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都还不算事儿,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墓离脸上时不时就露出一种阴险诡异的笑容,看得秘书室里的几人都是心惊胆战的。每每有事的时候就直接将林清好推进去,没办法,林清好的抗打能力已经提高了。

    而且怪异的是,李嘉怡最近时不时地给秘书室打电话。问一些关于公司的问题,林清好作为一个称职地秘书,在这件事情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跟墓离通了气,所以当李嘉怡每每问话的时候,林清好也总是游刃有余地对付着,时不时还学着墓离露出那种阴险狡诈的笑容。

    周雪倪常说,清好现在是跟总裁越来越像了。特别是那奸诈阴险地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给印出来的。林清好无奈一笑道,每天跟着总裁,总要学到点什么吧?再说了,这还不是多亏了你们,每次都推我进去,练就了我一身好本事。几人顿时围着林清好,你捏腿我捶肩的,玩笑地讨好着林清好,一副好不热闹地场景,偏偏墓离每次明明听见了嬉笑地声音,出来时却都看见五人一副认认真真,我在好好工作的模样。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力出现了问题。

    这天又是星期五,电话响起的时候,正是十点多钟。上班也不过才一个多小时,看到是相同的号码之后,就直接按键通知里面的墓老大,“总裁,老夫人的电话。”语气带着几分优雅,李嘉怡最近打电话来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了。林清好这也才知道,当初李嘉怡还就是老总裁的首席秘书,听完之后林清好一笑。这也算是职场那什么了吧?总裁跟秘书,咳咳,想什么了!林清好,你自己也是秘书好吧!不要对号入座,林清好敲着自己的脑袋。

    对于等墓离接完电话的场景,她想。已经不用看都能脑补出来了。那阴险奸诈地笑容,饱满地红唇总是诡异地扬起。让林清好每次都觉得似乎又一种冷气在空气中荡漾,就像是电视里面幽灵出现的场景。

    阴冷!寂静!

    林清好从最开始的不懂,到现在已经学会了。墓离这种表情的时候千万不要随便进去总裁办公室。不然会死得很惨的,也不知道这李嘉怡在搞什么机。就像是一个妻子在查岗一样,一直打电话一直打电话。这明明是她儿子,这有必要嘛?墓离不是有私人手机吗?干嘛非得问她啊?这不是为难她嘛!偏偏这老夫人还是知道林陌桀存在的。

    就算没有同以往一样,对林清好给什么好脸色。但是每次打电话来都直接让她接听这是几个意思?就算是林清好没空正在忙手头上的事情,那老夫人也是直接让秘书室里面的几人将电话给林清好。这也让秘书室里面几人对于她投向了同情地眼光,上次这老夫人来公司大闹地场景她们可是记得清楚,还什么当初的首席秘书了。真是,都不知道老总裁什么眼光了,夏雨荷有次还直接来了句。咱们总裁不会不是老夫人跟总裁生的吧?豪门那么多的诡异事情,说不定咱们总裁也是。

    然后转头就发现墓离站在她身后,顿时瞪大了双眼,垂了头。谁知道墓离只是随意地瞟了她一眼,吓得夏雨荷直接缩回办公桌面去了。林清好几人都笑她。说话也不看看周围的场景,夏雨荷道,哎。失足啊!失足啊!这么多年也就这么一次被总裁给逮住了,哎,她的命啊!怎么这么苦!几女顿时都拿出笔扔她,夏雨荷连连求饶说不敢了。

    林清好有时候都怀疑着老夫人真不是墓离的亲妈来着,这有亲妈这么不顾儿子的感受的吗?不说那结婚订婚的事情吧。就说她跟林陌桀,哎?算了,她们母子也不说,就说现在,你见过哪个母亲时不时地刁难自己儿子的?还一天不刁难就仿佛她的人生失去了生存地意义一样。有见过这种母亲吗?她实在是很不能理解,就算是当初林萧不待见她。也没这么为难过吧?看来这不仅不是亲生的,说不定还是仇人说的。

    当电话转进去之后,林清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就一直在思考着。脑中是墓离那阴险地笑容,但是也有点想知道这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鉴于两人每次都会说很久。林清好也就多思考思考这些人脑袋里面是什么想法。可是诡异地是,林清好仔细细数墓离跟老夫人接电话十七分钟的时候。又来了一通电话,上面没有标示是从哪儿来的。

