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送上~~~~谢谢超人哥哥的打赏,谢谢老泥猪的打赏,谢谢清好美人的打赏,也谢谢知粉的打赏~~~鞠躬~~~

    “那你又为什么会相信?”声音里面没有一丝疑惑,就只是在将这句话说出来而已。

    “我吗?你不知道有些女孩子天生就是信这些的吗?”林清好笑笑,伸了伸懒腰,有点小奸诈的味道。的确是因为这样,谁都年轻过,也曾经追过那些穿越小说。也爱过中国历史,历史上很多事情都是值得人去深思的,同时也有很多神迹值得人莫名地相信着。

    “还真是不知道。”两人说话的方式太过于相像,墓离之前一直想将林清好染黑。可现在才发现,其实每个人心底都有着黑暗的地方。生活中不需要的时候,就不必摆在别人面前。

    林清好轻笑一声,你要是知道了,我还觉得奇怪呢!不知道倒还好,毕竟很多人都是不知道的,笑了笑之后道“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相信!”林清好偏头,看着墓离的侧脸,就像是透过他的脸看向别人,和记忆中的某张脸重合在了一起。总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看了这么久,林清好都有这种感觉。她摇摇头,可能是七年前的印象还在吧。

    “因为小时候我时常做一个梦,梦里的我身穿白衣,在一个血池里面。那人的模样我看不清,但是我知道那是我自己。那个人的嘴里一直念叨着不能忘记不能忘记,绝对不能忘记。后来我去请高人开光,也就是那次我爹地死了。后来我就再也没有做过那个梦。”墓离无所谓地说道。

    林清好却听得认真,白衣,模糊的面容,不要忘记,不能忘记。这跟自己的梦怎么那么相似?林清好偏头打量着墓离,难道真是梦中的那个人吗?还是说自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自己其实早就对墓离那啥了?不是吧?

    想了想,林清好道:

    “你爹地的事情过了那么久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去开光,那大师怎么说的。”对于墓离爹地的事情,林清好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像是墓离问道她爸妈的话。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一样。毕竟见都没有见到过,能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那大师说,是执念。这个世界上是有前世今生的,可能是我前世太爱那个人,所以执念一直流转到了今生。”

    “墓离,要是你以后找到了那个女子的话,你……”你会怎么做?你会去找她吗?那儿子怎么办,林清好脑袋里面想了很多,但一个都没有说出来。

    “那毕竟只是一个梦而已。”墓离没有看林清好,而是看着外面的月色道:“梦可能是你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但那也只是梦。而且我现在已经有了你跟宝贝儿,这些事情不再我的考虑之中。”

    林清好抿唇,对啊!那也只是一个梦而已,可是那个梦那么真实。就像是自己亲身体会过了一样,白衣墨发。那梦中的白衣墨发。林清好似乎真的是在哪里见过。那浑身都散发着温暖如玉的气息,所以林清好笑时也总带着那么几分气息。

    那带着悲伤地语言,让林清好浑身有种不明地情绪滋生着。若是无错,梦里那个白衣跟墓离梦里的白衣是有些牵扯的吧?墓离的性格大概也能猜得到,不爱的就是不爱,就像对楚怜儿一样。当初他们的手法后面想起来,林清好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寒。但是墓离却像是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

    那个女子毕竟是爱了他二十多年的人啊!都能这么无情,果然是一个人心中没有你的话,你就算是死了也不能让人多了半分表情。林清好想,这句话是真真实实存在在世界上的。

    墓离偏头,看着林清好清美无暇地侧颜,倏地开口:“对于查尔斯这人你有什么想法?”像是在确定什么一样。墓离的眼里有着执着,一定要在林清好这里听到一个答案,他的心才放得来。

    “什么?”林清好回头,刚才的风有点大,她没有听清楚墓离说的是什么。

    “我说对于查尔斯你有什么想法?”墓离很是耐烦的重复了一遍刚才出口的话。看来这发呆还真是人的本性。他是真的想知道林清好心底是什么想法,毕竟一个人的外貌能给人的好感实在是很多,而且像查尔斯这种骨灰级的人物,若是要勾人的话,也只是需要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不咸不淡地瞅了墓离一眼之后,林清好看着月色开口了:“没什么想法,老实说,这个人我起初并不讨厌,但是宝贝说了关于他的事情之后。我心底就有一种再也不想接触的感觉,我这人很实在,讨厌了的人就怎么都不可能会再喜欢。所以,礼拜一的时候去上班,你可别指望我会给他什么好脸色了。”林清好地声音很淡,脸上的表情也很冷静,明媚的大眼里面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厌恶,是因为一个名字,就开始的厌恶!

