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林小姐,林清好,林姑娘,你就不要想这么多了好吗?你看你眼角都长了皱纹了!”夏衣一副实在是受不了你的样道,唉……这林姑娘偶尔为了一件事情钻进死胡同里也是很正常,可是有必要钻得这么深吗?这么明显的漏洞都看不清楚,这也还好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

    这要是其余几人也在的话,就有的好看了,这姑娘你在伦敦界的席秘书是花钱买来的吧?怎么给人这么不靠谱的感觉?这件事情只要稍微转个弯就能看懂啊!这姑娘明显就是转多了,一脑袋都不灵光了。

    “行了,行了,你也别嫌弃我了,我知道我现在是头脑有点不清楚。不过你等我自己想清楚了就好,你看你现在这副表情是有多么嫌弃我!”林清好掏出包包里面的小镜扔向夏衣,夏衣伸手就接住,功夫明显就不错,林清好笑了笑。

    夏衣照了照镜,左右对比了一会儿之后才道:“还是这么漂亮!哈哈哈,你就羡慕吧,你这个永远的十八岁。”夏衣说着就自己先笑了起来,这永远的十八岁还真的适合林清好,这副小模样实在是年轻了。不过这话千万不能让墓离听到,至于为什么,看看他们现在的装扮就清楚了。

    清一色的老处女装,但是她倒是觉得这种更让男人有欲.望,为什么了?因为禁.欲式啊!这老土是没错,可是也有着另外一种说法,虽然当时她也强烈的反对了。但是墓离给众人加工资的说法,立马就让办公室里面的几个秘书同意了,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夏衣也穿上了这一身衣服,而且还拍了一张给楚霸天发去,到现在都还没回信了。

    这也成了jk里面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谁都知道这秘书各个都是爱美的,可是这总裁身边的秘书们。却突然变了一种风格,虽然依旧是美,但是那种老土的装扮明显地有些让公司的老处.男们受不来,这比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站在面前诱惑力都还要大些。

    更奇怪的是。现在总裁跟秘书们都是同一时间班,七人成了一道风景线。而且每次总裁都是一副别人欠了他几万没还,他心情不好的样。不过这几万也只是一种说法而已,毕竟谁都知道jk跟墓家有那么一点关系,这几万算个什么,但是也都知道这件事情估计墓家那边也不会有什么表示。对于这些员工来说,这件事情他们总裁一定会解决得很完美。

    这么盲目的信任也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但是也有一些小心的,知道jk目前的情况之后递出了辞职信,不过那也是底层员工没有多大的关系。

    班回到家之后。夏衣也果断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林清好有些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墓离就可以了,谁知道她一进房间,这事儿就来了。楼,林清好接过送花小哥手中的花。然后笑眯眯地问道:“小哥,你们这花是怎么卖的?”小哥很是郁闷地看了林清好一眼之后,想着这花的确价格不菲就微笑得道:“小姐,这花的价格我不能多说,但是不低,是外国进口的。”

    林清好眼睛一亮,果然。然后就笑得更加温柔道:“小哥,我把这花半价卖给你,你在卖出去如何?”小哥先是一愣,随即也是一笑,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过,当直接从包里拿出几张毛爷爷递给了林清好。不好意思道:“我现在只有这么多。”

    林清好赶紧将钱接了来,微笑道:“没事没事。”只要不把花拿进里,就可以了,林清好拿着钱回到里的时候发现,两父的眼神都有些怪异。林清好笑着道:“怎么,我这方法又让你们不满了?”林清好的语气有些阴森,她收花的人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意见最大的好像是那两位吧?

    之前松了一次在家里来墓离直接给丢了出去之后,这果断送去了公司。虽然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又送到家里来,但是林清好肯定的是,刚才这两父肯定是想把那送花的小哥给丢出去。

    “你们不是不喜欢玫瑰吗?我现在卖了还可以用这钱来养家糊口,我错了?嗯?”最后一声嗯明显地带着威胁语气,林陌桀跟墓离对视一眼,没有说话,林清好赞赏地点点头,保持沉默就是最好了,有怨言也不要说出来,反正你们说出来了我也不会改掉,何必让自己找不痛快了?

