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成兰如惊弓之鸟一样站起身子就跑了出去,林清好可以断定,这墓总应该不止把电话机给砸了,当又直接对着张金芳道:“阿芳,你去拿几个新的花瓶来,雨荷,麻烦你定一花。”说完之后,尹成兰已经将新的电话机给拿了过来,林清好这才顺了顺裙子站起身子,接过尹成兰手中的电话机。

    在几女同情又怜悯地眼神中走进了办公室,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场景。林清好敲门走了进去之后,里面墓离正坐在办工作前面无表情地批阅文件,不远处的花瓶和电话机碎了一地,林清好嘴角一抽,果然不出她所料。不过脸上那种阴险地表情倒是没在。

    只是那一副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让林清好有些无语。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吗?怎么可能呢,看着地上的残渣,林清好想着。要不是因为这总裁办公室隔音效果这么好还能听进声响,她也会怀疑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看了看墓离翻着手中的纸张,林清好看着大屏幕上面不断跳动的数字。一阵头大,这若不是黑客神马的,怎么能看懂?虽然对电脑有那么几分了解,但是对于系统什么的,林清好还是看不懂。所以一般她都不会去看股市什么的,因为压根儿就看不懂,这也是她身为秘书做得最差的一块。基本上能躲过就躲过,实在躲不过的就带回家问儿子,儿子是个百科全书,啥都会!

    这时,看着墓离后面那上面关于股市的东西,林清好快地低了头。反正墓离现在还不知道对于这块儿她是个白痴来着。什么最新行情到了她这里就是一窍不通,看不懂。

    不过,墓离这心态倒是真不错,刚发火了。现在又能安静地看着资料。像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仔细看了看之后,林清好这才走到装电话的地方,好在每次都没有把电话线给弄断。不然她还真想一巴掌将墓离给拍死,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将电话给按上之后。林清好笑着道:“墓总,能商量件事情吗?”

    “你说。”墓离头也没有抬,林清好也不介意微笑着道:“墓总能麻烦你不要增加我的工作量好吗?”

    “还真是不好意思,这段时间麻烦你了。”墓离抬眸瞟了林清好一眼。

    “麻烦说不上。”林清好微笑。

    “这种情况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就还是要麻烦你了。林小姐。”

    “哪里,为总裁分忧是我的指责。”林清好皮笑肉不笑道,该死,你手怎么不抽筋?一天到晚都在摔!

    说话间林清好又抬头看了看大屏幕,之前当然是说笑了。身为伦敦界的首席秘书,林清好怎么可能对于股市完全是一抹黑。只是股市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幅度的跳动,只是林氏那边一直在不上不的浮动而已。

    “总裁,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出去了。”林清好说着就准备转身。

    “等等,把我后天的行程排出来,到时候我要去接一个人。”墓离将身子往后一靠。眉间闪过一抹厌恶。很显然这个人对于墓离来说没有留什么好的印象,今天早上得到消息说慕天琪回了美国,而他要接待的人也是从美国来的,本来这趟浑水他是不愿意去接触的,但是李嘉怡那边的态度却很明确。至少目前还不宜闹得太过。

    “接人?”林清好带着疑惑,接什么人?最重要的是有什么人值得墓离去亲自接待?这才是最重要的。

    墓离脸色有些怪异道:“这次慕氏集团本来就已经要死到底了,却突然被救了。我看这件事情跟查尔斯脱不了关系。”

    “查尔斯?你是说如今美国那边的慕氏总裁查尔斯?”林清好声音带着惊讶,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嘛?不对,慕家,慕,慕天琪?不会吧?难道是那边慕家的分支?林清好微笑道:“总裁你是说,这两家很有可能是一家?”

    “没错。这件事情还有待查证。”让慕家如今这么生龙活虎的不就是在给墓离马威吗?不过……这查尔斯也正是奇怪,非得来中国分一杯羹,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这还真是狗血,说起来上次我就觉得那慕天琪有些不对劲儿。”林清好脸色一变,想到什么似的。

    “什么意思?”

