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双更完成,加上昨天欠上的六千,一共一万二。这四章值得大家看噢~~两母子讨论家里的男主人攻受的问题,到底是有爱呢?还是扭曲呢?

    林小姐则是真心觉得这互攻互受是存在的,因为怎么看这两人都不会是甘心当受的人,墓离那阴险扭曲的性格会愿意被人压在面?那是不可能的!而查尔斯虽然总是一副温柔忧郁的模样,看似一个万年总受特质,但事实却是什么?

    他是美国的黑老大!又怎么可能甘心为受?

    两个人的身份,随便摆上一个,都没有人敢去将他们这么联想。可林清好不仅想了,还遵循了不懂就要问这个原则,林陌桀就相当郁闷了,自家妈咪在家里思考爹地是攻是受这个问题就已经很令人难以接受了,现在还居然问他谁攻谁受,这不是纯属扯淡吗!

    林陌桀一直鄙视地看着林清好,林清好倏地反应过来之后,将脑子里面一切关于墓离攻受的事情删除得一干二净,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多想!不能多想!不能多想!林清好像是念咒语一样,清空大脑。

    过了好一会儿,林陌桀才平淡出声:“妈咪,我觉得这件事情,等会儿爹地回来的时候你一定不要说漏嘴了。不然啊!宝贝儿我很确定一件事情,你一定会被爹地修理得很惨的,妈咪,你可别忘记了,爹地的腹黑程度可是到了骨灰级了。”优雅的音色飘飘扬扬传进林清好的耳朵,林陌桀摇晃着脑袋,想到自家爹地知道这件事情时的表情,不由得顿了一,爹地肯定会立马向妈咪证明。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顺便证明一他“啪啪啪啪”的能力。

    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被家里的人这么讨论攻受的问题吧?妈咪这些想法明显跟大众妈妈们都脱离了轨道。

    林清好听到他说的话,瞬间一个激灵,看着林陌桀往厨房走去。林清好一个饿狼扑虎直接扑了上去,林陌桀大吃一惊。直接趴在了地上,林清好扯着林陌桀的脚,昂起头道:“你不会出卖我吧?”声音里面透着大大的疑问。

    林陌桀挣扎了一,没有爬起来。因为林清好直接爬过来将林陌桀困在身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姿势。林清好见他不说话,伸出一只手捏了捏林陌桀的脸蛋,然后恶狠狠地道:“说!你会不会出卖我?会不会?”

    林陌桀轻易地将林清好的手拍开,然后优雅道:“妈咪,我可是最爱你了,我怎么会出卖你了,你还是让我起来去做饭吧!”说着还可爱的一笑,卖了个萌。

    谁知道林清好一点都不买账,面无表情道:“卖萌可耻!!你这招已经玩了多少次了?没用了!”顿了顿林清好想到什么似的。嘴巴一扁,语气十分得不好,“你卖了我不止一次两次了!”

    林陌桀优雅地笑意不断,嘴角抽搐道:“妈咪,你那是错觉!错觉!天大地大妈咪最大!我怎么会出卖妈咪了!”

    林清好顿时冷哼一声。语气很不满道:“什么天大地大妈咪最大!我看是天大地大爹地最大吧!”说着俯身子,凑近林陌桀耳边,“将你的嘴巴给我闭紧了,千万别让你爹地知道了!知道吗?!”最后三个字声音很大,林陌桀忍不住伸出手弄了弄耳朵,我的亲亲妈咪啊!你这是想让宝贝儿我变成聋子啊!这么大的声音。

    “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响起,林陌桀和林清好瞬间偏过头。看着墓离慢条斯理地走了进来,边走还边扯领带。俩母子在思考墓离听到了多少的同时,也发现了墓离瞪大的眼睛,还伴随着粗吼地声音和俩母子瞬间站起来的事实!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这是什么鬼姿势?!”墓离刚将车钥匙丢在桌子上,就发现了那地上如罗汉一样叠在一起的人,那姿势那模样怎么看都有什么吧?林陌桀一副小生怕怕地模样被林清好用双臂困在双臂中间。最狗血的是,林清好脸上还带着一丝坏笑。墓离这就直接粗暴了,一手将林清好提了起来,一手将林宝贝提了起来。

    两母子被提了起来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对视一眼之后异口同声道:“你想哪儿去了?思想能正常点吗?”说完。两人又对视一眼,伸出手掌击了个掌。

