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很温柔,浑身都有着忧郁气质的漂亮男人,栗色的头发,灰绿色斑斓的眼眸,而且浑身还散发出以种贵族王子的气息。据说他是来自美国,他的名字叫做查尔斯!”

    “就这么一个男人啊!”墓离毫不在意的说着,徒然话锋一转,精致的五官上面明显有着不可置信:“你刚才说谁?”他没有听错吧?栗色短发,灰绿色瞳孔?查尔斯?查尔斯?查尔斯?墓离的呼吸声都变得有些急促,不敢相信地问了几次:“你说谁?再说一遍!”

    林清好目瞪口呆地看着墓离的变化,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眼前的惊讶,用手将自己张开的嘴巴一捏,合拢之后,林清好微笑道:“你没有出现幻听,墓老大,就是查尔斯。”云淡风轻地吐出一句重复的话来,虽然知道墓离会震惊,但是哪儿想到会这么震惊。

    这都感觉不像是震惊,完全就是被吓着了吧?

    这宝贝儿不是说,这查尔斯压根儿就不算什么吗?怎么感觉这墓离全然是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这查尔斯来了a市,最多也就是打个招呼,该怎么招呼就怎么招呼吧?不过就是一个美国大头而已,能有什么值得人在乎的?

    而现在墓离所有的表情都只能证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查尔斯,根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能让诡异地墓离都觉得震惊地任务,那就只能说明,这查尔斯本来就是一个很强大很强悍,很让人惊悚地人物。

    虽然不明白墓离的身份怎么还会对这种人有些惊讶,但这一切也足以证明了很多事情。

    毕竟当时林陌桀的脸色也不好看,而两人担心的重点自己有些搞不明白。还是说着墓离是真的怕被查尔斯给弄弯了?

    咳咳,这个想法还是停止吧,要是真被墓离知道了,估计自己也命不久矣了。

    林姑娘想起午看见的查尔斯。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实在是找不到让人恐怖的理由。但是知道这查尔斯的本性之后,林清好却是觉得惊悚,因为这幅惊人的伪装力度。轻易地能俘获人心。但是却依旧给人完美的好印象,这让人如何不恐惧?

    这查尔斯看来不只是长了一张能够迷倒众人的脸,浑身也有种能骗人的气质。林清好亲眼见到的查尔斯本尊,特别的强大,气场,身份,什么都很强大。让她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毛骨悚然。

    毕竟这么一个变.态人物,也不是谁都能吃得消的!

    片刻之后,墓离也沉静了来。看着林清好的手,危险地眯起邪眸,一字一句道:“你是在哪儿跟他偶遇的?”声音就像是从牙缝里面蹦出来的一样,寒冷刺骨,林清好浑身一抖。

    搓了搓手臂然后淡淡道:“墓老大。你要淡定,其实吧,这地点也很近。就是咱们家对面的公园。”林清好一说完这句话,就发现墓离本来就已经沉来的脸色,此时更是难看了几分,让她有种世界末日的错觉。这传说的2012年世界末日不是已经过去很久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么恐怖的脸色?

    就像是煞气发作了一样,浑身都有一种森冷的气息开始在整个子里荡漾着。正在炒菜的林陌桀抿抿唇。将锅里面炒的芹菜香干捞了起来。站在厨房门口,有些担忧地看着墓离,虽然知道爹地肯定会心情不好,但是这会不会有点太严重了?这到底是有什么生死大仇?蹙了蹙眉之后,决定去将最后一个菜凉瓜炒蛋做好。

    爹地这么强大,能让他这样。也就直接说明了,这查尔斯的确是一个极其变态的人物,并不能说明爹地怕他!

    林陌桀返身,将洗好的苦瓜放好,一只手拿着菜刀。将苦瓜切得很细。就像是一刀一刀在什么人身上凌迟一样,偏偏小脸上还笑得温柔。

    林陌桀切一刀嘴巴里面默念一声,该死的查尔斯,你死定了,我切切切切切,切死你个畜生!

    切切切切切切切!!!

