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看着墓离,墓离顿时以掩耳盗铃之势将林清好被一拉一扯就直接抱在了怀中,而且还是以一个非常容易被河蟹的姿势,最为关键的是,林姑娘穿得是裙子,因为这个姿势,顿时就拉高了许多,林清好顿时就红了脸,也有些微囧了。

    要不要这么一个姿势?她都不敢乱动了,心跳的频率也加大了。

    “墓老大,这个姿势好别扭,你能不能先放我来?”林清好脸色微红道,墓离顿时摇头将林清好抱得更紧了一些,两人的身子紧密地贴着,林清好脑子一就乱了,瞬间脑补了好多动作出来,脸色就更加红润了一些。

    “墓离,你听到我的话没有,你放开我!”林清好挣扎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却无奈墓离力气太大将她抱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办法动。而且林清好也不敢太大幅度的动,这中情况可是最容易擦枪走火了,所以她也是很心惊胆战的啊!这要是突然某个秘书进来看到了这场面,她还要不要活了啊?

    想想就觉得很是玄幻,连推了墓离几,墓离都还是紧紧地抱着她,没有动作,林清好也是泪流满面了。

    “墓老大,这要是雨荷他们进来看见了不大好,你先让我起来。”林清好说道,墓离却是笑道:“那你告诉我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就让你起来。”林清好就无语了,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回答今天是什么日子,所以才这么耍流.氓吗?想想也是醉了,墓离你要不要这么幼稚?

    “你!”林清好愤怒,但是最后也是无奈道:“我知道,你生日嘛!我知道的,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就想逗逗你。”林清好软了语气道,墓离听到林清好这么一说,顿时就将林清好的小脸抬起。见到上面的表情真挚,二话不说就吻了去。林清好先是一愣,但也没有反抗,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擦枪走火了才好啊!她倒是闲心情的想到,这会儿要真是……那也太……那啥了吧?

    墓离紧紧地将林清好的脑袋固定着,林清好只觉得呼吸就困难,加上就是那么个河蟹的姿势,所以林清好没有坚持几分钟就直接瘫倒在墓离的怀中了。墓离动情也是很快,林清好都能感觉到某个东西已经在开始耀武扬威地抵着她的大腿了。顿时脸色又是红了红。

    那种要爆炸的温度,林清好不陌生,时常墓离抱着她都是如此,很容易动情,而这个时候林宝贝总是会乱入。林清好默许了墓离的动作,但是墓离也知道林清好此时是情动,但是事后肯定会懊恼,也就将脑袋埋在林清好的脖子上,闷声道:“清好,我的礼物是想要你将自己送给我。好不好?”

    被情.欲渲染过的声音带着几分黯哑,几分诱惑,林清好的脑子里面很乱。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清醒了一。但是因为墓离停了动作,有些不满,在墓离身上有些磨蹭着,但也只是瞬间林清好就明白了眼前是什么状况,只好咬着唇瓣不说话。

    墓离见林清好沉默,就更加在她身上点火了起来,那副模样就想要是在这办公室办了她,林清好顿时一急,面红耳赤地推着墓离。声音带着娇媚道:“你让我来。”这种姿势,这种情况。几个人能清醒的说话啊?林清好腹徘道。

    “放不放!”林清好的声音里面带着几分愤怒,墓离却不放在眼中。而且林清好这幅动情的模样很好看,他像是怎么都看不够似的,就那么看着林清好,反正就是不放开,林清好乱动,却因为那份炙热而停止了动作,只好推着墓离,可墓离直接将她抱紧在怀中,这是推也推不了了。

    “就是不放!”墓离得意道,林清好顿时就是凑着墓离的耳朵给咬了上去,因为浑身发软力气也不大,就像是轻轻咬着一样,墓离的耳垂本就敏感,因为林清好这么一咬,差点就没有坚持住,顿时就直接将林清好丝袜给撕碎了,直奔主题而去。

    听到声音响起,林清好顿时一个激灵,倏地将双腿给夹紧,伸出手就将墓离的手给控制住,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力气,顿时娇嗔道:“你这个精.虫入脑的家伙!你给我放开!”

    墓离这个时候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拔了,哪儿能听林清好的?当就直接道:“把手放开!”声音里面的动.情已经掩饰不住了,而且那东西还对着林清好就是那么一顶,林清好差点叫出来声来,却极力掩饰住,抓住最后一丝理智对着墓离道:“你放开我,这里是办公室。”

    墓离不理会,照样在林清好身上乱动着,而且舌头时不时在这么啃啃那里咬咬,林清好死死地将牙关闭紧不肯发出一点声音,墓离却是轻笑着,林清好时不时不受控制露出来的声音总会让他莫名的兴奋。

    林清好是答好也不是,不好也不是,这是办公室,外面就是张金芳他们四人,而且十八和十二他们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进来,这种刺激让林清好浑身都没了力气,但是她也知道要真是在这儿做了,她起码好久都会低着头不好意思了,所以见墓离急了,林清好顿时也急了,就只好软着先吻住了墓离的唇瓣,然后学着墓离的动作坐着。

    林清好生疏的动作,让墓离的全身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得到她!要得到她!见墓离这幅模样,林清好吻了吻墓离的唇瓣,温柔笑着道:“你的生日是晚上哦。”

    “所以?”墓离挑眉。

    “礼物自然也是晚上拆。”林清好笑得乖巧,墓离也被闪花了眼,只好喘着粗气道:“当真晚上拆?”林清好顿时就点了点头,那副模样乖巧地令人有些奇怪,但是又不得不去相信他,当墓离也就将林清好放开了,林清好瞬间就站起了身子,拿起刚才没有喝完却已经冷掉的茶一饮而尽,她需要冷静一,刚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