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林清好的动作,查尔斯脸色一沉?这又是在玩什么花招?想了想刚才也没什么事情,为什么她要一副要吐的模样?倏地,查尔斯想起来刚才自己添了一唇瓣?难道是因为这个?查尔斯想着脸色又是难看了几分,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大胆的!不过她越是觉得恶心,自己觉得很愉快不是吗?呵呵,看来这次来中国还真是来对了!

    “清好,你最好听话一点,乖一点,最好是配合我玩去。这个游戏一旦开始,那么就由不得你喊停了!当我的女朋友应该比当小三好吧?更何况,我拿你的生辰八字去算了!你们中国人不都是信这个嘛?我的生辰八字可是跟你很是匹配,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就不要在犹豫了,就直接投入我的怀抱吧!”查尔斯继续恶心着林清好,耳边传来低沉悦耳的声音,林清好恨不得找个什么东西把耳朵给捂住。

    这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蛊惑的意味,要不是因为她常年生活在极品男女中,她还真不能克服这么大的诱惑。林清好恶心地感觉好了很多,这才回过头,看着查尔斯眼眸里面有着势在必得的强硬,她不由得冷笑,若真是到了那一步,连儿子跟墓离都救不了她的话,她就毁了自己也不会让这个变态得到!

    这样想着,林清好就冷笑道:“查尔斯先生你对自己太过于自信了!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答应你罢了!”

    “怎么?你想清楚了?”查尔斯淡淡道,本来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林清好若是这么容易就答应了的话,就感觉少了一点什么东西。让他心底多了一抹厌恶,难道之前看走了眼,林清好也就跟普通的女人一样?那么俗不可耐?要是真这样的话,现在他就解决了她!查尔斯眼神很是阴冷!

    看着查尔斯脸色的变化,林清好有些惊恐地同时也明白了一些什么,当就冷笑道:“我想你是有妄想症!这生病了就得去治。到了你这种已经快是晚期了!老实说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声音斩钉截铁,又是让查尔斯惊艳了几分,还好没看错人!

    “先别把话说的那么满。我想最后你一定会愉快地接受的,。我敢保证清好,而且我保证你不会后悔跟了我!”就算你不接受,我也会让你接受,查尔斯轻轻滴笑着,如沐春风的模样看的林清好胃里直泛酸。查尔斯拿起红酒被子轻抿了一口之后,对着林清好道:“清好,这里的酒水都是不错的,你尝尝,刚才你也没有吃牛排。难道是怀疑我在里面药了吗?”说着就将林清好面前的被子拿了过来,倒在另外一个空的杯子里面一饮而尽,证明没有放毒药。

    林清好冷笑,没有说话,谁知道你到底是放在哪儿的?说不定是混合物毒药呢?那些宅斗里面怎么害人的方法。林清好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说实话,林清好在厌恶这个男人的时候,也是有些佩服的,这要是遇见墓离的话。早就直接甩手走人了!哪能还这么带着温柔宠溺的微笑看着你啊?那不是脑抽嘛!很明显这查尔斯先生就是脑抽了!

    林清好小小的囧了一,她这么想应该没事吧?哈哈哈!其实她很想大笑出声的,但是怕查尔斯直接把她给解决了,死的不明不白那就不好了!但是她最疑惑的是。为什么她家那两只还有没有来救她?

    这样一想,林清好的恐惧也小了一些,偏头看向窗户外面。此时她根本就不想说话,因为对面坐的人!

    “清好,我想你是知道的,这男人追女人的方法很多。但是像我这种人往往都只会用两种。你觉得会是哪两种呢?”查尔斯的声音很温柔很温柔,就像是微风吹拂而过,但是给林清好的不是温暖,而是寒风呼啸而过,冷得她直发抖。

    两种方式?哪两种?现在查尔斯应该用的就是温柔攻略吧?那么第二种就是……强硬?林清好不敢去想。不想去加深自己的恐惧,本来跟这么一个变.态坐在一起她就已经很有压力了,现在这人还偏偏在说一些风凉话,她就更加觉得这人太危险了!恨不得分分钟都想逃离!