    墓离一愣,似乎没有猜到林清好会这么说,扬起一抹似笑非笑道:“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讨厌他?这查尔斯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我看这会儿我们这一大家子人的资料就已经摆在了人家的办工作前,请了好多个心理专家在剖析着我们的人格。”

    “我不讨厌难道你还让我喜欢这人不成?”林清好反唇就对着墓离道,这人还真是奇怪,你表现出来不讨厌的他是一副不准喜欢,不然我杀了你的样子。你说讨厌吧,这人还觉得奇怪了。哎,这人啊!还真是难伺候!

    “而且我想,大概早在几天我们家的资料就已经被人知晓了。但是墓老大,我觉得以你现在的身份,真的不必对查尔斯太过注意。虽然说小看对手往往会吃亏,但是太过于执着也不是一件好事。每次说到查尔斯的时候,你的情绪就会变得难以控制,说到慕天琪的时候也是这样。难道你之前就跟着两兄弟有什么过节?我记得你们只是单纯的有生意往来。”

    “这慕天琪虽然有可能是一匹黑马,但也毕竟只是可能。你又不是只有一个人,你身边还有那么多的人。所以跟查尔斯相处的时候,你一定要控制一你的情绪。不要被他三言两语就给激怒了,难道人家说你易怒,你就非得去证明给人家看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吗?”

    “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是不自信的一种体现。而容易被人激怒,则是你本人懦弱的表现,是一种极端的表现方式。墓老大,你觉得你是这种人吗?还是你觉得你即将朝着那个方向的人发展?”

    墓离没有去反驳林清好的话,只是安静地听着。林清好说完之后,空气中就安静了来。

    其实,这件事情不止是林清好发现了,应该是他身边的人都能发现的。但是他们都不敢说!这是为什么?因为墓离是他们的老大,在他们面前就像是神明一样的存在。可是林清好不一样,对于她来说,在乎的人一丁点的事情,就是大事情。

    墓离现在已经对查尔斯有这么深的成见,一提到这个名字就变得反常。这个困难时一定要克服的,但是她在说这话之前也没有考虑过。是真的没有考虑过,一时间就直接说出来了。所以她现在不知道墓离会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了。

    她没有想立刻逃离墓离身边,而是平和地去面对这件事情。她也希望墓离能正式面对事情,她是真不知道为什么墓离成见会这么深,就算是知道查尔斯有那种想法也不该是这样。所以她心底也一直有个疑惑,但是墓离不说,她也不着急文,等到他想说的时候,自然是会说的。

    林清好觉得,她在墓离身边这么久,对他的一切了解的也算透彻了。可是她却依旧是看不懂墓离,看不懂有时候她在想些什么。墓离的童年时完美的,长大之后也没有受过什么创伤,但是墓离却总是给人一种,他心底受过创伤的感觉。以前她以为是童年的事情,可是不是。她又以为是家庭原因,结果也不是,虽然一直跟李李嘉怡关系不怎么好,但是也不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那种。

    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吗?林清好也在时常这样想,楚怜儿,夏目的死去的姐姐,这之间的关系她还没有弄清楚。所以,提出结婚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拒绝。她不想,等到自己已经不能自拔的时候,那所谓的初恋情人,那所谓的青梅竹马就那么直直的冒出来,抢了她在乎的人的关心。

    都说不敢谈恋爱的人,是缺乏安全感的,林清好想,其实她也算是吧!有些事情谁都说不准。

    就像是她努力朝着墓离靠近的这个时候,墓离的一言不发,让林清好的嘴里全是苦涩。终究是走不进人心里面去的,又怎么能在一起?心底沉闷地异常,林清好觉得她要是继续呆在这儿,心脏绝对会破碎的,不是爱也可能是别的。现在她还理不清楚这是什么。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