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急的在原地不停地打转,这个时候,墓离竟然清醒了过来,看着转圈的林清好就是一阵头大,虚弱叫道:“清好,你能不能别转了,我头晕!”声音很是无力。

    林清好听到墓离声音的一刻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却没有想到转身发现墓离真的清醒了过来。就蹲身子,想要将墓离给扶起来,却因为那边上流淌地血迹,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你醒了?这……”

    “帮我取出子弹。”

    “我吗?”

    “怕吗?”

    林清好吞了吞口水说不怕那是假的,虽然上次给楚怜儿试验了,但那毕竟是整人跟救人还是有区别的啊!而且墓离这么平淡的口气,让她有严重的怀疑,这人是不是因为疼痛傻了!

    墓离见林清好沉默,就咬着牙忍受着,浑身都是湿漉漉的,额头的冷汗也一滴一滴地往落着,林清好深呼吸一口之后,眼神坚定道:“不怕!”墓离笑了笑,虚弱道:“你把我西装内侧里面的刀拿出来。”

    “行了,你别说话了,我自己来。”林清好说着就去翻墓离的口袋将瑞士刀拿出来了之后。轻轻地把墓离翻了个身子,这才看到他背后的伤,上面受伤的部分很大,因为江水泡了这么就都已经开始在泛白了。

    林清好呼吸了一口气之后,直接刀,快准狠就把子弹给挑了出来,然后赶紧就自己身上的丝袜撕碎,又将套服里面的内衬也撕了给墓离包扎好。当一切完了之后,林清好才大大的呼吸了一口,额头的冷汗顺着严加滑,墓离已经疼痛地昏厥了过去。本来就没有多大气力了,又勉强醒来,取出子弹。现在才晕过去已经算是难得了。

    将墓离半拖半抱着弄到一片干爽的地方之后,林清好这才敢走到远一点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干柴。学习一古人的砖木点火,搞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林清好才将火势弄燃,而且柴火有些湿润,不容易燃,林清好捡了很多放在边上烤着,一会儿就能用了,天气也渐渐黑了起来。

    林清好先是把墓离身上的衣服烤干了之后披在墓离身上。这又才进去找一些干柴。但是她也不敢走太远,担心墓离若是醒来看不见她肯定会担心,但现在一时半会儿肯定还醒不来。天也黑了,林清好心中也有些恐惧,但是想想墓离若是……她不敢往去想,只好坚定的迈着脚步朝着黑暗的地方跑去。

    一会儿之后林清好就拖着一大堆回来了,也还好这地方有些干柴不然就惨了。刚湿润的柴放在一边烤着,林清好上前摸了摸墓离的额头,这一摸就发现墓离发烧了,之前还在担心要是发烧了怎么办。没想到就真的发烧了。没有办法林清好就只好用着老办法,将上衣的西装撕碎之后只剩一件衬衣,打湿了放在墓离的额头上。给他降温,一会儿到江边,一会儿上去,十分危险。好几次林清好都差点摔了去。一身也都弄得黑不溜秋的,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

    折腾了一晚上,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林清好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无力地靠在墓离身边喘着粗气,艰难地伸出手摸了摸墓离的脑袋,然后笑了。总算是退烧了,这也算好的了。闭着眼一会儿就睡了过去。柴火已经熄了,林清好的衣服虽然已经干了。但穿得少,冻得瑟瑟发抖,只好抱着墓离的一只胳膊。

    林清好抱得墓离很紧,而且还一直往他身上蹭,墓离醒来的时候就看着林清好抱着他的一只胳膊,皱着眉头睡了过去,而且身体都是缩成了一团。一张粉嫩清秀的小脸上全是划伤的血丝和黑泥,看起来就像是只花猫一样。手里还拿着自己衣服的一块,丝袜也被撕碎了,鞋子也早就在江中挣扎的时候掉了。一双修长白嫩的长腿上,全是被树枝划伤的痕迹,看得墓离直皱眉。

    看着林清好的小脸,墓离抬起另外一只手在她脸上划伤的痕迹周围抚摸着,一双邪眸里面闪过令人心动的光泽,嘴角微微扬起全是满足的笑意。因为林清好抱着自己的一只手,墓离也不好有太大的动作,但是维持一个动作也有一会儿了,身体也够僵硬的,就稍微动了动。

    没想到这一动却是把林清好给弄醒了,林清好唰的一站起身子,对着墓离就吼道:“墓离,我是不会让你死的!”说完之后才发现现在的状况,就在她呆愣的期间墓离也站起了身子,一只手搭在林清好身上,他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墓离,你没死,你没死,太好了。”林清好差点哭出来,墓离靠在林清好肩膀上,虚弱道:“我怎么会舍得你而去死?要是我死了你可是要改嫁的!你这就是说要答应嫁给我了,我决定了,回去之后咱们抽个时间就先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林清好抽了,这人一醒来就是这种说法,不过她也没有反对就是了,当说道:“你能不能不要一天到尾都想着这事儿?你先告诉我你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伤口痛不痛?痒不痒……?”还没有说完便被墓离给堵住了嘴,林清好也没有说话了,声音吞了去,一会儿之后林清好红着脸看着墓离,看来是没事儿,不然怎么还想着这档子事儿?

    因为林清好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墓离的变化,呼吸有些沉重,林清好忙一把推了推墓离的身子,墓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林清好赶紧伸出手扶住他,没好气的道:“我说这男人都是半身思考的动物,你看你,都快要去见阎王了,还有心情想着这档子事儿!你是不是昨晚上发烧烧坏脑子了?”

    墓离顺势就把所有的力气压在林清好身上,压得林清好身子一歪,墓离笑着道:“你放心吧,你老公我还没这么容易死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