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刚才发生了一件倒霉悲催的事情,千辛万苦码好了一章,正准备保存的时候,word一子给崩溃了,一午的努力就直接给白费了。真是让人欲哭无泪啊!心塞,赶脚这个世界都不会在有爱了。

    夏天的夜晚原本就是呆着几分清凉几分燥热的,在林清好说完那段话之后,房间里面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压抑,有些沉重。呼吸都不是那么顺畅了,林清好看了外面好久,终于忍受不了房间内这种诡异的气氛,准备出去。

    林清好一言不发的转身,却被人拉住了手腕,林清好停身子,后面传来大力的拉扯。在林清好还没有呼出声音的情况,她落入了一个僵硬的怀抱当中。被墓离抱在怀中之后林清好还来不及动一,便被墓离抱得死死的。

    像是那种死也不肯放手的感觉,林清好能感觉到墓离此时的变化,她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像现在这么靠近过墓离,能清晰地听见他的呼吸声,他的心跳声,感受到他身上温热的气息。

    墓离将林清好的身子抱在怀中,脸颊埋在她的肩窝里,像是想要将她的气息记住。驱走那些不安和烦躁,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双手也不自觉的慢慢收拢。林清好被抱得有些难受,却也只是皱了皱眉,任由着墓离这么抱着,只要他能缓解一压力就好。

    犹豫了半会儿之后,林清好才伸手将墓离反手抱住,墓离很少有这么脆弱的时候。让林清好觉得很是心疼,她不知道墓离经历过了什么,也不知道此时要怎么安慰他,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此时陪在他身边而已。

    女子温柔细腻地手在他的背上轻柔地拍着,无声地传递着属于她独特的关爱,墓离的身子一僵之后将她抱得更紧,就像是要将她融入到自己骨血离去。那种感觉很微妙。说不定道不明。

    心底有一种酸酸软软地痛楚,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说的事情,可是刚才自己是在做什么?墓离是那么强大的一个人,林清好的记忆之中。墓离应该是桀骜不羁的,可现在呢?为什么变得那么脆弱。

    墓离到底经历过什么?难道是查尔斯对他做过什么?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林清好的脸色不由得沉了来,林陌桀知道关于墓离的很多,但是她知道的很少。一直以来她都在不在意着,可墓离就这么抱着她,将自己龟缩起来的时候,心脏还是不争气地一阵一阵酸楚。这种感觉很奇妙,原本没有感同身受的这个想法,可是却能感觉到他的无助。他的辛酸。

    今天果然是个不平常的日子,林清好想着,墓离抱得她很紧,她不是没有想过要将他推开。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要是推开了。他们的心又隔得远了。这么久以来的相处变成了枉然。他们都是聪明的人,但在感情上也是脆弱的人。

    林清好这么久不肯接受墓离,有很多原因,有很多因素让她不得不去在意。

    于是林清好做了一个她怎么也想不到的决定,因为她把墓离给推开了。在月光,林清好将墓离给推开了。在墓离不满地眼神中,林清好踮起脚尖吻上了墓离的唇瓣。墓离瞪大了眼睛有着不可置信。林清好的吻技很渣,搞了半天也只是咬了咬他的唇瓣。

    见墓离半天没有反应,林清好脚落地,准备放弃时却被墓离直接搂住身子。林清好还来不及惊呼一声,便被墓离吻住了。这么多年以来,墓离就一直属于禁.欲状态。也没有什么人能勾起他的反应。可就是林清好这么生疏地一吻,却直接将他浑身的火焰给勾了起来。

    林清好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墓离却在吻住她的时候,抽空说了一句不准拒绝。林清好无奈,早在她吻上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她只是在想。可以把门关上吗?书里面这种时候总是会被人打扰的。

    墓离的身气势汹汹地顶着自己,林清好脸色有些微红,她能感觉到他的欲.望处于即将要爆发的边缘。林清好也没有反对,心都已经沉沦了,那还矫情的守着身子干什么?不由得也攀上了墓离的肩膀,回应着他霸道的吻,这一吻就是火焰升级版了。墓离直接一把将林清好的身子扛起丢到了床上,然后大长腿迈上床,直接俯身子在林清好耳边亲吻着,双手还撕扯着林清好身上的衣服。

    噗呲两声响,林清好感觉到了身上凉快了许多。微微偏头,刚被墓离丢到地上的布匹好像很眼熟来着。林清好没有反对,脑袋里面突然一灵光,你脱我的,那我也要脱你的!然后不甘示弱的就开始扯着墓离的衣服。

    墓离一愣,随即便随着林清好的动作,手上还一边在林清好身上煽风点火着。两人都已经情.动,这个时候若是没有人来打扰的话。七年后他们的第一次就是今天进行了。

    “墓……墓离,去把门关上。”林清好已经被墓离给剥了个精光,林清好伸出脚踢了墓离一脚,让他去把门关上。她可不想正做的好好的,儿子跑来了。墓离装作没有听到,此时哪有空去关门啊!

