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墓老大你回家都不知道把你车里面我的包拿出来吗?”林清好笑着,若不是这束花林清好还没想起来,这一午都没看见自己手机这件事情。

    “真是不好意思,忘记了。”墓离笑着,那笑容分明就没抵达眼底,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着气。

    林陌桀无语地看着两人,果断地站起身子,将桌子上面的车钥匙拿了起来身子慢慢朝着门口走去。爹地是绝对不会去拿的,而妈咪这个时候要跟爹地抬杠,肯定也是不会去的,没办法,家里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悠闲的人了。所以,他去。

    “林小姐,你不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吗?为什么要我儿子去。”墓离看着林陌桀站起身子讲车钥匙拿起,就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对于林清好这偷懒的行为,完完全全的不认同,这像是一个妈咪该做的吗?什么事情都让七岁的儿子去做!

    “笑话,那可是我儿子,我指使指使怎么了。”林清好笑得优雅,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

    “你好意思?”

    “我为什么不好意思?那是我儿子。”

    “叮叮叮……”客厅里面电话响了,两人的话语一停,林请好站起身子。是座机,知道的人不多,走到电话处,瞅了瞅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朝着墓离招了招手之后,将扩音按了一。

    这才接通电话,林清好公式化道:“喂,你好,请问哪位?”

    “呵呵。”那边传来温柔的声音,“午才见过面,你已经忘记我了吗?小姐,你喜欢我送给你的玫瑰吗?那代表我对你的心!”

    林清好顿时抬头,看着墓离,眼神里面有着凝重。这人果然是将什么都给查到了。若是这个时候接到的是手机她还绝对没有觉得恐怖,毕竟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她的手机号码,但是这住的地方的座机号码都能被查到,林清好是真的觉惊悚了。一时间觉得这人真的是好恐怖!

    墓离刚站起身子,就听见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迈开长腿脸色不好地就走了过来,林清好也对电话那边有礼貌地说道:“这位先生,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人贵人多忘事已经不记得了,你说刚才那花是你送的啊?那就真是抱歉了,刚才那花我都还没看,就已经到了车子的轮胎面了。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去了地狱报道了。”林清好笑的优雅,那边又是一声笑声。

    林清好忍住心底不舒服的味道,淡淡道:“先生。我们不熟,以后就不要打电话过来了,也不要做一些让人觉得恶心的事情。你自认为风流倜傥,可是却给我一种很恶心,很难看的感觉。”墓离已经走到她身边来了。刚才听到声音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很不好看了。

    但是他却强忍着没有将电话给砸了,就站在一边看着林清好接着电话。这该死的变.态!当着他的面送花也就已经是很让人生气了,现在还当着他的面直接打电话到家里来了!这是chi裸裸地在鄙视他吗?直接当他不存在,送花,打电话!次还要干嘛?

    该死的!这绝对是故意挑衅的吧?

    墓老大的眼神很是凌厉,两只手上青筋都开始暴起。

    电话那边听到林清好的话之后。传来一声轻笑,语气很是悠闲道:“林小姐,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见钟情,那么也就一定会有日久生情。我说过的话你最好都记得,因为我是一个不会轻易放弃的人。你!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说着又是温柔地一笑,声音带着尖音。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林小姐,你绝对会属于我!这句话我今天先告诉你,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我相信你也是一样吧?”虽然是疑问。却有着不可让人反驳地意思。

    林清好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地笑意,这人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当也就笑着,声音带着优雅与清软:“先生,我觉得你一定没有听说过一个成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明显感觉到那边呼吸声一顿,林清好继续道:“这个世界不是你说怎么样就会怎么样的。你那么厉害,有本事直接让美国总统让位台啊!”

    “林小姐,你先别着急拒绝。你们中国的很多成语我是不懂,但是你刚才说的这句我偏偏就懂了,你放心。这癞蛤蟆这么丑陋的身份怎么可能跟我对称呢?”查尔斯温柔的笑着。

    “拒绝?查尔斯先生,我想你多虑了。我从来都没将你的话听进去,又怎么会拒绝你。”说着又是一顿,讥笑道:“从头到尾都只是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自作都请而已。”

    “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林小姐,我想你一定会同意我的观点的。”

    “是吗?”

