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西装男们丢了楚怜儿,此时楚怜儿已经没有半分力气,软瘫在地上。苍白地脸上全是汗水,眼眸中还有着深深地恐惧。此时听到夏衣地话,像是怕她反悔似地道:“我选一,我选一。”声音完全沙哑,用了全身力气才吼出这句话。

    夏衣笑着:“希望楚小姐能记得自己的话,我这人脾气可不怎么好。要是这事儿传出去了,或者是不小心被人知道了。”夏衣突然冷哼一声,吓得楚怜儿浑身一个激灵,“那可就不是给你动动手术那么简单了。”次就试着将你全身的骨头拆开,再组合!

    刀子上面地血低落在楚怜儿脸上,楚怜儿抬头,清晰地看见了夏衣眼中地嗜血。

    “好,我答应你。”最后那一声答应说得十分轻,若是这两人在不停止她都要疯掉了,要整治她还要她保持着清醒,不断地问着减去七等于多少,减去七等于多少。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比**上更痛,那种诡异她再也不要碰见了,以后她对着两人就换条路走,再也不想遇见这两人了,她会疯掉的!她会崩溃地!

    那种生不如死她再也不想受了,那种煎熬她再也不想了,痛苦,绝望,偏偏自己最爱地男人还在一边带着笑看着。楚怜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况。

    在不断地回答问题时,她明显得感觉到了痛处,每次要昏厥过去的时候。偏偏又问出了那么诡异的数字,让她忍不住想要去回答,头脑也 保持着清新。让她更加对这件事情加深了印象,神经都已经痛得麻木,但是脑袋却是清醒地。

    这两人给她上了人生最难忘的一课,她这辈子都忘记不了。她最后悔地就是,当初整这两人的时候没有直接给整死,给了她们机会报复。现在她们也给了她机会。让她有时间喘息,让她有时间报复。

    j站在一边看着楚怜儿地惨样,抿抿唇。杰克轻巧迈着步子走到他身边,小声道:“j以你的医术。这楚怜儿的腿还能好么?”夫人这一招可真是厉害啊!至少这楚怜儿心中是有阴影了,还偏偏若无其事地问人家减去七等于多少,减去七等于多少,这种让人保持清醒的方法,倒是让他们都受教了。

    林陌桀从墓离身上站起身子,小跑到林清好身边。小手直接拉住林清好的手,抬起脑袋道:“妈咪,弄完了吗?”

    “嗯。”林清好淡淡回答,林陌桀看着楚怜儿痛苦地模样。伸出小腿就直接给了楚怜儿一脚,楚怜儿顿时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地叫出了一声。又是一声惨叫叫的林陌桀只皱眉,冷声道:“闭嘴!”

    声音顿时停止,楚怜儿长大嘴巴,眼角还有这一些湿润地痕迹。林陌桀笑着对几个西装黑衣男道:“本来还想将这个女人赏给你们的,哎?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嫌弃?你们知道她是谁不?她可是楚家小姐。你们这么嫌弃的眼神是怎么回事?看不起楚小姐吗?”

    “回小少爷,我们不喜欢西洋货。”其中一个黑衣男低着头说道,声音里面掩饰不住地笑意。

    林陌桀了解似地点点头,又看着已经忍受不住他踢了几脚就这么晕过去的楚怜儿道:“哎,看来这人已经连垃圾都不如了。”还好楚怜儿已经晕过去了,不然非得被气死不可,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她也做不了什么。

    之前担心林清好和夏衣还会对付她。神经一直紧绷着。夏衣说放过她的时候虽然她也有些不相信。但是又想到什么似得就那么相信了。这一放松,被林陌桀又踢了几脚,再也人受不了痛处就晕过去了也正常。

    “行了,这件事情也解决了,林小姐我想你也该去公司上班了吧?”墓离带着笑意道,林清好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道:“总裁,你怎么这么坑?我这才受过伤你就让我去上班啊?”话是这么说,但是脸上却依旧是带着笑容。

    苏越对着黑衣男们使了个眼色,一个黑衣男便拿出了手机拨打了120。暂时还不想让这个女人死了,还有些用处。但是让她们送去医院的话。这血迹害怕脏了车子。就直接打电话给120比较好。

    这儿也不远,120来的时候估计这人也还没死。

    说着几人就准备撤退了,夏衣跟在林清好身边看着墓离。笑着道:“墓老大,打个商量呗。”说着还挤眉弄眼了一,看得墓离直皱眉,就直接道:“有话你就说。”

