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在被林陌桀的这一套套理论折服的同时,也在思考着一些问题。这准备对付楚家是什么意思?还有他说谁的拳头硬,就是谁的火力猛谁就是老大?谁的势力就大?

    她本来以为只是将美国和墨西哥的势力合并了,没想到那只是一个身份而已。恐怖组织是干什么的她还是知道一些的,墓离跟他们就已经是一人霸占了一半了。这谁还敢动他们?那不是直接去把人家大本营都给炸了?

    这种明显找死的行为还是没有人做的吧?但是全世界黑帮群起而攻之也要考虑清楚吧?毕竟这美国也不是任人宰割地鱼,双方也都有着制约罢了。就像是墓离也不能代表整个墓家的想法,林陌桀也不可能代表恐怖组织的思想一样。

    而且,自古以来,所有的历史经验都在告诫着。鄙视对手往往是最错误的决定,因为以弱胜强在历史中并不少见,恰恰还是很常见的事情。

    “宝贝儿啊,你们对付楚家干什么?”林清好问出了之前的一个疑问,楚家好像没有碍着他们什么吧?难道是因为楚怜儿的事情?

    “妈咪,这件事情是苏越他们决定的,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林陌桀笑着道,这件事情林清好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好处,还不如不说让她担心总是不好的。果然,林陌桀这么一说,林清好也没多想。

    现在她脑子里面对付查尔斯已经是极其厌恶了,隐隐约约也有着一些害怕。能混上头头的人,怎么看都不是个好人,而且今天午他刻意接近自己,勾.引自己这件事,已经让她没有什么好印象了。更何况,他家里还有那么多墓离的裸.照,说不定还对着墓离的裸.照撸过了。

    虽然没有哪条法律明确规定过,这男子家里不能有别人的照片。但是怎么想都还是觉得怪异啊!怎么都感觉像是一个心理极其变.态的人物来着。

    “宝贝儿,你这没说之前我还觉得没什么,你说了之后我都感觉有些怕这查尔斯了。”林清好紧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也有些难看。心底极其的不安。这查尔斯来a市应该不仅仅是来谈生意,总感觉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他到底想要干些什么?”林清好喃喃自语道,一双手搭在唇瓣上,难怪之前看到上流传着一句话,每个忧郁深沉地人背后都有着比常人黑暗百倍的事情。果然还是古人说得对啊!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能让墓离和林陌桀都刮目相看,而且全副武装的人,不多。

    可偏偏就这么凑巧,让她给遇上了!想到之前的事情,林清好就整个头皮发麻。更当初在城堡里面看到那么多不断蠕动的蛇一样,让人觉得冷血,恶心!!

    “这个问题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林陌桀扁扁嘴,“最好是直接谈完事情就回他的美国去。没什么事情发生自然是最好的。”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林陌桀还是有着一些担忧。毕竟这查尔斯不是个什么正经人物,不得不防啊!

    “宝贝儿啊!你刚才说这人明显就是冲着你爹地来的,要是这不是想象,这是事实的话你准备如何?我现在也怀疑这人就是冲着你爹地来的了。”林清好声音有着微微的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一想到之前查尔斯一副对天发誓我心底只有你,只爱你的模样,现在全身都透着冷风。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现在就已经在逐渐确定这男人不止是对她起了几分心思,更为重要的是还对墓离有那心思。她这心底还当真是什么味道都有,就像是吃了鱼一样,那种恶心感,吐不出来,但是又非常的不舒服。

    林陌桀见林清好还是没有全部相信。就斩钉截铁道:“妈咪,你放心,这个想法却对就是事实,这比真金还要真。你也别怕他,他对付不了我们的。但是妈咪你一定要避免和他接触,你那道行送去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林陌桀轻轻笑着,语气有丝揶揄,但是说得是实话。那查尔斯能来勾引妈咪,那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而且,这查尔斯先出手接近妈咪,恐怕也是因为爹地,想将妈咪勾引走了之后又将妈咪抛弃,然后又来勾引爹地,哼!这想法可真是幼稚!也够不要脸,怎么会有这种人!

