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送上,今天还有两更噢,一次吃个饱。

    “清好,我怎么感觉你面对我很紧张似的,你很害怕我吗?还是我长得丑吓着你了?”查尔斯将嘴里的糕点咽去之后,又抿了一口旁边不知名的饮料,擦拭了一嘴巴之后才笑眯眯地对着林清好道,笑容很温暖,可是林清好却觉得异常寒冷啊!这人还让不让别人愉快地生存了?都能轻易猜出别人的心思,这还让人怎么活啊!

    “清好,你放心,我说了对你不会做出格的事情就不会做的!你要相信我!我一向是很有礼貌的,特别是对我看上的人!”对于最后那么看上的人,查尔斯还加重了音量,然后对着林清好诡异地一笑,林清好离家搓了搓手臂。怎么感觉这夏天要变成冬天了,怎么就这么冷了!

    看着林清好的动作,查尔斯也不生气,似乎他的时间很空闲,能拿出这么多跟林清好周旋着。见林清好放手了之后,查尔斯又继续道:“难道清好其实你是希望我对你做些什么好?不然怎么脸色还是这么难看了?”

    林清好一怔,这个男人也能猜测人的心思了吧?这姑娘是把自己刚才的动作给忘记了,这查尔斯一说完她就做出那么不雅的动作。就算是查尔斯再大心中也是有几分怨气的,更何况这查尔斯压根儿就不是大的人?所以啊!这样怪不得查尔斯要这么阴冷了,本来还是准备来软的,可林清好好像对于这一套并不怎么认同啊!

    对追求者很有礼貌?不是说自己是第一个吗?这种矛盾性的说法他不觉得有问题?林清好暗自道。

    “清好,你不认同我的话吗?我觉得对你还算是很有礼貌的,你不这么认为吗?”

    礼貌?有嘛?

    从一开始就是强迫自己来陪他吃饭,哪里礼貌了?吃完了又不让自己走,这也叫礼貌?林清好还真是对于这个人的中理解能力无语了,她能不能说,查尔斯先生你要是觉得你的中不好。说英语也是可以的,我能听懂!

    “查尔斯先生,没想到你还是爱说笑的人!”林清好也是淡淡道,努力地将浑身散发出来的紧张气息给掩盖。怎么掩盖?那就是说话,越是冷静越是好。越是沉默地气氛越是容易暴露一个人紧张,这倒是跟别人紧张的方式不一样了。

    “清好,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爱说笑的人,我说的话大多数都是实话。”查尔斯笑着道:“其实,我们有很多见面的机会,身为墓总裁席秘书的你,我想谈交易的时候你一定是在场的。可是自从昨天我见了你之后,我就茶不思饭不想的,一直吃不。所以你看我刚才是不是胃口很好?”当然胃口好,因为这根本就是把这食物当成林清好来吃的,因为吃一口就看林清好一眼,只是林清好不能理解他这么变态的想法,猜不透而已。

    “是吗?我倒是因为见了查尔斯先生。胃口都有些不好了,怎么都吃不,跟查尔斯先生的状况有些相似,却又不同呢!”林清好浅浅笑道,目光和查尔斯对视着,丝毫没有让步。

    查尔斯的瞳色很特别,灰绿色的。若不是有准备。林清好一点都不意外自己会被攻陷,可是一旦有了准备,那也就对于这瞳色的抗拒力是不在话了。只是查尔斯本来一直是微笑着,此时似笑非笑,让林清好有些在意。这个人危险,只要是有一点变化。就让人很是在意。

    虽然眸色里面依旧是带着深情,也有几分宠溺,可林清好知道,那绝对是错觉。这个男人会演戏,或者说是这幅面具戴久了。要取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天色很暗,餐厅里面的灯光很暖,灰绿色的瞳孔更加让人惊艳几分,那斑斓的光线,让人忍不住想要入迷。

    “清好,你这么看着我,难道是觉得其实我就是你心中的白马王?”查尔斯眸色在林清好脸上打量,林清好突然这么看着他,让他疑惑地同时也多了几分心思,好像这个女人的心思也很难看透,总是以为自己掌握了她所想的,却没想到她说出来的话又是另外一种意思。

    “你想多了。”林清好别过脸,淡淡道,她只是觉得很熟悉而已,就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可始终想不起来,也许是因为外国人都长得差不多的缘故。所以看不出来吧,就像外国人看东方人,怎么看都是一张脸一i样。东方人看外国人也是如此,没有区别。

    “呵呵……”查尔斯轻柔地笑了两声,林清好却如临大敌,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开始紧张了起来。从她这么简单地对查尔斯进行了解,他不是一个喜欢大笑出声的人,通常都是那么温柔地笑着,可此时这么一声笑了出来。让林清好有种觉得自己被一种阴冷的动物给惦记上了,而这种动物就是她最厌恶的蛇!阴冷的感觉,那种在暗地里监视的感觉,很是不爽!

