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陌桀将洗碗池里面的水放完,又将厨房整个清理了一遍,出门的时候,便发现自己无良的爹妈正站在门前。门外还有一个明显是送货地小哥,林陌桀挑挑眉,谁能告诉他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为什么他家爹地的表情这么幽怨,她家妈咪的表情这么无奈?还有那小哥为什么是惊恐的表情?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等……那小哥手中是什么?玫瑰花?林陌桀瞅瞅墓离的脸色,终于发现了一点端倪,难道这就是一束玫瑰花引发的血案?嘴角不自觉地抽搐,应该没有人比他爹地更会吃醋了吧?

    时间回到两分钟之前,林陌桀还在厨房忙碌着,林清好因为墓离不满地眼光而站起身子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那送货地小哥就问道:“林清好小姐在吗?这是送给她的花。”

    于是,林清好肉眼可见,墓离的表情开始变得阴霾,似乎要将自己吃了一样。林清好到是没有什么,依旧是风轻云淡的,但是那送花地小哥的身子明显地在颤抖着。递给林清好签名的时候,一只手都还颤抖个不停。

    在墓离恐怖的眼神,送花小哥惊恐地眼神中,林清好潇潇洒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接过了那束看起来价格不菲的玫瑰花,有礼貌地跟送花小哥道谢,那小哥接过林清好签了名的东西之后拔腿就跑,林清好无语,她有这么可怕吗?

    转身的时候看了一眼那虎着一张脸的人,笑着道:“老大,你是准备在这儿欣赏什么风景?要我帮你把门打开吗?”刚才那小哥一跑,林清好就顺手将门给关上了,毕竟随手关门是个很好的原则!

    墓离看着林清好那不知所谓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双手抱胸,靠在墙上。邪眸一眯。饱满地红唇微微扬起,一丝邪气不经意地久流露出来。林姑娘眼眸顿时瞪大,这孩子在玩什么呢?搞出这么迷人的样子。

    发.春了?看起来是挺像的。

    林清好怕殃及池鱼看了一眼之后就赶紧转身,这要是被诱惑了可就不好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对于你手上这束妖艳欲滴地玫瑰花,你不觉得你有什么需要跟我解释的吗?”声音很黯哑,林清好迈开的脚步一顿,直直地转过身子。林陌桀顿时跑到沙发上坐,伸出一个小脑袋,瞅着不远处的剧情该怎么发展。

    林清好看着墓离那祸国殃民地样子没好气地道:“解释什么啊?还有,你摆出这个么样子干嘛?想学查尔斯勾.引我?”语气很是揶揄,清软的音色听起来温温暖暖的好不舒服。

    墓离嘴角的笑容一顿,瞪着林清好,心底不断地催眠自己。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催眠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抬起眯起地邪眸,似笑非笑道:“不会还是慕天琪吧?怎么他又开始扮演绅士了?这两兄弟还真是爱装啊!”那浓浓地不甘和妒火林宝贝隔得那么远都能感觉到。

    林陌桀犹豫了半秒钟之后,果断地从沙发上面爬起了身子,小跑到林清好身边。踮起脚尖讲玫瑰花中的卡片拿了出来。为了避免等会儿发生什么血腥的事情。他就只好牺牲自己了。

    将卡片拿出来了之后,林清好的目光和墓离得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林陌桀笑着道:“爹地,还好你是现在认识的我妈咪,要是在伦敦的时候就认识了我妈咪,你非得被气死不可。妈咪每天都会受到匿名人士送的玫瑰花,是每天噢—”林陌桀笑得十分可爱。

    “这都还不算,特别是有什么节日的时候妈咪收到的最多了。而且每次节日的时候妈咪也都会做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妈咪将收到的玫瑰花在节日的当天就给拿出去卖了。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妈咪很聪明。因为这是不赔本的生意,而且很赚钱的。一些人也都知道情人节的玫瑰都会涨价。而妈咪收到的玫瑰都是品种比较好的,颜色看起来也好看。价格又比那些店里面便宜几英镑,每次节日的时候我都最喜欢了,因为那个时候啊!妈咪卖了花很多钱,我们就可以吃大餐了。”林陌桀歪着脑袋。看着墓离笑着道。

    墓离本来虎着地脸顿时一送,有些无语地看着林清好,这姑娘还真是会做生意啊!这种事情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出来吧?这到底是财迷到了什么程度?

