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林清好已经有了警惕之心又怎么会被查尔斯着温柔深情的模样给蛊惑?不过看着查尔斯自导自演地模样,林清好也是有些无语罢了,这人要是直接来强硬的,她还会举起大拇指点个赞,可是偏偏玩这种不入流的办法。林清好是从心底里面看不起他了,真心让人觉得有种恶心的感觉!

    还什么婚前不碰她!她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他了?这人的妄想症会不会太严重了一些?都说了有病要去治,这人偏偏不去。可能都没吃药了,还一直觉得自己没吃药萌萌哒,真是神经兮兮的!

    晦气!

    此人多半有病,多半是疯癫了,林清好想着也就没有说话!

    “清好,我是说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想好了,你跟我谈恋爱吧!我以后绝对会娶你的!”

    林清好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将查尔斯的手一摔,不悦道:“查尔斯先生是不是觉得忽悠我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对墓离有心思却利用自己手,林清好是真心觉得恶心,这么一个男人,拉了她的手她就已经很是受不了了。

    “清好,你就接受我的爱吧!”查尔斯的手被林清好一摔的时候,脸色沉了沉,但也是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同时林清好也发现了一件事情。这男人是喜欢逗人的,而且别人越是气急败坏,他就越是起劲儿,这么一想到之后,林清好将心底的厌恶藏了藏,脸上也换上了一副表情。

    说演戏,林清好可也是一把好手,她的情绪只是在墓离面前有些收敛不住。但是在别人面前,那就不是了,当林清好优雅一笑道:“查尔斯先生,你觉得你想让我怎么相信你对我的爱是真的?你明明就知道我的身份,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不想跟你过来。你却强迫我过来,这就是你表现爱的方式?你们外国人的做法,我还真是吃不消。”查尔斯拉着林清好进了一家很有黑暗气息的西餐厅。

    林清好打量着餐厅,黑色。给人很沉寂的颜色。要是在这里吃饭的话,谁能吃得去?林清好想着,可偏偏那不远处站着一个优雅的男子,正拉着小提琴。这西餐厅的位置也是极好,就处在闹市当中。

    外面是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场景,很多人都喜欢到这边来逛,林清好跟夏衣闲来无事逛街的时候也是喜欢往这边,就在靠不远处就是一条步行街。那边有很多奢侈品店,夏衣是懂得享受的人,所以每每都是拖着林姑娘过来。

    外面很闹。但是进了这黑暗的餐厅里面之后却完全听不到外面的一点喧闹的声音。隔音效果很好,林清好暗自道,也不知道这餐厅的主人在想些什么,弄出这么个颜色的餐厅,难道怕人不知道他是黑社会吗?

    对于一些特殊开放的地方。林清好还是知道一些的,毕竟家里有两个人都是做这一行的,她想要不知道都很难。坐到靠步行街的那面之后,林清好优雅地笑着道:“查尔斯先生,你还真是有雅兴,带我来这种餐厅。我想我是吃不去的,这个颜色。”虽然一边有着人在拉琴。但是怎么看这颜色都很不舒服,而且现在的查尔斯融入在了黑暗之中,让林清好有种被阴冷地蛇盯住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很是不舒服,心中很不爽!很想要揍人,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若是将查尔斯给惹毛了。等会儿林陌桀他们来了也救不了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拖延一时间。

    “是吗?我觉得很不错啊!清好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现在是你融入我的世界的第一步。”查尔斯笑得温润,声音很是动听,连站在一旁的侍者都眼冒桃花,林清好忍不住嘴角一抽。

    似笑非笑道:“查尔斯先生。你的中文我不知道是跟谁学的,但是你知道有个成语吗?不能一口气吃个胖子!”语气很淡,带着几分讥讽:“你要我这么快融入你的世界里,你不觉得操之过急了吗?”

    这么个地方能给人享受的吗?这若是如此她还是不要享受的好!这种福气不要也罢!什么帅哥,就是个吃人的怪物!

    “我以为清好你会熟悉这种场景,也会觉得这种生活坏境是一种享受,看来还真是我操之过急了。”查尔斯顺着林清好的话说着,林清好皱眉,这个男人还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啊!