    林清好偏头看了厨房一眼,这小宝贝是在无声表示着什么?展示他的刀工很好吗?这不用表示大家也都知道了吧?还是无声支持他家爹地来着?林清好回头,发现墓离的眼神还是有些阴鹫。

    墓离看着林清好,倏地想起林清好之前说的什么,艳遇?当不阴不阳道:“艳遇?”见林清好点点头,墓离就直接凑上前,将林清好受伤的手拉了过来,然后口气急促道:“你说,你这伤是不是查尔斯弄的?是不是?是不是?他还对你做了什么?”说着就要去扒开林清好的衣服。

    这查尔斯可是来人品这个东西都没有的,所以他想想就觉得惊悚。是!在上流社会上面的人都知道查尔斯很有风度,但是也有不少人知道。查尔斯这个人压根儿就是个变.态,是个双性恋,还特别喜欢玩幼男幼女。玩得一些花招,连那些拍a片,钙片的人都大吃一惊。

    甚至是有些人还说,这查尔斯是不是有很强的性.虐冲动,因为被他弄去的幼男幼女,出来的时候没有一个是完整的。经常都是死相凄惨。让人惊悚,他说的话几乎没有人敢反驳,据说美国一个地组织的夫人不过是说了他长得像个女人。第二天这个大佬的儿子被性.虐致死的图片就在上疯传。尸体还在大海边上被发现,这让人闻之生怯。

    而且,也有人不怕死的去跟踪查尔斯,虽然将一切资料传了出来。但是尸体也伴随着消息流传出来,一些媒体都是按照查尔斯的口味找的一些八卦记者。往往都死相凄惨,男男女女都没有逃出过他的手掌心。

    所以墓离很担心,因为林清好就是属于童颜的一类,看起来跟幼女没什么差别。而且更重要的是,林清好的这身高也很符合,身材什么的就自然不用过多说明。一看就是太过于符合查尔斯的口味了。

    那个变.态的男人不知道对林清好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

    林清好瞅着墓离那眼光就有着明显地不对劲儿,往后退了退身子,将自己的手拿了回来,然后笑着道:“墓老大,你可千万要冷静,而且你的目光能不要这么chi裸.裸地嘛?看的我头皮一阵发麻啊!”林清好说完转身给墓离倒了一杯水,这样子也太吓人了吗?搞视觉强.奸啊?

    经过这么久的时间相处,林清好以为她已经全部懂墓离了,却没有想到还是差了一线。至少林清好不懂现在他这么是生气是因为什么。只好解释道:“这真是我自己摔的,我这不是没带钥匙吗?然后就过马路,结果就一不小心摔倒了。然后过了马路之后又抽筋了,这个时候查尔斯就出现……”

    林清好慢慢地将午发生地一切告诉墓离,连一点点地过程都没有遗漏。这么说着说着,林清好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毕竟自己和这么惊悚地人物单独地呆了那么久,而且那人还准备用美色勾引自己。

    但是对于墓离,最好也不要隐瞒,本来就是在暴怒中,要是待会儿更加生气了。那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什么让他平复怒气,除非是去把查尔斯做了。林清好也郁闷着,不是说有国际杀手来着嘛?怎么感觉没有用上过?电视里面不是动不动就请杀手杀某某某。

    某某某又被哪个哪个杀手给灭了,死相难看什么什么的。

    林清好说完之后,就乖乖地坐好,接受墓离的目光在她身上不断打量着。这还好没有直接将自己的衣服给扒了,那不然就真的是惊悚了。林清好现在不止一次后悔,为什么老是喜欢忘记东西,这什么都忘记了,钥匙,手机,包包。

    为什么偏偏要去坐在公园?直接坐门口也很好的啊!悔啊悔!!

    “死变.态!”良久,林清好以为没什么事情了,就准备去厨房看看宝贝儿是不是将晚餐做好了,却突然间听到墓离爆粗口,林清好顿时就挑挑眉,你们这对父子还真是心有灵犀不点就通啊!

    墓离的目光依旧是阴鹫的,看着林清好这一声减龄装扮,心头的火苗就是刷刷刷地往上升,一声怒吼道:“没事穿这么幼稚干什么?”那查尔斯喜欢的口味可就是这一类型的,想想就让人生气!

    墓离一个劲儿地瞪着林清好,林清好准备出口的话硬是给生生咽了去。还是等他这口火气喷完了再说吧。墓离看着林清好的脸,真是越看越生气,越看越生气啊!恨不得林清好立马去毁个容,变成个丑八怪。

    那目光看的林清好不由得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刚才说自己穿得幼稚,现在又这么狠毒的目光看着自己。这墓离是在玩什么?貌似是那查尔斯得罪他了吧?自己做错了什么?

    等等……自己的相貌好像也能算得上是幼女一类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