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是打心底里相信简溪尘的,只要他说她就信,陌妃菀抱着简溪尘,很难得的享受这温馨的宁静。

    房间的窗户并没有关上,风吹了进来,陌妃菀将脸贴近陌医的胸膛,听着那动人的续。

    还好,他还是回来了,陌妃菀不止一次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道,有些不可置信。

    陌医从来没有和陌妃菀这么亲近过,他的呼吸微微有些沉重,陌妃菀听见陌医逐渐变深的呼吸声,心中温暖,这个人怕是真心对自己的吧?

    陌医不敢开口说话,他怕自己为因为这种激动而被陌妃菀察觉到什么,这样也好,能用自己的脸和她生活在一起,哪怕只是别人垫身也好。

    陌医的续声在他的沉思中慢慢稳定来,没有先前那么的快,抱着陌医的陌妃菀也听到了,她从陌医怀中扬起头,嫩的小脸上荡漾着的是幸福。

    陌妃菀也不过十七岁的年纪,如花般的年纪却总是穿着黑色的紧身服,将自己打扮的老成。

    陌妃菀的长发齐臀,她穿着的也是黑色的衣衫,在蜡烛光的印忖显得很是柔美,褪去了平常的狠厉与霸道。

    如今的她不过也是一个缺少安全感的女孩。

    十七岁,刚刚及併的女孩。

    本是呆在家中享受父母帝爱,可是陌妃菀却连自己都不记得是谁,又怎么能享受到这些?

    陌医想了很多,终于他伸出了手讲陌妃菀搂在怀中,这一刻,两人都是彼此的爱人,虽然她认错了人,可是对于陌医来说,就算是被认错,他也满足了。

    因为对于他来说,能跟陌妃菀在一起就是他最大的满足了。

    感觉到陌医将自己抱紧了,陌妃菀抱着陌医的手也在渐渐加紧,两人似乎都是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一样,那种感觉很是温馨。

    风吹了进来,桌子上的蜡烛火苗在风中摇摆着,房间内的空气都变得温暖。

    “简溪,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是吗?”陌妃菀将小脸从陌医的怀中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陌医,那眼中可爱的真挚让人心惊,竟是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全世界。

    “嗯。”陌医淡淡的回答了一个字,如果可以他希望能代替简溪尘在她的身边,如今他是不希望简溪尘回来的,可是现在简溪尘为什么没有在她的身边?他去哪儿了?陌医在心底想着。

    不回来也好,应该说是不回来更好,这样能和陌妃菀在一起的就只有自己,也只能是自己了。

    听到陌医的回答,陌妃菀咯咯的笑了起来,她很高兴。

    陌医将陌妃菀的小脸抬了起来,能清晰的看到陌妃菀眼中的幸福,他也高兴,可是也觉得悲哀,高兴的是现在陪在她身边的人是自己,悲哀的是她心中的人却不是自己,因为她的笑都是为了那个人。

    不是他,不是他陌医,而是他的弟弟,简溪尘。那个生来就比他尊贵的人。

    陌医今天想的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都出现在他的脑中,他却没有去思考为什么。

    陌妃菀笑了一会儿,突然间踮起脚尖,她比陌医矮上许多,所以她踮起了脚。

    一把将陌医的头拉,的唇瓣直接贴上陌医的,陌医楞住了,他觉得有些恍然,像是在做梦一样,是假的,陌医也只是一愣之后就反应了过来,可是他不敢有所动作,因为他不知道简溪尘和陌医是否也这样过。

    他的沉默让陌妃菀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以前的简溪尘早就开始主动反击了,可是现在的他确实愣着。

    陌妃菀停住了,她的唇瓣离开了陌医的唇瓣,有些奇怪的看着陌医,在陌妃菀的目光中,陌医没有办法和她继续对视,陌医直接将陌妃菀抱住,双唇立马贴上了陌妃菀的唇。

    蜡烛早就在风中熄灭,房间内是黑暗的一片,看不到两人的表情,陌医在陌妃菀的唇上面轻轻的撕咬着,陌妃菀只觉得心中一股很是怪异的感觉出现,难道是要继续那天的事情?陌妃菀如此想着,不知道为何这次她的心中却总是有着一种排斥的情感出现。

    “可以吗?”陌医开口了,他想拥有她,只想她是他一个人的,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陌妃菀沉默了。

    看到陌妃菀的沉默,陌医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高兴也有,失望也有。

    如果继续去,陌妃菀将会在今夜成为他的女人,那她就是完全属于他的了,可是陌医又很高兴,因为陌妃菀的拒绝,也就是明显的说明了她和简溪尘还没有到那种地步。

    也就是陌妃菀还是个处女,陌医是大夫,他虽然不介意女子是不是第一次,可是对于陌妃菀却有些在乎,而且现在知道两人还没有合房之后,他就更加不想放弃了,更何况,现在简溪尘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这几天陌医想给陌妃菀一个全新的感受,让她相信自己是简溪尘,只是一个名字而已,陌医不在乎,反正用的是自己的脸,虽然这张脸让他觉得厌恶,因为他讨厌的人就是自己的弟弟,简溪尘。

    对于简溪尘他不恨,可是却厌恶,他讨厌简溪尘的一出现就夺了陌妃菀的一切目光,他怕陌妃菀还记得那次的事情,在陌妃菀的面前不敢以真面目视人,可是他的出现,却让他觉得危险,这也是第一次看到简溪尘的狮虎,陌医想杀他的原因,那个时候的陌医没有想到自己心中对简溪尘的愧疚那么深,他始终没能手。

    在最后简溪尘的生命力即将流失完全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救他。

    陌妃菀在陌医的怀中已经熟睡过去,睡梦中的陌妃菀似乎有些不安,眉毛一直蹙着,像是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可陌妃菀的确是梦见了不好的事情,她梦见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简溪尘,两个都说自己是简溪尘,其中另外一个讲述了她们所在一起之后的一切事情,可是另外一个也一字不漏的说了来。

    陌妃菀紧紧的蹙了一眉,却见到站在自己左边的简溪尘正摸着他自己的脸,似乎想撕什么来。

    陌妃菀正全神关注的看着他,梦却突然间断了,陌妃菀醒了过来,对上了陌医的双眼,陌妃菀有些窘迫,竟然是站着在他的怀中睡着了。

    陌妃菀却没有不好意思,对着陌医一笑,牵着陌医的手朝床的方向走去。

    月亮已经看不见了,外面有些微亮,早起的人应该起床了,陌妃菀拉着陌医的手走到床边,陌妃菀帮着陌医褪去了外衫,她脱掉长靴和外衫躺了进去,讲陌医也拉了来。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