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打赏,超人,书友,夏目是我的男神,横断江山的评价,谢谢--

    “墓先生我想你一定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可贵。而对于这句话,我的理解则是,越是可贵的东西就越要弄到自己手中才安全。你说呢?墓先生,我想有的时候太过于在意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可记得这林小姐是单身来着,就算是有孩子我也不介意。以我的家产,墓先生你会觉得我连个孩子都养不起吗?”查尔斯似乎知道什么话能让墓离生气,林请好在一旁听了这么久,发现每当查尔斯笑着说出一些话,墓离都会被气得浑身紧绷着。

    “看来查尔斯先生你的中文还真是得回家请教一你亲爱的母亲!”墓离冷哼一声。

    “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了,我查尔斯虽然是在美国长大。但是好歹也是有些中国血缘地人,墓先生你这么说话可真是让人不喜!”查尔斯嗤笑两声,声音里面呆着一丝阴阳怪气。

    “不喜最好!我对你根本就没话说,要是你觉得不喜的话。那么我们的谈话就到这里!”

    “墓先生,我想你是搞错了,从始至终我要找的人都是林小姐。是你自己要接电话的,现在你可以挂电话,但是能把电话给林小姐吗?我想我还有些话要跟她说。还是说墓先生你也想听?”

    “查尔斯先生,你跟我老婆说话我自然是有权利听的!”

    林清好嘴角一抽,什么时候成了他老婆了?

    “墓先生,你是怕我说什么甜言蜜语将林小姐迷倒了吗?还是说,墓老大,觉得我这个对手对于强大,你害怕了?”

    “查尔斯先生,你在美国是不是没什么玩的了?跑来中国跟我玩文字游戏?激将法这种老套的方式你也用?再说了,你算什么?值得我把你当成对手?我只是想告诉你。别人的东西再好,那也是别人的,你就只有看着的份儿!再说了林小姐。她不喜欢西洋货。查尔斯先生若是想要追求她的话,先把你身上那几分之几的血给抽了吧!”林清好瞪大了眼睛。这墓离怎么把这茬给说出来了。虽然是实话,但是要不要说得这么直接,委婉一点不好吗?

    果然,那边沉默了半响,墓离正准备挂掉电话时那边又倏地出声:“墓先生,我想我刚才的话你一定是还没有忘记的。你越是表示在意的东西,我就越是想要弄到手。我到是想看看你到底是有多么护着她!这个女人我是要定了,男未婚女未嫁,我追求她也不算是犯法!”

    查尔斯说完这句话,墓离就直接冷眼看着她。林清好一把将电话夺了过来,冷声道:“查尔斯先生,我想你这个人一定是不知道什么叫拒绝!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再见!”说完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林陌桀打开门就发现,整个子里蔓延着一种诡异地气氛。

    “妈咪。爹地,你们两个守在电话面前干什么?”争谁用电话吗?爹地不是有电话嘛?

    “刚才查尔斯打电话来了。”林清好面色有些不好道。

    林宝贝瞬间沉默了,良久他将林清好的包放在沙发上面。看着自家父母都不好的脸色,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爹地,你放松一点。”林陌桀讲墓离拉到沙发上坐,小手在他肩膀上面捏着。然后对着林清好招了招手,见林清好走了过来这才道:“妈咪。刚才查尔斯打电话过来干什么?”这个人竟然连他们家的号码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了,不!不对!应该是来中国之前就已经查到了吧!

    墓离一直没有说话,沉着一张脸,在思索着什么。林清好走过来坐,笑了笑道:“也没什么,就是说了他是不会放弃我的。你爹地越是在意我他越想得到我什么的。”

    “靠!这个死变.态!”林宝贝跺跺脚,然后问林清好,“那妈咪你说什么了?你怎么说的?”

    “我能说什么?大部分都是你爹地在说话,我就只说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而已。跟这种人我实在是无话可说啊!我还能说什么。”林清好脸色有些无奈,坐在墓离对面欣赏着墓离此时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

    这该死的查尔斯!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林清好了?这人到底是眼瞎还是怎么的?这个女人哪点值得人家看上了?这样想着。墓离就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林清好。林清好嘴角一抽,这墓老大是撞什么邪了?

