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离,你听到没有!你放开我!不然我们两个都会死的!你放开我!”林清好大声道,她已经听到了水声溅的声音,稍微一想就知道是瀑布,一直以来还觉得是个美景,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欣赏了。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拖油瓶,不然墓离早就可以逃脱了,一直是自己在连累墓离。墓离的这种做法就是将自己的命跟林清好的命拴在了一起,宁愿生存的机会变小,也不愿意放开林清好,林清好很感动,但是也很愤怒。

    “墓离,我求求你,你放开我!我不想要你死!你放开我!你不要管我了,你自己游走!”林清好快要崩溃了,明显地感觉到了瀑布就在不远处,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她不想墓离跟自己一块死。

    听到林清好带着哭泣的话,墓离的力气又是突然一爆发,直接用力将林清好逮到自己身边。林清好出神地望着墓离精致地侧脸,就算是脸色苍白的他也依旧是那么的霸道,也隐约透露出几分疯狂,林清好突然觉得他的执念很可怕,因为他接来的话:“除非我先死!”不然我绝对不会放手!

    透过水声将这话传入到林清好的耳中,那声音一直在她的脑海中徘徊,他在说什么?心头的震撼已经不能代表什么,林清好的眼睛酸涩地想要哭。却不经意地看见不远处不就是岸边吗?一直都在游着,却没有去看周围,也是他们的一大误区。

    林清好顿时大声对着墓离道:“墓老大,你看,是岸边,我们往那边游!”墓离偏头一看。顿时也是一喜,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江水虽然很大,但是也不宽。奋起气力来的话还是希望的。

    墓离顿时道:“待会儿我甩你上去,你自己用力。滚上去知道了没!”

    林清好顿时点头:“我知道。”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虽然一直在往边上划着,但是也在随着江水往面滑。瀑布的声音已经非常清楚了,近了一点的时候。墓离突然一用力就将林清好甩了上去。

    因为滑了一段距离,跟之前的想象有些区别,因为岸边有几棵树。林清好顿时脸色一喜,就直接抓住了一根树,回头却发现。墓离似乎没了力气似的在跟着江水往滑。心脏猛地收紧,动作快地将墓离还没有收回的手一抓,江水很急,又有冲击力。

    林清好本来气力也就不大,抓住墓离想要将他拉上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墓离也因为受了枪伤,游了这么长的时间失血过多。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失血过多,墓离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了,之前因为要让林清好活来。所以一直面前支撑着,但是现在,没有了后顾之忧。墓离根本就没有了力气。没有意思力气了。

    林清好虽然抓住了墓离的手,但是墓离自己没有动作,凭着她那点力气是根本就拉不起来的。而且林清好明显地感觉到了墓离根本就已经放弃了,正准备大声吼着的时候,却发现墓离苍白着脸抬起了头,对着自己一笑,“松开手吧,活来一个人总是好的。”那笑容很温柔,很宠溺。但是林清好却没有时间去欣赏,也没有时间去花痴。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她不想让他死!

    “你给我闭嘴!我不会让你死的!墓离。你给我听清楚了!你要是死了,我就带着儿子改嫁!”林清好顿时大吼出声,泪水已经弥漫了整个眼眶,微微一动就会顺着眼角滑。

    墓离一怔,虚弱道:“别哭。”

    “不想让我哭,你就给我使点劲儿!”林清好大声吼道:“你要是敢放手,我就立马跳来!”感觉到墓离准备松开手,林清好眼泪说掉就掉了来,却没有时间去抹,一边用力拉扯着墓离。

    “清好,你听我说,你的力气太小了,是没办法救我们两个人的。你现在放手,我们两个说不定都不会死,你要相信,好人不长命,坏*害千年,我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墓离的声音很平静,虽然已经近了一点,但是刚才江水一猛,又是拉开了,林清好都差点被扯了来。

    “墓离!你给我听着,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你要是敢松手,我就立马跳来。”林清好说着也就真的准备松开手,墓离的邪眸倏地一震,大声吼道:“你敢!你给我抓紧了!”

    “你吼什么吼!我告诉你,要我放手!除非我死!不然我绝对不会放手的!”这话中虽然是两层意思,但是墓离也依旧听懂了,因为林清好眼里的执着。就跟自己刚才的执念一样,让人害怕,也让人知道她的话绝对没有半分虚假。当扬起了苍白的唇,对着林清好笑道:“我知道了。”我怎么舍得你死,我活着就是为了保护你,你若死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墓离想到,说完,就真的爆发了力气,刚才也算是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一些体力。也还好之前锻炼的多,不然墓离这会儿就算是天生降也是没有力气的。林清好使劲儿的拉着,墓离也奋起身子抓住了另外的一根树,将自己甩了上岸。

    “啊!”林清好此时却尖叫一声,因为刚才用力过猛,小树断裂了。又朝着江水滚去,墓离顿时眼眸睁大,眼疾手快地就将林清好的手臂给抓住,扯到自己的身边,同时自己也是奋力上一冲,动作十分快,就像是电影里面的场景一样。

    两人趁热打铁上了岸之后,就往上爬,爬了好大一会儿,林清好没有力气了才停止。同时墓离也倒了身子,“碰!”的一声,墓离摔倒在地上的声音,林清好本来还在恍惚着,也这一声给惊醒了,回头就发现墓离的衣服全是一片血迹,而且他也晕了过去,伤口一直都还在流着血。

    “墓离!”林清好三步做两步就跑到他身边,刚才她体力多一点,走得远一点。林清好叫了好久墓离都没有半点声音。做了人工呼吸之后,林清好又压了压他的胸膛,却发现压了之后流血更多了就停了动作,站起身子开始焦急地在原地打转,这地方看起来十分偏僻,一个人影都没有,林清好也不敢随意走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