    再说了,儿子这点眼色还是有的吧?一切都准备就绪,墓离正准备沉身子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小小的脚步声,还夹着着林陌桀笑得很乐的声音:“爹地,我给你看个东西,保证你心……”

    墓离跟林清好同时看向房门前的人,林陌桀的声音一顿。看着床上那双叠罗汗的人尴尬一笑,然后挥挥手:“爹地,我看你还是先忙,我走了,你们不要在意我,不要在意我,继续继续。”说完,蹦跶着走了,看来他的弟弟没目的就在不远的将来了。

    林陌桀消失的速度很快,快到连林清好和墓离都还没有来得及将被子被盖上,就直接被儿子看的一干二净了。林清好抽了抽嘴角,刚才她说什么来着?让墓离去关门,不去吧!这就是小说里面经常出现的一幕,办坏事总是会被发现的。

    林陌桀走了之后,林清好顿时想在地上挖个洞转进去,这让儿子看到了,这这……啊啊啊啊!她要疯掉了,呼吸也还没有调整过来,林清好推了推墓离的肩膀,带着情.欲的声音响起:“你起身。”

    “干什么?他都不打扰我们了,我们继续。”墓离说着就要继续沉身子,林清好虽然也很不舒服,但是理智战胜了情感。咬着牙道:“快起来,实在是受不了你就去冲个冷水澡,不然你自己用手解决!”说着便将墓离一推,直接转进了被子里面。

    墓离苦着脸站起身子,身那东西还是硬硬的,他苦笑着道:“这种情况你忍心让我自己解决?”林清好的身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轻易地就勾起了他心底的火焰,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出现这样的状态。

    “这种事情向来都是一回生二回熟,去吧!”林清好脸色绯红道,其实她也很难受,但是被儿子看到了。再大的欲.望也直接被一盆冷水给浇灭了,怎么还做得去?墓离看了看自己,又瞅了瞅床上的林清好,直接扑上去将裹着被子的林清好一抱,嗷嗷叫了两声之后不满道:“儿子都让我们继续了,我们就继续吧!”说着还诱.惑地看着林清好。

    “去冲冷水澡吧!”林清好还有些微喘,看了看光着身子就那么大刺刺地躺在被子上面的墓离,皱眉道:“你去洗个澡,不穿衣服就被儿子看到了你也好意思。去把衣服穿上。”虽然自己刚才也没穿衣服,但是她没墓离也压着,林陌桀也只是瞟了一眼,因为没有看到多少。

    墓离瞅了林清好一眼,“儿子身上的零件都跟我长得差不多,看了也没事。我们继续吧,说着就朝着林清好的耳边咬去。”林清好啪的一将他拍开,无语道:“儿子都看见了还准备做,我可不行。你先去洗澡,这种事情有得是时间做。”

    墓离眼神一亮,随即又沉默了来,哎,这命可真苦,儿子啊!我恨你!你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都差点进去了,都到了门上了,结果这小家伙来了!儿子这果然是来讨债的啊!这种事情也能劈坏!

    林清好身子一动也不动,这种时候只要稍微一动,两人估计又是把持不住了。林清好笑着道:“刚才我就让你先把门给关上,你不听我的,自作自受。好了,你快起来,身上很不舒服,我也要去洗澡!”

    “你有叫我吗?”墓离瞪大眼睛,是什么时候?还真是自己的错啊!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这煮熟的鸭子了没事,这已经到了嘴边的鸭子都给了,那才是叫人一个郁闷啊!

    墓离真是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他现在是什么感受了!怎么就偏偏忘记了关门?这儿子果然是这么没有眼色!找不到爹地妈咪的时候就不会小声一点吗?这样他们也可以当做没发生什么事情继续做去啊!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