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赞美!”查尔斯笑着,这个女人说话间看似没有将话留着。也给人几分很耿直的感觉,但是查尔斯也不是常人。就凭这一点就知道林清好这人绝对不是寻常的人物,定力和眼力都不是常人能比的,果然不愧是墓离的女人,对得上墓夫人这个称呼。

    “呵呵。”林清好抿唇一笑,继而道:“你的中文很好,发音很标准。”

    “嗯,我的祖父是中国人,所以在家的时候经常都是说中文。”

    “难怪你的中文这么好。”林清好笑笑,哎,好饿。今天中午说起来是吃的,可打开便当盒一看,里面是枣子跟提子,当时她就郁闷了。所以她现在快饿死了,中午就吃了一包薯片,一个石榴,一个饼干,还有枣子和提子。对于林清好这种吃货级的人物来说,这些是明显不够的。

    这句话之后两人都不说话了,林清好无语。这位美男子你到底是要做神马啊?要是你想泡我麻烦你明说,不想泡我麻烦你也明说。你就这么待着,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林清好对于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可是没有什么好感。更何况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林清好敢确定。面前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来着。虽然谈不上是阅男无数,但是看到的男人也不在少数吧。

    他家宝贝和宝贝他爹地看起来也都是人畜无害地,但是狠心起来也是常人不能想象的。所以啊!这防人之心不可无,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林清好打破平静道:“先生,很感谢你刚才的帮忙,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我看先生应该也还有事吧?那我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林清好用了带着点点白,又稍微委婉地说法。

    查尔斯嘴角的微笑一顿,她这是在赶自己走?虽然说是委婉的说法,但是查尔斯也不是常人怎么会听不出来那话中的意思。当心底不禁泛起一抹挫败的情绪,竟然让他走,难道这个女人对自己就没一点点地动心?

    查尔斯对自己的魅力是十分有自信的,也从来都没有受过挫折。可现在这算是什么意思,这算是失败了?

    这林清好让他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钉子?不过查尔斯既然出马了,又怎么会如此简单就放弃了?那可不是他查尔斯的做法,而且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他可不想做。

    当查尔斯又是扬起一抹迷人的笑意,对着林清好就直接道:“美丽的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你嫁人了吗?我可以和你交往吗?”优雅地音色,却足足吓了林清好一大跳,灰绿色的眸子里面全是温柔的深情,林清好的表情有些怪异。但一会儿之后她就正常了来。

    稍微往边上做了一点之后,林清好回答道:“先生,我想我们并不适合。”名字是能随便告诉陌生人的吗?当然是不能,更何况林清好此时就已经觉得这个男人没有安什么好心的情况,自然就不会放松警惕了。

    “那我可以追求你吗?”查尔斯眼波一转,朝林清好靠近,直接抓住林清好纤细的手,灰绿色的瞳孔深情温柔地注视着林清好,那模样还真让林清好稍微愣了一,见林清好呆愣的模样,查尔斯趁热打铁道:“从刚才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就是我心中完美的女神!你就是我的情人,我的心就是为了见你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的人,就是为了而降生在这个世界。我的女神,你能接受我的爱吗?”

    林清好的瞳孔微微瞪大,神马?这忧郁美男子说自己了,自己是他的女神?不是吧?兄弟你这么猛?

    爱?艾妮马啊!

    这才认识几分钟?互相都不了解都直接了?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这种狗血的剧情也会发生在她身上?这搞笑不搞笑啊?天哪,她都有些接受不了现实了。

    林清好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当道:“先生,你确定我是你的女神,不是女神经?”声音有些哭笑不得,这人实在是太搞笑了啊!“先生,你说你我了,可我们认识才几分钟?我们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你就说你我了?先生,你觉得这事儿有可信度吗?”