    林清好就本着一个称职地秘书接了电话,这才惊讶了。竟然是林萧打电话过来,而且不是找林清好,也似乎不知道这电话是林清好接的。毕竟秘书室人多,也不是非得打电话给首席秘书,林清好以为这林萧是找自己。正准备说自己就是林清好,却听见林萧说,他要找墓总裁。

    林清好顿时就皱眉了,这林萧找墓离什么事情?不过身为一个秘书,她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将来电通知给墓离,而且现在似乎也不允许她能有太多的私人情绪。因为她是jk的首席秘书,虽然墓离那边电话还没有挂。但是林清好还是按键通知了里面的墓离,“总裁,林氏林总裁的电话,你要接吗?”林清好还是带了几分自身的情绪,她首先是林陌桀的妈咪,在才是墓离的秘书。她儿子爹地的事情她是要有几分在意的,林清好这么对自己说着。

    似乎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适当的理由,林清好听着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这才接了电话。林清好顿时就觉得狗血了,难道这李嘉怡跟林萧还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想想又甩了甩脑袋,这种不切实际的方法还是先放吧。但是现在谁能来给她解释解释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李嘉怡打电话来,她虽然觉得有些不喜欢。但是也还能接受,那毕竟也是墓离他妈,是曾经jk的一份子,但是这林萧打电话来,就让人有些怀疑了!难道是来求饶?让墓离放过他们林氏?这个也不大可能啊!按照她这么多年对于林萧的了解,林萧就算是直接破产也不会向墓离求饶的,更何况现在还有慕氏支持他们。

    说来也奇怪,慕氏这次就像是资金无限似得,直接砸向林氏地少说也有几千万了吧。一直亏空着,也没见慕氏直接放弃林氏,这个时候放弃的话,也没有人说什么,毕竟他们帮的也够多了,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所以林清好就十分奇怪了,这点她还一直都没有相同,按照上次慕天琪的想法,跟林雪雪地婚约也是要取消的吧?怎么偏偏没取消,还直接让所有的媒体都知道了?

    还真是越想越怪异,而且,李嘉怡跟慕天琪也见过面。现在林萧又打电话找墓离,林清好不由得脑海里脑补出来,这几人在做些什么大事情。那种黑暗的事情,似乎就适合这种阴险狡诈的人来做,你准备坑我,我准备坑你。

    这李嘉怡打电话来的目的,是让墓离使劲儿压垮慕氏了还是说让墓离直接放过慕氏?又或者说,这林萧打电话过来,跟墓离讨论一怎么把慕氏集团弄到手?这怎么说都有些怪异吧?

    一时间林清好还真的有些想不透了,这李嘉怡葫芦里卖些什么药她不知道,这林萧打电话过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也不知道。可这墓离的态度也让她有几分不理解,最近都是一副阴沉笑容,让整个办公室都乌烟瘴气地,感觉都沉重地不能呼吸了。要不是这秘书室里的几人都抗压能力较高,还不直接因为墓离的面色给崩溃了啊?

    想了一会儿之后,林清好想起来她也没经常来上班。最近都是有送林陌桀去学校的,探出脑袋问夏雨荷:“雨荷,最近林氏集团的林萧总裁总裁有打过电话来吗?”声音里面满满都是好奇。

    听到林清好这么问,夏雨荷茫然地摇摇头道:“没有啊!你不说的话我还不知道呢。怎么,这人打电话来了?”见林清好点点头,夏雨荷顿时奸笑两声,颇有点墓离附身的感觉,诡异的声音传了出来道:“难道……”话还没说完,便听见办公室里面传来了什么东西被摔掉砸碎的声音响起。

    夏雨荷的话顿时一停,眼神里面有着怪异,林清好将脑袋里面诡异地想法丢掉,这些不和时宜地猜想还不如直接去问墓离。只是这噼里啪啦的声音,让几人瞬间响起了一件最近经常发生的事情,几女都抬起了眼。顿时和办公室里面几人对视一眼,这又失控了?林清好眼角一抽,看来自己又得出马了,看着几女都是一副小生怕怕地样子,林清好对着尹成兰道:“小兰,马上去拿一部新的电话过来。”完全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有条斯里地吩咐着。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