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林清好一会儿之后,墓离才站起身子在林清好额头吻了一,然后飘飘扬上了楼,林清好看着墓离的背影若有所思。为何不趁热打铁吃了?若是墓离想要,她倒也不会拒绝,不过错过了这次机会之后,那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想着也站起身子,关掉电视,是该睡觉了,都第二天了!

    早上,林清好还没有睡醒,迷迷糊糊的电话就响了,接了电话之后林清好才发现这电话是从国外打过来的,而且还是夏衣打来的!这段时间夏衣都消失了,所以林清好接到她的电话一就给吓醒了。

    但是更多的却是懊恼,爬起来了之后,林清好语气也有些不好,“我的夏衣大小姐,你知道我这里是几点钟么?跟你那边有时差的好不好?你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干嘛?要回来了?”

    那边电话里很吵,林清好没弄清楚状况,只听到夏衣笑嘻嘻地道:“亲爱的,几天没有见我,告诉我你想我了没有?对了告诉你一件大事情,那就是温暖那妮子竟然结婚了!结婚了你知道是什么吗?竟然没有通知我们两个就结婚了!而且她孩子还跟你家宝贝儿差不多的大!”

    “什么?温暖结婚了?还有孩子了?”林清好甩甩脑袋,不是吧?温暖动作这么快?那这几年也没见她说孩子的事儿啊?从天上掉来的?

    “别这么惊讶,当初我听到的时候可是挺淡定的,你要想我们俩的身份,摆在那里,温暖这妮子能是多正常的人吗?还有,你怎么都没有给我打电话?昨天还就说了那么几句就挂了。而且还是大半夜打过来的!”

    林清好顿时就无语了,大清早的就不能说重点吗?当揉了揉头发,有些不耐烦地道:“我说亲爱的。你今天打电话来的重点是什么啊?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事情?”

    “好嘛好嘛!”夏衣顿了顿才道:“我这不是听说墓总裁被人给盯着了吗?就想问问这人现在还活着不,哈哈。有没有好好生存来,这两人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你们可要注意了。”说着还怪笑两声,而且林清好总感觉像是听到了自家宝贝儿的声音,就疑惑道:

    “夏衣,你回a市了吗?是不是跟宝贝儿在一起?我怎么感觉听到了他的声音似的!”

    “我说你是不是没睡醒出现幻听了?麻烦你看这电话是从哪里打过来的好吗?我这里男人倒是挺多的,小孩子倒是没有。”林清好顿时就无语了,你打电话感情就是想看看我家这位死了没?这是闺蜜吗?这简直就是仇人嘛!林清好挂了电话之后也睡不着了。脑子里面也有些乱,好像什么事情都乱在一起了,而且她明显就听到了宝贝儿的声音来着,而且叫道是干妈,但是这电话归属地又是在国外,林清好顿时也是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清好烦躁的大闹了几声,杰克几人都是一愣,夫人这是怎么了?

    林清好的声音刚落,这个时候房门就被猛地给推开了,林清好顿时被惊讶的一个激灵。不就是乱叫了两声么?有必要来得这么及时吗?坐起来,看着面前的墓离,林清好也是醉了。这浑身湿漉漉的是去打了水仗的?

    一件白色的t恤套在身上,头发湿漉漉的,水从上面不断滑,打湿了一副,胸前两颗小小的红色若隐若现,随着走动的姿势动作,林清好睁大眼睛看了看之后,顿时捂住了眼睛,妖孽啊!这是干嘛?大清早的来诱惑自己?不是吧。孩子你到底搞错了没有,这样子不好啊!

    一只手捂住眼睛之后。透过缝隙林清好看着墓离不断地朝着自己靠近,当就摆着手道:“你不要靠近了!大清早的你不睡觉跑到我房间来干嘛?昨天晚上是你自己没有把握到机会的不能怪我!”虽然大半夜的吃了点蛋糕也算是生日。其余也没有生日礼物,但是林清好依旧是理所当然的说着。

    “睁开眼睛吧!该看的不该看的你都看过了,而且还用过了,现在害羞已经晚了。”墓离直接走上前一把就将林清好的杯子给掀起来丢一边去了,抓住林清好的手腕就逮着往外面走。

    “喂喂喂,墓老大你干嘛?大清早的你拖我去哪儿?你好歹让我穿上衣服好吗?这样出去……”成何体统?要是被杰克几人看到了还得了?林清好瞅瞅自己身上清凉的装扮。

    “跟我走就行了!”