    笑容有些尴尬,看着自己的手被他握在手中,林清好轻轻扯了扯。没有扯动,当扯出一抹难堪地笑道:“先生,你能放开我的手吗?男女授受不亲。”美国的那套能在大街上那啥的你不要带来我们中国好吗?林清好默然道。

    查尔斯并没有将林清好的手松开,而是直接把林清好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然后盯着林清好的眸子,深情款款道:“你感觉到了我的心跳吗?那是为你而跳动的,我就是为了你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这辈子我就你了。你相信我,这是主赐给我们的美好姻缘,你感觉一,我的心脏在砰砰的跳动。”

    林清好嘴角抽了抽,“先生,我的主是如来,跟你的主不是一伙的。”林清好说着,无语地看了一四周。天哪,这莫名其妙的桃花运是几个意思啊?这人不是美国的吗?怎么也会这些肉麻兮兮的话?真是让人受不了。真不懂那些人为什么都说深情的男人最浪漫,可是她感觉到的毛骨悚然是为什么?

    林清好的手若不是被查尔斯给握着,她真想伸出手将身上的鸡皮疙瘩给磨平一,天哪,真心受不了这种恶心的感觉。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心只为了你而跳动。你感觉到了我炙热的心脏跳动的感觉了吗?那只为你而跳动!”查尔斯将林清好的手又往自己的胸口处拉了拉,林清好微微挣扎,却没有用。刚才这美男子再怎么说也救了她的,所以她也不好直接打人脸。

    任由手被他握着,林清好嘴角一抹优雅的笑意:“先生,我想你的心脏是一直在跳动的,生物学上面应该有讲过。这人心脏要是不跳动就直接去见阎王爷了,你说是吗?”说完这句话之后,林清好就有些无语了。林清好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把心底的想法给说出来了?

    “先生,我的意思是,人只要是活着,心就会跳动。”说完之后又沉默了,这解释了跟没解释的时候到底有什么差别?

    好像……

    不解释的时候更好吧?

    哎……

    阿列,阿列,果然见美男子脸上的神情有些变化了。林清好又微微挣扎了一,将手给拿了出来,然后瞅着美男子的面色,吞了吞口水。

    一瞬间,查尔斯脸上闪过青白交叉的痕迹。只是那狠戾地模样变化得太快,林清好垂着眸子没有看见,等林清好抬头的时候,查尔斯嘴角又是温润的笑意,就像刚才的事情只是一场错觉。

    那杀意隐藏地太深刻,林清好一点都没有发现。查尔斯虽然是笑着,但是心底的怒气快要掩饰不住了,这个女人是白痴吗?一点情趣都不懂,真不明白,墓离是怎么看上这么个人的?眼睛长歪了吗?

    心底的挫败还真的是被林清好给拉大了,查尔斯一直以来的自信都有了几分裂开的趋势。他来之前就调查过了,不是说这个女人爱好男色吗?而且对于那种多金多才的很是看好。这女人的资料也显示了,这个女人贪财,腹黑,好色,精明,霸道。所有对于女人不利的词语,都能用到她身上。

    不是说她爱好男色吗?怎么现在不中用了?一直以来他就觉得想要林清好上钩,最好用的就是这一条男色,但是现在怎么看都是失败了吧?连续两次的失败让查尔斯有些不爽,这么肉麻的情话他可是第一次说,可女人是怎么回答的?

    女神?不是女神经吗?

    他都想不顾绅士风度直接给她两巴掌了,说主赐予的姻缘,她怎么说的?她的神明是如来,靠!怎么会有这种女人?更让人吐血的是,竟然说人的心脏不跳动人就死了,虽然他知道这是实话,但是有这么不懂情调的女人吗?

    林清好发现,她说完这句话之后,眼前的美男子身上的忧郁又多了几分。林清好眨巴眨巴大眼睛,将双手放在腿上。也不去看查尔斯,就那么安静着,这人浑身的忧郁其实很能吸引人,林清好却有些吃不消。

    “你太伤我心了,我是真心的!”查尔斯的音色中带了一丝悲伤,眸光中的深情悲痛简直能迷倒任何女性,林清好因为悲痛地声音回头,望见了一滩深情地眸色中。就仿佛刚才林清好的拒绝,对于他来说是一件深受打击的事情。

    林清好微微别国脸,有些不自然,早知道她就不那么好面子走到公园来坐了。就坐在门前等也行啊!反正没有什么人,这过来了差点摔倒,然后又脚抽筋。然后还遇见了这么狗血的桃花朵朵开。千金难买早知道啊!早知道她就不会过来了!

    哎……

    可惜没有后悔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