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中安静了那么几秒钟之后,林陌桀放筷对着墓离就点了一个赞,他家爹地果然是强大啊!不过这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爹地动手打查尔斯,林陌桀看了林清好一眼,自觉是跟妈咪有关系的。

    林清好变吃饭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林陌桀说了,林陌桀气得脸都绿了,这该死的查尔斯。竟然还想要亲他妈咪,不要脸!简直就是不要脸了,林陌桀使劲儿地将碗里的饭戳啊戳,林清好一副风轻云淡,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

    “妈咪,以后你还是不要单独出门了,我已经给干妈打了电话了,她明天就能回来。”林陌桀看着自家父母,说道,之前就给夏衣打了电话。毕竟夏衣的身手也不是谁都能对付的,让干妈在妈咪身边,他也比较放心一些。

    “嗯。”林清好也没有反对,这件事情她觉得墓离跟林陌桀的考虑是对的。所以对于他们的安排也没有一点排斥。就这么到了周一,夏衣也回来了一天,可这一天林清好连查尔斯一根毛都没有看见。

    就这么又过了一个星期,查尔斯这人就像是在a市消失了一样,这种情况不但没有让林清好松一口气,反而更加觉得危险了几分。若是一个敌人在明处,那么还好解决,但是在暗处的话,时不时地给你放冷针,让你防不胜防,那才是让人担心的。

    而且查尔斯这人明显地就是阴晴不定,难道是因为之前墓离揍了他,毁容了?所以一直不肯出来?林清好这样想着,就对着夏衣道:“衣衣啊,最近我总觉得这生活环境中有些异常,你觉得了?”

    “是啊!我也觉得,不过呢,我觉得这异常还是出在这花上面。”夏衣说着直接将花丢进垃圾桶内,这查尔斯是没有出现。不过这花还是每天都在送着。这也不送去家里了,就直接往公司里面送,这让秘书室里的几人都有些异常兴奋。毕竟知道这花可是查尔斯送的,而查尔斯那些风流帐。不是上等社会的人还根本就不清楚,所以在夏雨荷,周雪倪,张金芳,尹成兰,几人的眼中,这查尔斯还就是个白马王。

    除了夏雨荷不认同这段事情之外,其余这几人可是乐得看。这夏雨荷毕竟是知道林清好跟墓离一些内幕的人,而其余的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会乱想也是正常。最近有夏衣跟在身边。林清好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危险。

    但是这每天一束花她倒是真的看腻了,就算是喜欢玫瑰花也不是这么个喜欢法啊?更何况她这人还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浪漫元素的。看着夏衣明显地在戏弄自己,林清好平淡道:“我觉得可以把这花低价卖给别人,我们还可以赚一点。”

    “我的林大小姐,你这是多缺钱啊?让我家宝贝儿和他爹地把钱交给你可好?这样。你就不想要这些钱了。”夏衣无语道,这么多年了,这么个爱财的老毛病倒是一直都在,而且还有加重的意思,她倒是有几分无语了。这墓家也不缺钱吧?这墓离怎么也是个黄金单身汉啊!这钱都是在自己裤腰带里面的,这要是林姑娘开口,这墓离绝对是二话不说就拿出来了。

    这些都还不说吧。就说她家宝贝儿,那搞几个钱还不方便啊?这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嘛!偏得这么爱财,而且还是这钱。“不是我要说你,你赚这钱是什么意思?你要给我说清楚了,我立马就给你卖了。”等等,夏衣想到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林清好也是微微一笑。

    然后就见夏衣几步走到自己面前,凑到自己身前道:“我的姑奶奶,你不是又准备像在伦敦的时候那样吧?你可得考虑清楚,这可是查尔斯!查尔斯!不是别人,这玩笑可就开得有点大了。”虽然说他们并不怕查尔斯。但是查尔斯那人毕竟是最喜欢玩阴的,不得不防啊!