    去勾引他爹地还好,因为像查尔斯这种变态又有点自尊的人,窥觊爹地的时候是不会伤害爹地的。但是妈咪就不一样了,妈咪是个女的,那查尔斯不见得有多喜欢女的,只是不讨厌而已。况且爹地还能跟查尔斯对打,妈咪根本就不是那份料,直接就被撂倒了,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所以一定要将妈咪保护好。看来得直接把林一派去保护妈咪了,林陌桀想着。

    只是让人怀疑地是,这查尔斯明明就是慕天琪的哥哥,可这两兄弟关系似乎并不好。这一个去了美国,一个就来个中国,慕天琪回去坐镇美国?这个想法直接被拍死,那么就只能去想,当初慕天琪跟墓老太太见面到底是什么事情了。究竟在这件事情当中,墓老太太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爹地说,这墓慕两家牵上线,跟慕老太太脱不了关系。那这个人在那边到底是扮演的什么角色?凭墓老太太的警觉,应该也知道这查尔斯对爹地居心不良,竟然还让他们牵上线一起做生意,这件事情总觉得又哪儿不对劲儿,却偏偏又对不上号。

    这一点,他一直都没有想透过,因为这次的生意竟然是墓家直接跟查尔斯签上道的。爹地知道的时候已经改变不了了,林陌桀当时就想,爹地应该先回去把墓家本家搞定,墓离却摇头失笑说时候未到,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爹地说还不能和墓老太太闹翻,但是林陌桀怎么看着墓老太太都是一副要爹地不得好死的模样。他都有些怀疑,爹地到底是不是墓老太太地儿子,总感觉她看人的眼光有些怪。

    林陌桀在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林清好也没闲着,在沙发上面盘腿坐之后。林清好拿起平板似乎在查阅什么,手指不断的滑动着。其实林清好一直就有个疑问了,为什么这查尔斯偏偏看上墓离了额?也不像是言情小说里面狗血的一幕,什么哥哥弟弟那个啥的啊!这墓离是正常关爱长大的,也没有被掳走过,唯一的事情就是当初墓老爷子挡枪摔悬崖死无全尸这件事情而已。

    而且,这两人一个是腹黑,一个阴冷。这谁攻谁受的问题也不好解决啊!怎么这查尔斯就偏偏想不开看上墓离呢?墓离这么阴险狡诈,这怎么可能轻易搞到手?还是说他就喜欢这种口味的?林清好嘴角一连抽搐了几。。

    突然间,抬起头莫名其妙地对着林陌桀说了一句话,直接将林陌桀所有的思绪给打断了。

    “宝贝儿我问你一个问题啊!”林清好笑得贼兮兮地,林陌桀有种不好的预感,林清好笑得有够奸诈道:“宝贝儿你说你爹地要是和查尔斯在一起了,这……嗯……这……谁攻谁受来着?”林陌桀一听眼角一抽,他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话,果不其然。妈咪的脑袋里面还是装的腐女废料!一些钙片什么的,闭a片还可恶!

    刚才还说害怕查尔斯,现在又想起这档子事情来了,妈咪你确定你这是在害怕吗?林陌桀鄙视得看了林清好一眼,林清好直接道:“宝贝儿,你这眼神妈咪不懂,你倒是说说。你怎么看,谁攻谁受来着?”林清好对这件事情还真的是很有兴致,竟然连心底那丝不安都直接给抛到脑后去了。

    林陌桀无语,爹地,看来你以后的生活值得我为你默哀了。默哀之后林陌桀才抬起头,对着林清好那亮铮铮地双眼,无奈道:“妈咪,我真是服了你了,这个时候还想这件事情,你觉得那可能吗?我爹地可是正常人!正常人!”林陌桀大声道。

    “宝贝儿,声音大不能代表什么,你应该知道这个事实的。你越是这么大声就越让我有些怀疑,你爹地是个正常人不错,可这查尔斯不是啊!你看他生的这么温柔美丽的,说不定你爹地还真好这口了。”瞅瞅林陌桀的脸色不怎么好,林清好继续笑着道:“其实也也是一件很有研究价值的问题啊?难道你不觉得吗?双强哎!胜负很难分的!”

    “妈咪,你那是什么眼光啊!怎么看都是爹地强吧!而且,爹地怎么会看上那种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的大变.态!事实就是妈咪你想太多了!”林陌桀直接出口反驳,对于这件事情,他是不会认同他妈咪的想法的,他家妈咪也还真是奇葩!那是她未来的老公啊!竟然在想和别的男人是攻是受!难道就不怕爹地真……想到这儿林陌桀突然一顿,连连呸呸呸了几声,怎么能乱想,都快被妈咪给带坏了。他可不要从一个祖国的花朵变成一朵惨败的花朵。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