    林清好这才苦笑不得道:“我说墓老大,你脑袋里面能不能别老是装些颜色废料?偶尔换换新的好吗?”说着也是一笑,想起刚才那个姿势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和谐啊!但是一般人怎么会直接想歪?除非是脑子里面经常是颜色废料的人,第一时间就想到那儿去了。

    就比如说,墓离,直接给想歪了。

    “我脑子里面要是没有颜色废料,厨房里那么大的宝贝儿是哪儿来的?”墓离反唇道,林陌桀顿时低着头,准备开溜了。

    林清好解释之后,林陌桀也不说话,避免等被他爹地逮住问些什么。当机立断直接飘进了厨房,准备晚餐去,电饭煲里面的米饭早就飘出了香味,就差等墓离回来炒菜,这时间刚刚好。

    墓离瞪着林清好,将刚才没有扯完的领带直接扯完丢在沙发上。林清好也飘到沙发上面坐好,拿起身边一个抱枕抱在怀中。这才将目光放在墓离脸上,看着他略带疲惫的模样,就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谈妥了?怎么这么疲惫的样子?很难缠的合资人?”看这一副疲惫的模样,要不是身上没什么香水味,林清好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去大战了几百个回合才回来。而且这场合资不是说很难缠的吗?怎么这么快就解决了?

    墓离直接走过去,将林清好手中的抱枕抽掉之后,直接将头放在林清好的大腿之上,林清好自然地伸出手准备给他按摩按摩。墓离嘴角刚扬起一丝微笑,便眼尖地发现林清好伸出的手上面有着些许血迹,倏地一坐直身子。直接撞上了林清好的头,林清好“哎哟”一声,责怪地瞅了墓离一眼。

    墓离却没有理会,直接伸出手将林清好那只有些血迹的手抓住,顿时眉头以蹙,脸色有些不好,声音也很低沉道:“你怎么会受伤?这到底怎么搞的?”墓离一连问了几个问题,问得林清好一愣。被撞到头的这件事情也给忘记了,看到墓离要暴怒的样子就赶紧低头看去。

    血丝在白嫩的手上很是显眼,只是在手侧边缘,不大。要是不注意的话实在是看不到的,也并不严重,就只是渗了些血丝而已。刚才一时间被林陌桀的理论和查尔斯的事情抓住了全部的注意了,还真没有注意到。当将手一手,笑了笑。

    “没什么,就只是走路的时候摔了一跤而已,不严重。”这么点也算伤的话,那可就真是让人无语了,而且这也就只是蹭破了皮之后,渗了一些血丝而已,一个创可贴就能解决的事情,而且都过了好一会儿了自己都没发现。当时也是不痛不痒的,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走路还会摔倒?你都是穿的平跟鞋!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墓离语气带着一些不悦,这么大人了穿着平跟鞋也会摔倒?

    被墓离这么一说,林清好也沉默了,也是很奇怪,过了这么久的马路怎么就没有摔倒过?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人为的?混迹在上流社会旧了,上流社会里面的黑暗林清好虽然不说全部摸清,但也大致了解了一些。难道是查尔斯故意的?不然怎么就偏偏出现救了她?

    林清好暗忖着,要真是这样的话,顿时,林清好身子一抖。联系到查尔斯的身份,林清好顿时感觉到她午这一摔,有可能不是偶然!

    而是有人故意为之,怎么好不好就偏偏那个时候崴脚了?然后更倒霉的是,才过马路又直接抽筋了?人倒霉也不是这么个倒霉法的吧?

    这样猜测着,林清好就准备将所有的事情如实报告给墓离。当也直接收回手,直接将那只手举起,就像是小学生上课时有问题举手一样,林清好笑着道:“墓老大,我有事情想要报告!”墓离挑眉,不解林小姐这又是在玩什么,林清好不去理会墓离暂时什么想法,带着神秘兮兮地语气道:“其实……我今天午回家的时候……那个……”看着墓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林清好吞了吞口水,有些紧张,最后一闭眼,一副豁出去的模样道:“有艳遇!!”说完顿时将眼睛给睁开了。

    眼睛也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墓离,果然,他的脸色阴了阴。使劲儿瞪了林清好一眼之后,这才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讥讽道:“哪个男人这么不长眼?竟然看上了你这么一颗豆芽菜?”

    “是一个很温柔,浑身都有着忧郁气质的漂亮男人,栗色的头发,灰绿色斑斓的眼眸,而且浑身还散发出以种贵族王子的气息。据说他是来自美国,他的名字叫做查尔斯!”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