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好,我觉得你肯定是对我有什么误解,你说出来,我可以解释解释。你要知道若是你带着有色想法看我的话,我追求你这件事情就很困难。我觉得清好你是对我有好感的,不然也不会陪我吃饭。”查尔斯笑着。

    林姑娘无语,刚才是你强势拉着我过来的吧?怎么现在说得是我自己跟来的一样,还真是见过虚伪的没见过这么虚伪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嘴角带着一丝讥笑。

    “查尔斯先生,我想你要是没失忆的话,应该记得刚才我们是怎么来的,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表示要陪你吃饭,是你强势拉我过来的。”

    “清好,这话就说得我不认同了,你要是不愿意来的话,我拉也拉不走你啊!”查尔斯带着微笑宠溺地看着林清好,一副林清好是他心底里最重要的人的模样,林清好真想一盘子直接拍他头上去。

    “查尔斯先生的口才真好,就如你所说,你现在也吃完了。那么我就告辞了,不用送。”林清好顺着查尔斯的说就说去,站起身子就准备往外面走,她走的话要经过查尔斯身边,所以林清好专门绕道走,但是还是被查尔斯给拦住了。

    “查尔斯,你这是什么意思?”

    “清好,我可是在追求你,你就这么走了,这么不给我面子的话。你让我怎么收场?”查尔斯的手抓着林清好的手臂,很大力,林清好挣扎却看到手腕立马红了起来。

    林清好皱眉,“查尔斯先生,你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吗?我可没有空陪你玩这些无聊的游戏。”

    “清好,你着什么急?先坐来,慢慢说,等我送你回去。”查尔斯领着林清好又坐回了原位,上面的牛排被收掉,换上了饮料。林清好坐在位置上,这桌子上面的饮料她是不会喝的,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药?

    “你要说什么就说吧,不过若是要追我的这件事情,我想还是算了吧!我已经有老公了,我跟墓离已经订婚了。”林清好将墓离摆了出来,虽然不知道这查尔斯葫芦里面到底是卖得什么药,但是此时也容不得她不这么说了。这男人可是对已婚女人不敢兴趣的。

    查尔斯眉间闪过一抹暗色,温柔宠溺地眼神看着林清好,疑惑道:“你是说墓先生?林小姐,你未婚我未娶,为什么要把墓先生拉进来?我记得墓先生可是有未婚妻的,好像也是墓家的人。”查尔斯低着头沉思着什么,林清好心神一动,墓家的人?不是说是楚怜儿吗?如今楚怜儿已经解除了婚约啊!

    “查尔斯先生,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楚小姐的事情你还没有听说吗?已经解除婚约了,而我跟墓离也要举行婚礼了,到时候绝对会请你来参观的!”林清好半遮半掩地想要套查尔斯的话,楚怜儿绝对不是墓家的人,那墓离的未婚妻是谁?

    “喔---”查尔斯意味深长的一笑,然后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那个夏目你应该认识吧?就是他姐姐,是墓离的未婚妻。”查尔斯嘴角一抹笑意,林清好正在呆愣之中没有发现,查尔斯又好心劝道:“这件事情墓先生没有跟你说吗?他的未婚妻就是夏目的姐姐啊!叫什么名字我倒是不清楚,但是那可是好多年的事情,我想墓先生是没办法改变的。”

    “清好,你看,他根本就不适合你,这么多的事情都瞒着你。所以你还是答应我把,我的心我的灵魂都可以奉献给你。”查尔斯严重一闪而过的得意,果然上当了!

    “我想这些事情应该跟你没关系,查尔斯先生,你说的夏目我也认识,你说的她姐姐是墓离未婚妻这件事情,我之前是不知道。但是也谢谢你告诉我,因为夏目的姐姐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经死了。那婚约自然是没有效用了,而我跟墓离结婚时必然的,我们早就已经在一起了。我跟他合不合适这件事情由不得外人来说,我们自己清楚就行。”林清好只是呆愣了一会儿就回过神来了,在这个人面前沉思相别的,看来自己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