    “衣衣,我老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虽然现在还不清楚是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影响到我们集团,你要相信我的自觉,向来都是出不了事的。”林清好说着,最近的a市的确是过于平静了,平静地连风吹草动的声音都听不见,股市什么都很安稳,偏偏是这种安稳,才最是让人要注意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暴风雨前的宁静吗?夏衣看着林清好的样也点点头,这些事情她也都是看见眼中的,最近jk的确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脚。林氏跟慕氏结合,这综合能力本就可以跟jk一争高了,更让人注意的是,这查尔斯最近没来jk,但是慕天琪却回了慕氏,这件事情看来没有那么简单。

    之前林清好也有打电话给慕氏那边,准备了解一情况,但是电话却被林雪雪给直接挂断了。林雪雪的态让林清好莫名地觉得不安,依照她仅对林雪雪的了解,这个时候她打电话过去,林雪雪是绝对会抓紧一切机会打击自己的,可是她没有。这让她不得不怀疑,这在慕氏的根本就不是慕天琪而是查尔斯。可是这查尔斯为什么要隐瞒?这根本就说不通啊!虽然是小道消息,但是也有不少媒体知道这慕天琪跟查尔斯的关系,这么隐藏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管是我们担心也好不担心也罢,都解决不了大的问题。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看这查尔斯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毕竟就这么消失肯定是有一定的理由的,我想不仅仅是因为墓离揍了他一拳的缘故。清好,你要知道查尔斯的地位,那种伤分分钟都能解决。又何必要一个星期?而且按照你之前说得他对你势在必得的想法,那么他就不可能会放弃。查尔斯这人说到向来都是做到的,得不到就会毁掉。”夏衣转动着笔,眉间有着深思道,查尔斯这人的确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物。这次她又碰到了楚霸天,楚霸天跟她说了很多,也包括这查尔斯的事情,而且在国外看到的楚霸天,夏衣有种感觉,那才是真的楚霸天。跟在中国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在中国看到的楚霸天虽然给人霸道,但是那感觉就像是在虚张声势,可在国外看到的,明显就是感觉很不一样。

    而且连楚怜儿都不知道的是,当初夏衣第一眼看到楚霸天就认同他,并不是因为一时糊涂什么,而是她的记忆之中有这个人的存在,而这件事情。就连林清好她都没有说过,一来是没有想起来,二来这件事情她也不是有那么大的把握,所以才一直没有说。

    “但是现在jk的情况你也知道,资金已经开始周转不灵了。”最近的确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就是jk手的一个公司突然的倒戈,让他们亏空了许多,而且资金方面也有些紧张,照理来说是没有这么紧张的,可是这查尔斯偏偏这个时候消失。墓离也懒得去找,所以就一直拖着,这也就直接导致现金的周转有些困难。这jk也是头一次遇见了这么大的财政危机,而且最近慕氏生龙活虎地场景对于jk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打击,处处垄断jk的生意,而且还是以超低价格。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分明就是故意在为难jk,是报之前jk没有帮忙,还是私人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这资金的事情墓离本身倒是没有多注意,但是每次林清好看着财务部的人忧心忡忡地模样,也是被感染了一些。这墓老简直就是把jk往火坑里面推啊!故意将查尔斯这条生意线拉上,然后做甩手掌柜,让墓离去接手这件事情林清好本来就已经很是不满了。现在又知道,那公司之所以会倒戈也是因为墓老跟公司老总的夫人在商场发生了一些争执,而且有小道消息还传出了视频。林清好怎么看那李嘉怡都是故意为之,只是她一直没有搞懂这李嘉怡到底想做什么?这jk不是她先生的产业吗?这墓离不是她儿吗?

    她这么做究竟是有何用意?

    而且最近公司跟外面一些公司谈交易时,总是会被慕氏突然打断,而且慕氏也知道jk开的价码。这件事情连几个秘书都觉得奇怪,不知道这消息怎么被流露出去的,但是看墓离依旧是一副不紧张的状态,所以他们也没有过于着急。只是这宁静地日未免过邪门。

    虽然林清好知道这是墓离放手让李嘉怡去玩,但是对于这种方式她还是有些不赞同的,她也问了墓离,墓离笑笑道,这件事情他早就考虑清楚了,只是没有跟林清好说明,林清好也是干着急。夏衣看着林清好的样也是无奈的叹气,其实这件事情也就是墓离想要将墓老连跟拔起,不知道林姑娘这是在乱想什么,所谓关心则乱,估计就是如此吧!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