    “你想多了。”林清好淡淡道。

    沉默了一会儿,侍者便上了牛排,林清好看着是上等货,但是她却没有半分胃口,第一,她是素食动物。第二,对面坐了一个畜生。

    “查尔斯先生,你不是说有事情要跟我说吗?”林清好对于这种诡异的气氛有些毛骨悚然,还是说些话比较好,至少没有那么恐怖。这宝贝儿两父子的动作也太慢了吧?这都一顿饭的时间了,他们还没来!

    “清好,我是真心准备追你,你就接受我的爱吧!”查尔斯将刀叉放,擦拭了一嘴角,然后对着林清好说道,那灰绿色的瞳孔在灯光面是斑斓的颜色,很是诱人。

    林清好嘴角一抽,我的儿子啊!你怎么还不来,就笑着道:“查尔斯先生,我问你一个问题,若是你没有钱,你追到我了之后,我还有什么好处?谁做饭?谁洗衣服?谁洗碗?谁负责赚钱养家?谁负责貌美如花?”

    查尔斯一笑,诡异的瞳孔里面一丝不屑划过,深情道:“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不过我倒是希望将来,你能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洗碗。我赚钱养家,你貌美如花。”

    “查尔斯先生,你觉得你这种追求方式能行吗?”林清好浅浅地笑着,什么都她做?哼,在家里好歹也是墓离在做吧?想要她跳槽都不知道说点好听地,暗暗摇了摇头,这种人果然是不行的。

    “清好,你就是我的心,你不要摆出拒绝我的表情,我怕我的心脏受不了要破碎。”那就使劲儿破碎吧!林清好恨不得大喊,但是这明显就是非常不明智的决定,于是她保持沉默,看查尔斯继续演戏。

    “清好,我真的是想疼你,想爱你,你就接受我的爱吧!”查尔斯深情的说着,林清好却在神游,这人每次都说同样的话,难道都不觉得累吗?偏偏林清好每次都是一样的表情,不耐烦!这人竟然还能装作看不懂,她真的是无语了,纳闷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人?

    这还黑帮大佬了!

    “抱歉,我还真不能接受。”林清好被他这么表白都有种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爱的感觉了,这要是答应了不就是世界末日都给直接到来了啊?那还得了,那要是生个孩子什么的,估计这地球都没救了,所以还是果断了拒绝。

    查尔斯脸色不变,但是心底却是冷哼一声,依旧深情款款道:“清好,你先别急着拒绝我,虽然我这人爱说实话,也知道可能你不爱听。但是我就是这么真实的一个人,因为我不会像其他男人那样用甜言蜜语去骗你,去忽悠你。因为我觉得对你诚实才是最好的,对未来老婆诚实的男人才是好男人,难道你不这么觉得吗?”

    林清好点点头,淡淡道:“你说的话没错,可是我们两人错了。我们就是走不到一起去的人,难道你不懂吗?”林清好也开始各种扯淡,为嘛还不来!墓离你们这是去生孩子去了吗?这么慢的速度!

    “是啊!你也觉得对是吗?这你们中国不是有那么一种说法吗?”查尔斯笑着道,林清好挑眉,什么说法?查尔斯继续道:“洗衣做饭刷碗都是女人做的,而赚钱养家是男人做的。”

    “我想查尔斯先生应该也知道,现在很多女人都是在家煮饭煮成了黄脸婆然后被男人给抛弃了的,查尔斯先生,你觉得我会想要去做那种人吗?”林清好笑得很浅,声音也很轻。

    查尔斯笑道:“这种生活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过的!我可以找很多人来伺候你,就像你们中国古代的皇帝妃子一样。”

    “而且,你们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正所谓,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堂。我也有着几分中国血缘,这些话我一直都是记在心底的。”查尔斯看着林清好,深情地说道:“你放心,在我眼中,你永远都是最美的!”

    谁知道你这话对多少人说过?不过对于我来说也不重要,你查尔斯压根儿就不是姑娘的菜啊!不过这么文艺范还真是有些让人不舒服啊!

    “查尔斯先生,没看出来你还是文艺范的!”林清好笑得优雅,那就像是一层面具一样,从之前气急败坏之后就没有了别的什么表情。查尔斯眼中一闪而过的深思,这女人在跟自己玩什么?

    林清好看着查尔斯,嘴角一直都是保持着笑意,也没有去动面前的牛排。就那么看着查尔斯说一些肉麻的话,还说自己不会甜言蜜语?这谁相信啊!林清好暗自道,你都快是骨灰级的了,你还说你是纯情的孩子谁信?就像是当了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一样,不觉得可笑吗?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