    “就是上次慕天琪将我约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他有些不一样。总感觉林雪雪和林萧夫妇都怕他似的,最奇怪的是他脸上的表情。你上次也跟他见过面,就是那种鼠目寸光的人,可那次就不一样了,浑身的气质都变了。”林清好斟酌着说法,看墓离的脸色越来越沉的时候,直接断句不说了。

    “你是说,其实慕天琪已经有可能不是慕天琪了?”墓离沉着声音。

    “嗯。”林清好点点头,“不过这也就只是有些怀疑而已,也没有什么理由能证明,毕竟大多数时候还是像慕天琪本人的。”

    “最好不要是有什么关系!”墓离的脸色已经完全变成了锅底。

    林清好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墓离挥挥手让她出去。林清好就去安排行程去了,现在她不经常来上班,什么事情都是需要提前安排好的。之前还有夏衣会帮忙,现在夏衣走了,夏雨荷几人又有些畏惧墓离的怒气,所以也就没有办法。

    林清好安排行程的时候脑袋里面还想着刚才的事情,墓离说得将星期一的整天行程都给排出来,就只是为了接待那美国来的查尔斯?怎么都感觉有些怪异,但是到底是哪儿也没有说出过所以然来。

    “清好,你在想什么?马上到午餐时间了,要一起去吗?”张金芳拿出一叠资料翻着,边对林清好道。

    “我带了便当的。”林清好笑笑,几人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林清好道:“对了,对于慕氏集团你们知道多少?就是我们本市的这个慕氏。”林清好抬头问道。

    “你说之前来找总裁帮忙的那个?”夏雨荷推了推眼镜,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林清好点点头,夏雨荷这才道:“很久之前,我还没有进jk的时候,最开始想的就是去慕氏。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总裁就是墓总,只是听说这边的总裁没有路过面。但是慕氏那边的话好像跟美国的慕氏有些牵扯,慕天琪好像是那边总裁的亲弟弟,而这个慕老总裁也只是一个管家而已。知道的也就这么多,所以最开始慕氏快要完蛋的时候,我就觉得怎么不去找他哥哥查尔斯,而是来找我们。”夏雨荷越说自己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赶紧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面查着什么。

    林清好也是若有所思的,一会儿之后夏雨荷道:“好像是说,慕天琪跟他哥查尔斯关系不好。而且,对了,清好,你安排了行程吗?我看这里有说查尔斯会在周一到a市。”

    “已经安排好了。”

    “其实我一直有个怀疑。”夏雨荷笑着道。

    “什么怀疑?”

    “就是慕氏集团其实就只有一个少爷。“夏雨荷看着几分惊讶的眼神就道,你们看着说查尔斯周要来a市的时候,这慕天琪就刚好去了美国。去了美国之后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了,你们觉得这不奇怪吗?怎么说也是大集团的二公子,美国的娱乐报纸都是吃干饭的吗?你们说是不是,所以我觉得很奇怪。”

    “你这么说也是,算了,时间到了,去吃饭吧你们。等总裁出来,听到我们讨论这个就不好了。”林清好微笑道,果然见几女同时抖了一身子,对于最近墓离的怪异,几人还是不能释怀啊!

    “那我们去吃饭了。”尹成兰几分对着林清好挥了挥手之后,就楼去餐厅吃饭了,林清好也拿出了自己的便当盒,一边吃着一边思考着什么。星期五的行程都很忙,吃饭都只用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又开始忙正事了。

    更何况个星期查尔斯是来a市跟jk谈一笔大生意,所以什么事情都要事先安排好。毕竟那天的行程排开之后,林清好作为首席秘书的话是必须要去的。林清好脑袋脑子里面一直在思考着这些事情。

    林雪雪,林萧,楚怜儿,查尔斯,慕天琪。她总有一种感觉,这些人是混合在一起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心底就是有这种感觉。而且按照她对这些人的熟悉程度的话,此时不应该是这么安静啊!

    “清好啊!我说你就不要想了,这些事情了咱们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吗?你现在想也没用,你要对我们总裁有信心嘛。”张金芳伸出手在林清好面前一挥,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之后道,去的时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上来的时候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哎,奇怪啊!

    林清好一笑,也不去解释,她不是在想这个事情,微笑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在你心里啊!总裁最厉害了,是不是,还说你不喜欢他。”语气带着几分戏谑。

    张金芳赶紧伸出手捂住林清好的嘴巴,看了看总裁室,然后深呼吸一口道:“天哪,我说清好你可别害我,我还不想死。”说着还小生怕怕地拍了拍胸口,午的上班时间也就这么被忽悠过去了,几人的工作能力都不是盖的,几天要做的,一天就直接安排好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