    林清好全身的细胞都在紧张着,“查尔斯先生,你什么时候能让我走?”她都佩服她自己了,这么紧张地气氛还能如此平淡地说话,而且还带着笑容。

    “林小姐跟墓离是怎么认识的?”查尔斯又扯到另外一边去,林清好皱眉,皮笑肉不笑道:“这件事情查尔斯先生应该查到过了吧?我想就不用我多说了,查尔斯先生应该一目十行的看过了,或者说是背来了。”

    “呵呵,清好果然是跟墓离一样,那么可爱,难怪……”查尔斯正笑着说着,又是突然一顿,意味不明地摇了摇头,林清好皱眉,这人说话留一半是什么意思?偏偏还是关于墓离的,让林清好有些心痒痒,对于查尔斯又厌恶了几分。最讨厌,那些说话总是说一半留一半的人,就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一样,而且这人说话明显就感觉像是跟墓离是旧相识一样,让林清好莫名地不爽!

    难道墓离跟着查尔斯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刚一想到这里,林清好就恨不得一掌拍死自己。就算是,那也是查尔斯单方面对墓离感兴趣而已,哪里是墓离同意了?而且,据她所知,也根本就没有这件事情发生。难道事情跟黑执事里面的一幕有点像?其实死去的是夏尔,活着的是少爷。

    林清好真心囧了,为自己的想法,这腐女还真是不是一般的喜欢天马行空啊!

    反正林清好就是有种错觉,这查尔斯像是跟墓离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的,而且怎么听着查尔斯的话里面都有着另外一层含义。这一个男人夸另外一个男人是怎么回事?虽然是和夸自己一起的,但是林清好却觉得其实这个人是想说墓离来着,重点根本就不是自己。

    难道说,其实查尔斯把自己拉到这里来就是想把墓离给迎来?还是说其实他对自己七岁的儿也惦记着?但是林清好却又觉得这查尔斯对自己也是有着那么几分心思,林清好是没有忘记家里那两只的话,这男人可是有些变.态的,喜欢玩幼女,幼童,还有长相清纯的。至于墓离,他家里都那么多墓离的照片了,肯定是不会将墓离放到一边的,那也就是说,他们一家人都被人给盯上了?

    还是同一个人?天哪!这还让不让她好好生存了?这个想法真是在她脑里面蹦开之后就已经收不回了,带着疑惑地惊悚,林清好看着查尔斯,声音有几分异常道:“查尔斯先生,我听你话中的意思,好像是很久之前就认识我家总裁了?”怎么都感觉是如此吧?

    而且,她也就是知道,墓离也就是因为之前墓老连上的线才跟查尔斯合作的,难道之前就认识?这不得不让她怀疑啊,因为查尔斯这人口气,分明就是这样啊!她真的是已经无语了,为嘛偏偏看上他们一家了?

    大大小小,男男女女都不放过啊!这是!造孽啊!林清好捂住眼睛,有些头痛地想到。

    查尔斯眯了眯眼,看着林清好不断变化了脸色之后,沉着声音问出了这句话,就笑得异常灿烂,这女人还真是聪明啊!不愧是能站在墓离身边的人,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些人。

    “林小姐怎么会这么问?”查尔斯锁定林清好的脸部,不肯放过一个表情。林清好面无表情,没有说话,在沉思着什么,查尔斯也不着急。对于这件事情就算她知道又如何?她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谁!那么怕什么呢?呵呵,他也根本就必要害怕不是吗?

    因为那个人是自己的,谁都夺不走,就算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和那个七岁的孩一样。他不介意尝尝墓离的儿是个什么滋味,或者可以这么说,他不介意尝尝他们一家人是个什么滋味。

    查尔斯嘴角一溜不经意地邪笑浮现,林清好侧目时看见,心底一惊。正准备说些什么,电话却响了起来,同时她也松了一口气。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