    “林小姐,你的生意头脑可真好。”墓离皮笑肉不笑地道。

    “谢谢夸奖,我一直都觉得我很聪明。”林清好微笑着接受。这件事情她倒是觉得没什么,主要是那个时候人生地不熟的。夏衣也还没去,伦敦的消费又高的死人,每天吃的住的都要钱,而且那个时候林陌桀也刚出生,没办法什么都需要用钱。

    “宝贝儿,你告诉爹地,你妈咪以前是不是虐待你了。”墓离倏地想起刚才林陌桀说得每到这个时候就可以吃大餐了!感情这妮子以前就没让我儿子吃饱过?这个想法立即就在墓离的脑袋里面蹦了出来。

    “当然不是了,爹地,你想太多了。我先看看着这束花到底是谁送来的。”说着就低了头看卡片上面的字。看完之后林陌桀就直接把卡片给揉了,那咬牙切齿的模样,让林姑娘十分疑惑。

    垂头想要看看,却被墓离给拿去了。

    “写的是什么?谁送的?”林清好看着两父子看了那卡片之后,一模一样的表情,有些怯怯道,你们俩要不要同时发出这么恐怖的表情?姑娘我胆子很小的,吓着我了怎么办?

    林清好还没等到墓离的回答,手中的玫瑰花便被人粗鲁的抓起。打开门,三两步走了出去,直接将那束鲜艳欲滴的玫瑰直接丢到了大马路上。林姑娘那5.几的视力瞬间看到那束价值不菲的玫瑰在一辆接着一辆的车轮开始被蹂躏。

    而始作俑者一走进门之后,就牵着林陌桀走到了沙发上面坐。林清好满腹的疑问也不知道问谁。慢慢走到沙发前,瞅着两人的目光,林清好觉得不做点什么这两人肯定是不会说的。

    于是转身进了厨房,一阵捣弄之后,端着一盘面目全非的水果出来了。走到两人面前一人给了一脚之后,咬着一块皮都没弄干净地苹果,吐字不清道:“饭后甜点。”

    林陌桀瞅了一眼脸色不好的爹地,伸出小爪子拿起一块苹果放进嘴巴里面咬着。另外一只手还拿起一块递给墓离,墓离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电视,也不说话,也不张开嘴巴吃。林陌桀对着他妈咪耸耸肩膀,一副我无能为力的感觉。

    将另外一块苹果也喂进了自己的嘴巴。林清好直接在他身边坐,一只手拿着盘子,一只手拿起一块苹果递到墓离嘴边。眼神有些凶狠,这墓老大要是不吃的话,就直接一盘都扔他头上去。

    这会儿,墓离得眼神倒是瞟了林清好一眼,嘴巴微微张开。林清好就直接将苹果给塞了进去,这才偏头问林陌桀:“这花是查尔斯送的?”能让墓老大突然间变得矫情,而且还生气了,那肯定是因为查尔斯。

    不过那个男人还真是说道做到啊!这会儿肯定也知道林清好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墓离也回来了。偏偏这个时候送花来,心底打得什么算盘可真是一清二楚啊!不过这花是送给他呢?还是送给她的?

    林陌桀点了点头,这个死变.态,竟然明目张胆地送花到家里来了!

    “林小姐,你对我刚才把你的花丢了有什么想要说的吗?”墓老大嘴角掀起,似笑非笑的模样,平淡地语气。但是那眸中的冷冽,只要是个人就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人心情很不好,生人勿扰,熟人勿近。

    而且,总感觉那笑容带着几分血腥地味道,于是,林清好果断的摇头,微笑道:“没有什么感觉。”这个时候惹上墓离可没什么好事情,所以她要避开一切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那我怎么觉得你似乎很可惜的样子,你说吧,我不会生气的。你有什么样的感受,我给你一个机会,发表一个感想。”墓离嘴角是温润的笑意,两母子对视一眼,这情况有些不妙啊!照理说不是因为阴沉着脸吗?怎么这阴天就坚持了那么一会儿,就变成温暖的春天了?

    还是说,这压根儿就是暴风雨前得宁静?

    林清好公式化地笑容立马浮现在脸上,微笑着优雅道:“你要相信,这绝对是你的错觉!”开玩笑,这个时候要是不说你是错觉,待会儿这墓老大都可能直接将自己给办了!

    林陌桀在一边好笑,妈咪也是,就那么由着爹地。不过,他倒是真的希望这两人没事就去滚滚床单,这样,他的弟弟或者是妹妹就有着落了。其实他特别想要个哥哥,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哎……小心地叹了一口气。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