    冷哼一声之后林清好就对着林陌桀吩咐道:“宝贝儿,你家女皇饿了,赶紧去伺候我的胃。”林陌桀无语地看了他妈咪那毫无形象的样之后,拉着墓离的手就小声道:“爹地我们还是去伺候妈咪的胃吧!”虽然不明白林陌桀这么小声是什么意思,但是墓离还是听话地跟着去了。

    看着一大一小的身影走进厨房,林清好这才皱了皱眉,虽然夏衣之前说了之后她也好好想了。可能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她也有些猜不透墓离的心思,而且这么大的动静,林陌桀是绝对已经知道了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动作。林宝贝也知道他家爹地的心思,不想让自己儿帮忙。

    所以林陌桀也一直没有明着出手,但是暗地里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林陌桀每天在家都是一副笑嘻嘻地样,让墓离心情也十分的好,所以林清好很庆幸这个世界上有了一个林陌桀,还能逗墓离笑。

    夏衣楼看见林清好的脸色,坐在她身边把电视机打开就道:“你看,这不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吗?你呀,得小心了,我看这小宝贝最近是越来越疼爱他老了,这天大地大妈咪最大都给忘记了。”

    林清好想想也是,最近墓离的脾气本来就不正常,时不时大吼,林清好坐在一边看戏的同时也发现了林宝贝总是凑上去当炮灰让他家爹地轰,这么一想之后,林清好的面色就有了微微的扭曲了,“你还真别说,我也发现了,这墓老大怎么吼他都不生气,这要是我多说一句,就又开始卖萌打滚儿了,你说我这养成一个乖巧的儿容易吗?就这么被墓老大给潜规则了?”

    “我想墓老大想要潜规则的也就是你而已。”夏衣无语道,这自家儿和老公也能用上潜规则这个词语?这不是要**了吗?虽然俩都是腐女,但是这么一幕还是不要出现在他们家身上,那可是岛国特有的产,这里就不需要了。

    “不过,这宝贝能这么久没什么动作,我也在怀疑啊!按照我们对他的了解,这家伙全是个爹控,怎么会任由那些人欺负他爹地?你说是不是他私底有什么动作没有告诉我们?”夏衣无聊地翻着电视台,然后想到什么似地就突然停了来看着林清好。

    林清好也是一愣,的确啊!林陌桀的话,要是欺负他们家的人都该直接去活埋了都有可能的,怎么会这么风平浪静的没有任何动作?想到之前林陌桀都是坐在电脑面前啪啪啪啪的打着什么,林清好就是一笑道:“这件事情我看没那么简单,这宝贝是绝对不会让他爹地受委屈的,你就看着吧。”说着神秘一笑,夏衣嘴角一裂,真是,卖什么关啊!

    林清好则是想到,林陌桀肯定是想在暗地里帮助墓离,毕竟墓离之前就表示了,不要走林陌桀那条生意道,老到儿手去混怎么都感觉不好听。而且墓离也有自己的打算,林陌桀愿意当他最后的王牌,他又何乐而不为,毕竟谁又知道,恐怖组织背后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在操纵?这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啊!

    “看到你这副模样,我就想起以前看八点档里面说的一句话了。”夏衣翻来翻去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电视剧,就直接按到动漫,进入二次元的世界。

    “什么?”林清好也看着动漫,八月虽然没有新番,但是七月的她们也没有来得及看,现在直接看完结的也好。一,四,七,十,这几个月份对于看动漫的人呢来说是很重要的。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夏衣叹气道,“看着你们这个模样,我也想要嫁人了,哎,林姑娘,你告诉我,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对于这个问题她一直就有很大的疑问,明明就是看起来郎有意,妻有情的怎么就不结婚?而且儿都这么大了,她就不信墓离没有提过这件事情。

    “提倒是提了几次,不过我看这事儿也不着急,我才二十四,墓离也才二十七,着什么急,倒是你楚霸天怎么回事?你那天不是说给他发了一张照片,他到底什么反应。”林清好直接将话题一扯,果然见夏衣不在执着自己的事情,想到之前照片的事去了。

    “唉……”夏衣叹气,语气有些无奈,“我跟你说,上次那来中国的楚霸天十有**是假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