    “……:林清好保持沉默没有说话,窗外的天气突变,乌云弥漫,难道是要雨了吗?林清好想着,就朝着窗外伸了伸手。查尔斯观察着林清好的动作,这人想要逃离!查尔斯修过心理学,对于一些简单的动作代表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他都能分析出来。

    而林清好此时伸出手,明显就是想要逃离!但是,这明显是不可能成功的!查尔斯淡淡地笑着,看着外面的天气道:“要雨了,清好你也不要着急,待会儿我送你回去就是,免得淋湿了生病了可就不好。”最重要的是,生病了肯定要去医院,而墓离身边的人一定会检查出来林清好身上有什么毛病,那么他做的一切就白费了,他当然不会让这些白费的!所以……

    “谢谢!但是还是不用了,我想待会儿会有人来接我的。”林清好淡淡道,心底烦躁异常,好想走啊!

    “清好,你应该还记得我刚才的话吧?这男人追女人有两种方式,而我现在送你回家就是一种方式,你不觉得吗?还是说你想要拒绝我?我想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查尔斯的目光停留在林清好的脸上,不肯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那带着笑意的模样,让林清好心底一冷,这男人是准备挖个坑等着自己往面跳吗?他真以为她林清好是那么单纯的人?

    但是她也不否认查尔斯这么说了之后,林清好心底的确多了几份凝重,眼神也有些警惕,这个男人这么阴晴不定的,谁知道突然间他要干嘛?而且这话里面的威胁之意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而且也不把那两种追人方式说明,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能猜得到是什么。但是就是这样,才让林清好觉得这个人不那么好对付,能猜到别人心底在想些什么。

    林清好反正觉得那两种方法她都不可能会喜欢的,对美男虽然没有抗拒力,但是对变.态还是有着基本的警惕。这个世界的人都是这样,林清好也能理解,就像是墓离跟林陌桀一样,也都是强硬的。弱肉强食,谁的拳头硬,谁的军火多,谁就是老大!

    有权有势之后,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看着别人无能为力的感觉似乎很爽,林清好不懂这些人的心理到底是在想什么!当然也不全是这样的人,但至少现在就有这么一个人坐在她面前。

    你都不知道他一秒会对你做什么,这人就是想要把所有他看中的都弄在手里,所有看不顺眼的都毁掉,所有比自己高调地都踩在脚底,然后宣布称王称帝,这种想法难道真的不变.态吗?

    “查尔斯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林清好偏头,声音里有几分诡异。

    查尔斯一笑,点点头:“当然可以,清好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说,你要知道,我对你是放得很宽松的。”林清好看着查尔斯笑得温润的模样,不知道我这话问出来了之后你还能不能维持你那笑容?林清好想着,估计是不能吧?

    林清好突然嗤笑一声道:“查尔斯先生在美国追女孩子也是这么有趣吗?”其实她想说的是,你在美国追女孩子的时候也是这么变.态吗?当然这话中之音这查尔斯听不听得出来也是另外一种说法了。

    查尔斯先是一愣,对于林清好觉得他这方法有趣他一时间还真不能确定他真是这么想的,唯一确定的就是,林清好肯定是话中有话,于是笑着道:“我想玩文字游戏这种方法,若是清好很喜欢的话,我到是可以配合。”

    查尔斯的话又让林庆壕疑惑,难道他真的猜出来了自己想的什么?应该不是吧?可能就是因为知道自己会话里有话,但是他又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这才故意这么说?想要套自己的话?

    “呵呵,查尔斯先生觉得我说的不是吗?”林清好笑的温温软软,一时间变化很大,查尔斯都没能看透,林小姐演起戏来也是一等一的好手,所以这两人暂时打了一个平手。

    “清好,我觉得你这种说法,似乎有些……”查尔斯懊恼地样子,若此时的主角不是林清好的话,可能会真的被骗到了。抬起眸子见林清好脸色都没有多变化一,查尔斯眸色里闪过深思,对于中文的理解的确是不够啊!

    林清好表面上看起来镇定,其实心底也在不断的大鼓,要是这个变.态猜出来了的话,今天自己是竖着进来的,待会儿恐怕是要横着出去了!那两只英俊的勇士为什么还不来解救自己?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