    “你看,我现在也是一个无业游民,就让我去你公司上班如何?而且还可以保护着妮子,怎么样?不错吧?工资了不高,给跟亲爱的一样就ok了,没问题吧?”夏衣笑得奸诈,笃定了墓离会答应。

    墓离也没让夏衣失望就是,直接点头道:“可以。”夏衣当就笑了,开玩笑道:“真好说话,不过过几天可能要借用墓老大你的人一。”说着拍了拍杰克的肩膀,杰克一愣。

    墓离想到什么似的点点头,杰克心中呐喊,m快来救我,此时身在墓家大本营地m优雅地打了一个哈欠。

    墓家,楚霸天正看着李嘉怡冷声道:“伯母,怜儿真的没来你这儿?我想知道实话。”

    “霸天,我没事骗你干嘛?是真的没来。”李嘉怡面色也有些不好看。

    “那就打扰了。”楚霸天说走就走,他今天一天都有些心神不宁,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打电话给楚怜儿的时候没有人接,他心底就是一咯噔,果然是除了什么事儿、

    到家的时候,可就热闹了。这林清好他们现在住的房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就四个房间,但是诡异地是,现在都想要睡在这儿。那可就叫一个奇怪了,林陌桀倒是懒得理会他们,直接进厨房去了,捣弄了一会儿之后又走了出来,果断打电话订外卖。

    看着几个大人都在哪儿说着什么的模样,他微微叹气,一个没有大人的样也就算了。这两个也是这么回事儿那可就不大好了吧?这房子小,人也住不,墓离就已经让杰克去准备房子去了。

    为什么要用准备了?因为就在不远处开始盖房子了,但是被林清好知道之后就直接给否定了。几人都在上看着,哪里的位置比较好,选一套所有人都能住进去的房子,夏衣,杰克,四兄弟,j,m,夏目的位置也要算上。林一,苏越的,而且还要请个帮佣。

    “妈咪,我已经打电话叫了外卖了,但是今天这房间怎么分配?”所有人都要住,他们其实也没多大意见,只是这要怎么分配?就怪了。夏衣这人是要自己一个房间的,唯一能接受的也就和林陌桀一起,今天是铁定了要抛弃林清好。

    苏越也是要自己一间的,于是房间就只剩两间了。林陌桀又占了一间,就只剩一间了,林清好笑着道:“宝贝儿我今天跟你睡吧?”林陌桀正准备点头,却发现自家爹地怨恨地目光看过来,当直接扯住苏越的手臂就道,“我还是跟苏越睡吧。”

    林清好一笑,“好啊!那就又剩了一个房间,刚好我跟墓总一人一间。”笑得够奸诈,一边的j和杰克接收到爷的目光之后,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林清好不解道:“干嘛?”

    “夫人,还有一间是我跟j(杰克)的。”两人从来都没有这么又默契过,林清好顿时不阴不阳道:“你们俩不会在我们家的房间里,干什么大事儿吧。”说着又是朝着两人半身一看,上上打量了好久,两人身子顿时一麻,不再说话,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欲盖弥彰,还不如让她们脑补去。

    墓离这个时候笑着道:“哎,想我这么一个三好男人,哎,算了。孩子他妈,这样吧,我没事儿的,就忍忍跟你一个房间吧。你放心没事儿的,我能凑合。”

    几人同时都愣了,实在是墓离这话说得有够欠打。若不是他的身份摆在那儿的话,林清好愣了,林陌桀走到她妈咪身边。看着爹地那装模作样的小声对着林清好道:“妈咪,有没有觉得爹地好不要脸?”

    林清好点点头,微笑着:“我发现啊!林宝贝儿,你是很有当叛徒的潜质哎?”说着拧着林陌桀的小耳朵就是那么一提,林陌桀歪着脑袋,大叫:“爹地快救我。”墓离也是走上前直接将林陌桀抱在了怀中道。

    “我都不嫌弃你了,你还在矫情什么。”这话说得那可就不是一点半点的欠打啊!夏衣靠在墙上,看着几人搞笑,嘴角一扬。就道:“墓老大,我发现,若是你们家破产了的话,其实你们可以考虑进军演艺界的。保证那些什么奖项全都落入你们一家手中。”

    林清好赞同地点点头:“其实他们也可以去卖笑,你们看着墓老大跟林宝贝儿笑起来时多好看,不去卖笑实在是可惜了人才啊!”说着话语中还有几分惋惜地意思。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