    “是!林小姐,不久之后你绝对是属于我的,你要相信这个事实!”

    “查尔斯,我想你一定是不懂什么叫做拒绝。”

    “呵呵。”

    墓离站在一边皱着眉头,林清好正准备说些什么,墓离伸出手打断她。冷着声音对着电话那边道:“查尔斯先生,真是好久不见啊!怎么,到了a市不先直接联系我,而是找上我的老婆。看来查尔斯先生这么久一来坚持的信仰也就只有那么回事啊!”

    “哦—是墓先生啊!真是抱歉,今天午的时候英雄救美救了一个公主,我就认定她了,她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人。”那边依旧是温柔的声音,还带着些许地笑意,听起来就十分让人不爽!

    “公主?呵呵,查尔斯,你莫非眼瞎?就你那样也能算是英雄?狗熊吧?”墓离轻笑着。

    “墓老大,你的性格还是那样,让人十分喜爱啊!”这句话从话筒里面一传过来,林清好眉头就是一皱。

    “查尔斯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林清好笑着,“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死人,你为什么不去死?”墓离顿时挑眉,林小姐,你这问题非得把查尔斯给气死不可,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死人,你为什么不死?也太强大了吧!

    “说起来,我也想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怎么知道是我打的电话?怎么猜到是我的?”查尔斯脸上有着疑问,在听到墓离声音的那一刻,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心情是激动的,许久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了,依旧是那么的动听。最近就算是谈生意,墓离也是用上了变声器,让他一阵不爽。

    “难道你不知道中国有千里眼和顺风耳吗?”

    “抱歉,我还真不知道!”那边传来温柔的笑声,墓离脸上的表情已经找不到什么可以形容了,“你提前到了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星期一的吗?”那就像是从牙缝里面硬生生地挤出来的字体一样,干涩!

    “我想这个问题我就没有必要回答你了,我们谈生意的时间是约在星期一没错。可是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查尔斯就不能提前来中国了啊!”那边笑笑,“对了,墓老大,告诉我的公主一声,有时间我会去看她的。”说着又是一顿,“还是不要告诉她,我给她一个惊喜好了。”

    查尔斯笑得温柔,墓离精致妖孽的脸上全是冷冽,听到这话之后恨不得直接将电话给砸了,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讥讽道:“查尔斯,别人的东西你始终得不到,中国还有句话要送给你,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怎么都得不到!她早就已经是有主的了,你还是滚回你的美国去吧!”

    林清好一愣,这话说得,虽然不明白心底那暗喜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墓老大你这说法会不会有点嚣张了?这查尔斯能完整地理解中文吗?这要是听不懂的话,还真是有些搞笑了。

    “墓老大,你是在说林小姐吗?”

    “你以为呢?”

    “呵呵,你还没有将我刚才的话传达给她吧?能换她接电话吗?”查尔斯笑笑,将腿放在办公桌上面。

    “不能!”生硬地两个字直接砸向电话那头。

    “别这样,墓老大,我真的很喜欢林小姐。”查尔斯一点都没有将墓离得怒气给放在眼中,似乎隐隐约约还有几分故意为之,想要勾起墓离的怒气。那声音从头到尾都带着几分挑衅。

    林清好伸出手将墓离紧握地拳头给包裹着,墓离浑身紧绷着,仿佛只要一句话不好就能爆炸。林清好的手放在他的手上之后,能明显低感觉到墓离的身子先是一僵,然后便有些放松了。

    林清好无声地告诉墓离,身边还有她!

    “查尔斯先生,你那么能干,什么都能查到。难道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我们早就已经在一起了!怎么你还想要来招惹她?那可就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了,有些人有些东西,你查尔斯是没有那个资格碰的!”

    让林清好惊讶的是,墓离一点都没有给查尔斯面子。若是旁人的话这生意估计早就做不去了吧?可这查尔斯却还能保持笑容,那也就是说明了这个人不简单,在变.态的同时还有着惊人的经商头脑。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