    “还有,我想查尔斯先生你根本就没有资格管我们的事,毕竟,你又不是我们的谁!”林清好这话说得是一点都不给面子,林陌桀他们还没有赶来,让她的心情本就有些烦躁,加上夏目姐姐才是墓离未婚妻的事情,让她一时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同时也更加对查尔斯厌恶,这个时候告诉自己这件事情,虽然不能影响自己做任何决定,但是林清好直到,若是林陌桀知道这件事情了的话。那么一切就又有得好看了,她家宝贝儿可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看着查尔斯一副温柔宠溺的眼神,林清好心里就是莫名地一阵不爽,语气不好道:“说起来,查尔斯也只是我们总裁的合伙人,而你我,也不过就是一面之缘。虽然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但是若上天再给一次机会给我的话。我宁愿当时一直呆在地上也不愿意被你的“好意”相救!对于查尔斯先生你老是说我跟墓离之间的事情,我也是很纳闷,我们都是素不相识的人,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很无理吗?我一直以为友谊和礼仪是不分国界的,看来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误思想造成的错觉!都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句话果然是没有假的!”

    林清好毫无考虑的话就这么说出口,查尔斯的眉间一抹冷意逐渐开来,那温柔的表情消失,脸上换上了另一幅冷硬地面孔,霸道地说:“林小姐,我查尔斯是个什么人,我想你也应该弄清楚了饿!我看上的人,不管她是谁,除了我就没别的人敢管!清好,我想你应该做好这个觉悟!做好你成为我的人的觉悟!只要我看上的人,就没有一个会逃出我的手掌心!”

    林清好没有说话,查尔斯继续道:“清好,我一直都在说,请你不要质疑我对你的真心,这句话是没有掺假的!我爱你的时候你最好就乖乖答应我,不然我采取什么行动之后……”是生是死就得看你的造化了,这句话查尔斯没有说出来,但林清好也才出来了。

    林清好冷笑道:“查尔斯先生一定是没有被人拒绝过!说实话,你长得的确是不错,但是非常不好意思,我这人很爱国,最讨厌的就是美国人和日本人,。所以很抱歉,就算是我死了,你也不会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的!”说着笑了笑又道:“其实,查尔斯先生你一直都没有发现,我跟你压根儿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什么东西都分国界,这句话是没有错的!”查尔斯这人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上帝,在美国霸道惯了,还想再中国来霸道?还以为是当年打仗的时候吗?哼!毛爷爷还不是小米加步枪就将那些自认为是超级强国的东西给赶出了中国?你查尔斯拽什么拽?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上帝了?哦不!就算你的上帝,那么也非常不好意思,我的申明是如来,跟你拉不到一起去!林清好想到,这男人她真是已经受够了,弟弟是个赖皮的人,哥哥也是这种,还真是一家人啊!血缘这个东西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对于林清好来说,查尔斯这人太过于危险,让她看着就是一阵恶寒,怎么可能会跟他在一起?

    那除非是真是她是一具尸体了,没有思考的能力!

    “清好,我知道你是对我有偏见,不过我有信心,你最后一定会我的,你一定会跟我在一起的!”查尔斯说得笃定,让林清好皱眉,这个人凭什么这么认定自己会跟他在一起?妄想症么?

    “查尔斯先生,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林清好说着,摇晃着被子里面黄橙橙地橙汁,为什么那两父子还没来?难道是被人给阻拦了?林清好抬起头看了查尔斯一眼,查尔斯一笑,林清好立即白眼,查尔斯这么笃定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有几分不明的意味。

    看着林清好的脸色不断的变化,查尔斯心底冷笑,哼!女人啊女人!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查尔斯看上的没有不属于我的,你越是拒绝,就让我越是感兴趣,至少在查尔斯看来,林清好比那些自动扑上来的要美味的多,毕竟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那些看见他大话都不敢说一句,大气都不敢乱喘的人,让他看着就是一阵厌恶。只有这林清好,才真正的引起了他的兴趣。既然引起了他的兴趣,那么不弄到手,尝尝滋味,查尔斯又怎么会放手?

    想到什么,查尔斯舔了舔自己的薄唇,林清好刚好侧目,就看到了这么让人恶心的一幕,差点没吐出来,赶紧将头偏向外面。用手捂住嘴巴,不断地开始深呼吸,将脑子中记录的一幕删除掉!不然几天都吃不去饭怎么办?那可就是真的不得了了!这人也太让人恶心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