起来,夏衣就要干净利落一些,毕竟她这边有两颗子弹。找到子弹之后干净利落地刀。

    楚怜儿嘴巴里面一直怒骂着,一点也没有停来。浑身就像是洗了一个澡一样,但值得嘉奖的是,这么久久没有昏过去。这忍耐力也是一把好手,但是楚怜儿却是产生了真的想要死的念头,每次痛得想要晕过去的时候,林清好又是一阵乱搅动,疼得她一个抽筋又清醒了过来。

    林清好的表情一直都很认真,夏衣也是,像是在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以至于边上的几人都忍不住地打起哈欠来。林陌桀萌萌一笑,对着他家妈咪唤道:“妈咪,能不能快点啊?宝贝儿都饿了。”

    “别着急,马上啊!”林清好回头一笑,春暖花开的样子。真不像是手上正在做着血腥事情的主儿。

    回过头,林清好的声音里面有些烦闷道:“衣衣啊!这子弹到底在哪儿啊?我怎么老是找不到?你已经取出一颗了?好厉害啊!”取出一颗那句话时还带着几分雀跃地意思。

    “慢慢找,不着急。”夏衣回答道,整个停车场内就只有林清好跟夏衣的对话,而且还很狗血的是。林清好中途看到楚怜儿疼得要晕过去之后,问了楚怜儿一个问题,“楚小姐,1000-7等于多少?”

    几人同时都愣了一,只有林陌桀一笑,他家妈咪可真够黑的,这可不就是东京吃货里面整人的话吗?

    楚怜儿苍白着脸,“林清好你什么意思?”

    “我问你话呢,1000-7等于多少?”

    “993”

    “好。”

    于是面就出现了一个问一个答的画面。

    “993-7等于多少。”

    “…….”这样的话面很多,后面墓离几人才反应过来,林清好这是让楚怜儿保持清醒,不得不说这也太扭曲了,心里不知道是怎么阴暗地人才能想出这么个方法来给人提神。

    终于到了五百多的时候,林清好终于将子弹给取了出来。夏衣早就弄完了在一旁看着林清好乱捣弄,她也顺着林清好的意在边上问着楚怜儿减去七等于多少的话。楚怜儿那苍白的模样看得她皱眉,转而又换上了活该地念头。

    等结束地时候,楚怜儿的双腿已经产不忍睹。嘴角边也是血迹,是被她不能忍受痛苦时咬的,看着林清好弄完,夏衣对着j招手。j走过来没有说话,夏衣道:“接来就是接骨了!”

    “呀,这个要送医院才行吧?”林清好接过黑衣男递过来的手帕,查了查沾了一点血迹地手,抬起头对着几人道。

    夏衣为难地一笑道:“送去医院啊!这个……”转头对着楚怜儿,拿起还沾着血迹地手术刀在楚怜儿面前晃悠,将她的眼神都吸引过来之后。夏衣这才板着手指道:“楚怜儿,现在我们给你两个选择,一就是今天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二就是我们现在还来模拟一次车祸,一次蛇窟,一次绑架,一次轮.奸。你意如何?”

    林清好微微挑眉,在整人的时候,一般还是将夏衣的话听在耳中的。毕竟,专业有术攻嘛!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