    墓离眼神上上地打量着林清好,林清好一本正经地看着墓离。林陌桀撑着小巴看着他爹地和妈咪,好像事态挺严重的呀!不过妈咪这样子怎么都是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中。而爹地则是对于这件事情十分认真。

    原本查尔斯提前来了就已经是一件值得人注意的事情了,偏偏这人还准备进攻她家妈咪,这就是一件罪不可恕的事情了。而且这查尔斯还是一个大变.态,男女通吃!这么个人渣,将他的名字和爹地妈咪的名字一起提起,林宝贝都觉得爹地和妈咪的名字都掉价了。

    所以这个事情一定要好好解决,一定要好好解决!

    林清好则是在想,这生活还真是有趣啊!之前是楚怜儿,现在又是查尔斯,那以后还有谁?

    以前是女情敌,现在是男情敌,到时候两个情敌一起来?妈呀,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行了,你也别摆出这么个脸色了,大不了我不出门。等夏衣回来之后去对付查尔斯吧,我就在家修身养性。”林清好看着墓离的脸色一而再再而三地变化着,终究是提出了一个不算建议的建议。

    “不行!你得去,你不去还不安全了!”墓离立即反驳,声音有些霸道道:“礼拜一你去上班的时候,就直接给我穿黑色的套装,黑色西装裤,怎么难看就给我怎么装扮,我估摸着这查尔斯绝对会去公司的。还有你给我带上那种老花镜!就是公园里面那些老人带着那种!把脸和手都给我涂黑一点,头发用哪种状的东西给我盘起来。涂个大红色嘴唇,随身带着几朵大王花!这样的话,那查尔斯保证不会对你在起什么心思了。”

    林陌桀撑着巴的手一划,这样真的不会太搞笑吗?

    林清好嘴角一抽那是什么状态?一律的黑色?大眼睛,还是 公园里面老人带的那种老花镜。墓老大你什么时候去看了人家公园里面玩耍的人呢了?墓离的话一说完,林清好就立即脑补了一自己穿成那样的样子。

    顿时脸上一个抽搐,准备无视墓离得说法。

    “你听见没有?你次去上班就给我这么穿。对了,明天我陪你去买牙套,还弄个牙套,要多丑就给我整多丑,我就不信,那查尔斯还能看得上你!”墓离那霸道的样子看得林清好彻底无语。

    “我耳朵坏掉了!”

    “等你就去通知秘书室里面的几人都给我这么穿!”

    “你的意思是,礼拜一的时候整个 公司的女性都要这么穿?还是说只是我们办公室。”

    “总裁秘书室!”

    “总裁,我可以辞职吗?”

    “不可以,林小姐,作为一个称职的秘书,我想这点你应该能做到吧?”

    “总裁,有些事情,我想也是要视情况而定的吧?整个公司就总裁秘书室这么穿是不是有些不恰当?要不改成整个公司的秘书都这么穿?还是说总裁想弄成整个公司的女性员工都这么穿?”

    “林小姐,我想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

    “总裁,我想礼拜一的时候很多辞职信都会放在你的办公桌上的。”

    “林小姐,不要把你的这种不切实际地想法灌输在别人的脑袋里面。jk的工资那么高,他们不会走的。”

    “总裁,我……”

    “林小姐,你继续说去的话,整个公司就你一个人这么穿了。你觉得如何?”墓离皮笑肉不笑地道,看着林清好的目光有些怪异,似乎也已经脑补出来了林清好那么穿着是一副什么状态。

    “总裁,虽然说服从上司的命令是作为一个称职的秘书应该做到的事情。但是你这个做法会不会有一点变.态?让我一个人穿的这么老土,你是想让我礼拜一的时候就直接上m国际传媒的首报吗?还是说嫌jk从来没有丢过人,让我去丢丢?”林清好真的是恨不得将那查尔斯给撕碎,这没事来什么中国?来什么a市?搞得鸡狗跳的,很好玩啊?

    “说起来也是总裁你的问题,不跟自家儿子合作。偏偏要找一头狼合作,现在还威胁我,要我穿的那么老土。总裁,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我要辞职!辞职!反正秘书室里面的人都是一把好手。我林清好也自认为没有那么高的追求,为了那几万的工资将我的节操给丢尽了!”

    林清好说得义愤填膺的,却发现那两父子只是风轻云淡地看着自己。待自己说完的时候,还拍了拍手掌,这是几个意思?感情她刚才说的都白说了?不是吧?这,额坑爹?她的家族地位去哪儿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