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之后第一件事情林清好就是往家里赶,可是路上又发生了一件十分悲催的事情。本来是想着趁时间还早,慢慢走回去散散步,也好想一刚才的事情。到了商场的时候林清好才发现自己没带包,也就没带钱。没有多想就直接回家,直到走到楼底的时候林清好又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忘记带钥匙了!

    明明之前没带包的时候就该想起来的,可是现在怎么办?一是没带包,二也没钥匙,三来身上没钱,四来倒霉催的手机也掉墓离办公室了。林清好无语地看着青天,她怎么就这么倒霉?还是说这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缝?哎,不会整这么倒霉吧?

    公寓里面的钥匙本来就不多,夏衣一把,林陌桀一把,剩她一把。可现在夏衣出国了,拿不到钥匙,林陌桀也还没有回来,她的钥匙又直接丢墓离哪儿了。说起来也是因为今天脑袋里面装的事情太多,不然也不会产生要走走路的想法,还直接把什么东西都给忘记了,哎!无语了。

    最近也都是跟墓离一起上班,所以也没多大注意这件事。结果就闹了这么个乌龙,还真的是遇见墓离之后就越来越倒霉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给发生了。真是对了那什么什么话了。

    说来也奇怪,平日这林陌桀回家都比几人早,偏偏这个时候就又还没回来。以往没带钥匙还能进去,现在就只能在外面守着了。可怪就怪在,林清好直接将包给丢墓离了,当时也没有想到这茬。

    而且,她走了之后,墓离跟夏雨荷还要去哪儿谈什么来着,当时她也没听清楚。因为她提前班了,也没什么事情要做,提前走。墓离也同意了。林清好也有些后悔,为什么偏偏今天要提前班?不然也不会出现现在这么囧人的画面啊!进不了自家的房子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而且墓离肯定不会回来这么早,林陌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她没手机。墓离应该发现她没带手机会给林陌桀打电话的吧?只是。要是夏雨荷知道她跟墓离的关系了会怎么样?等等,不对啊a!林清好想着,夏雨荷好像之前对于她出现在jk,后面说车祸地时候也是笑得**,还是说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每次八卦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参与神秘女人和孩子的事情,难道是真的?看来什么时候得去探探口风,看看是不是真的。夏雨荷若是都知道的话,那也就是说夏雨荷其实是墓离的人?好像秘书室里面的秘书也只有夏雨荷的工龄最大来着。

    看了看手表上面的时间之后,林清好果断准备转移地方。若是坐在门口,那多搞笑啊!还是去公园坐着比较好,对面就是一个公园。也不远,而且也能看见房子这边,所以林清好立即就决定了。去公园。

    到了马路的时候,林清好稍微步子有些急促,脚一歪就差点摔倒,疼得她微微皱眉。不是吧?真这么倒霉?当有些哭笑不得,抬头看着刚好是绿灯就准备走过去,却看见红绿灯处,发现了一辆兰博基尼加长版豪车。顿时扬了扬眉,这边虽然是个富豪区,但是基本上的车辆也都确定了,而且住了这么久,林清好大概也熟悉。但是眼前这辆车,是林清好没有看见过的。当也奇怪了一。

    就收回了眼,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车子内,一个带着深邃地目光正打量着林清好,手上也有着一张照片。正是不久前林清好跟墓离去林宝贝学校时被偷拍地照片,照片上的林清好带着温柔的笑意。如同春风佛面。

    就是这个女人么?慕天琪那个废物喜欢的女人。

    男子的面色很白,双眉淡淡蹙起,就像是整了容一样。上面的表情有些僵硬,深邃的双眼,白暂的皮肤,薄唇。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带着嗜血地韵味,虽然只是那么一抹笑意,但是也能让人感觉到那不同寻常人的贵气。

    “爷,要现在动手吗?”黑色,通常都是代表着黑暗的颜色。黑色的墨镜,黑色的西装,眼神略冷,旁人一眼看去,绝不会再看第二眼,因为那让人觉得恐怖,觉得危险。

    车内,蔓延着一种森冷地气息,就像是蛇,一样。给人阴险冰冷地感觉。

    栗色头发的男子,将手中的照片一揉,扔到了腿边。扬起一抹笑容,却不到眼底。

    林清好是真的歪到了脚,刚走过马路,她脚一软直接摔倒在边上。疼得她直皱眉,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林清好快速地打量了四周。还好没人,不然啊!可就丢脸了,要是刚好碰到狗仔,那可就更加难看了。

    可能明天的头条就是,jk的首席秘书什么什么的,她都能脑补出来到时候墓离会给她什么脸色了。都说不让去上班非去,现在上了头条好了什么的恶毒话语她都已经不想听了。

    林清好一歪一歪地走着,结果刚要走上公园的时候又摔倒了。这就直接给抽筋了,林清好坐在地上揉着抽筋地地方,额头有些薄汗。真痛啊!这也太倒霉了吧?还是说今年这一年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啊?

    林清好不由得想,要是之前跟墓离去谈那个什么合同就好了。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想买点什么没带钱,想回家没带钥匙,过个马路差点摔倒,把脚给扭伤了。过了马路之后又摔倒脚给抽筋了,这个世界还能找到比她更加倒霉的人吗?没有了吧,应该!

    哎,还是等等吧,休息一会儿说不定会好一些,林清好这么对自己说着,就直接坐好开始伸出两只手揉着脚腕处,已经红了,看来是真的伤到了。同时也扁扁嘴,还真是够脆弱的啊!

    “这位小姐,你需要帮忙吗?”林清好正嘟囔着什么,耳边却传来带着西洋味的中文,还带着点点男性特有的干净问道,呃,说错了。应该是古龙香水味,男人最喜欢的味道,很优雅很优雅的味道,林清好微微皱眉,她不喜欢香水。

    同时也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一双洁白修长的手,对于一个稍微有点手控的人来说。那可是个不小的诱惑,可惜那都不是林清好,鉴于这人的友好态度,林清好抬起眸子,顿时瞳孔微微张大,眼中有着不可思议。

    一身白色,背着阳光,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午的阳光温和地笼罩在他的身旁,肉眼可见的有着一团淡淡的光晕。那是一种很柔和地感觉,很温暖的感觉,这种感觉林清好只是在动漫里面夏目友人帐里,夏目贵志身上看见过,一头栗色的头发,随着微风轻轻荡漾着,瞳孔竟然是罕见地灰绿色,在阳光就像是猫的眼睛一样,带着几许优雅,几许犹豫,高挺地鼻子,薄薄的唇,白得过份的肌肤,这是一个外国人,却带着几分东方元素。混血儿,林清好的第一想法就是。

    难道是法国人?这种忧郁是非常吸引人的,怎么说呢,女性都有一种光辉,称之为母爱,林清好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种想要让人追究到底的感觉。

    没妖娆的五官,融入了东西方元素的他,给人一种很美很美的感觉。而且那一声白色,看起来优雅万分。都说骑白马的有可能不是王子,是唐僧。可是林清好也相信,会出现王子,因为面前的这一幕已经找不到别的词语可以来形容了。

    林清好看到的时候是赤.0裸.裸的惊艳,因为那双瞳孔,很少见。在光线是五彩斑斓的颜色,很吸引人。

    这男人长成这样都是祸害啊!而且她还有一瞬间想要问这人是攻还是受的问题,怎么看都是优雅受吧……当然这想法也只是在脑袋里面闪过,还真的像是一个白马王子啊!

    这个人虽然各方面都比墓离差那么一点,但是这份优雅却是赢了几分,而且最吸引人的就是他浑身的气质,那种忧郁得过份的气质,浑身都散发出一种悲伤的感觉,说得好听叫有魅力,说得不好听一点就像是全家都死光了一样。才会露出这么悲伤的气质。

    不过还是好听点比较好,白色真的很适合他,修长的身材。微风吹起时,能看见他眼中浓郁地悲,带着几分温暖的悲,看起来还真是风度翩翩的样子。要找个词语来形容的话,还就只有王子二字了。

    墓离是称霸天的王,而这个人身上没有那种霸道,却多了几分内敛。比之墓离也不妨多让。

    两种类型的人,共同点都是美人。

    而林清好此时则想的是,刚才还在倒霉,现在桃花运就来了?还是一个西洋货?她能不能稍微抗议一,她其实支持国货来着好吗?对于外国货实在是没什么兴趣,好看是另外一码子事儿,欣赏欣赏也就够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