    “你不说去哪儿,我就不去!”林清好使劲儿抓着床边。

    “帮我洗澡去。”

    “啊?”林清好一个不留意就直接搬到了,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怒瞪着墓离,墓离也是无奈松开了手,然后看了一眼林清好的腿之后笑笑道:

    “你放心,就算你瘸了,我跟宝贝儿也不会嫌弃你的,我会好好养着你的。”说着还揉了揉林清好的脑袋。

    对于墓离这种抽风的行为,林清好很是不能理解,就冷笑着道:“墓老大,你是不是自己没有长手啊?为什么洗澡还要我帮你?在说了,你身边还有那么多人啊!十二,十八,杰克,杰西,j,m,都是,找j最好了,他是医生,你找我干嘛?我又不会!”说这么多林清好反正就是不想去。

    “说这么多就是不想帮我洗澡了?”墓离笑着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身边那么多人为什么要我去?我还想休息一会儿!”林清好一点都不给面子的说道,这墓离最近是越来越喜欢为难自己了,偏偏自己也是上当了,这次绝对不妥协了!

    “他太笨了,不会!”墓离笑着道,林清好顿时就无语了,j是医生还不会?那自己这不是医生的就会了?这是哪里来的笑话啊?真是一点都不好笑!

    “我不要!”

    “我的伤口是不能碰水的,你动作快点,换了衣服就过来帮我洗澡。”墓离说着就转过了身子朝外面走去,嘴里还嘟囔道:“男人给我洗澡?妈的,这是要恶心死我是吧?”

    林清好听到他嘟囔的声音之后,还是站起了身子,换了衣服之后就朝着外面走去,虽然不愿意娶,但是墓离说得也是事实,要j给他洗澡怎么都是怪怪的感觉,再说了。以前在意大利给他洗过,就当是给雕塑洗澡算了,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走到墓离的卧室之后,林清好就直接朝着卫生间走去,墓离已经将刚才湿漉漉的衣服给脱了。露出了上面的伤疤,背上的伤疤有点粉红,但是也狰狞地可怕,缝了很多针,这也是拜林清好取子弹时不会的缘故。

    而墓离这人又不爱用绷带,出院之后就只是上了药,缠了一点就在也不肯缠了。林清好看着墓离那出了狰狞的伤疤之外的好身材,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之后,装作无所谓的走了过去,只是面色也有些红了,边走还边无所谓地道:

    “你到底是要我过来干嘛啊?你自己都能弄啊!还让我过来。”说着就有些抱怨的意思。

    墓离对着林清好一笑之后,就褪去了长裤,林清好瞪大了眼睛,这是干嘛?表演脱衣秀?墓离是背对着林清好的,所以林清好就直接看到了墓离的背面,结实的臀部,修长的双腿,精壮的身材,林清好不自然地别过脸,大声道:

    “我说墓老大,你这是要表演脱衣秀么?我还在这儿了,能不能不要脱得这么彻底?”连内.裤都给脱了,林清好也是醉了,而且这人不回答自己,一笑之后就直接迈着长腿进了浴缸里,林清好嘴角一抽。这是不需要自己了?赶紧就转身准备溜出去。

    却又被墓离给叫住了,“你要去哪儿?”

    “你这浴缸我记得没错的话,是自动的,那么也就不需要我做什么了吧?那我还是去睡会儿,反正还没到上班时间。”林清好连身子都没有转过来,因为她怕被美色给诱.惑,一子就给答应了。

    “我是让你给我擦背。”墓离淡淡道,林清好这才转过身子,瞅了瞅墓离身后的伤之后,这才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将原本想到的台词都给咽了去。走到浴缸一边拿起毛巾小心翼翼地给墓离擦着背,生怕弄到了他的伤口。

    林清好小心翼翼地擦着,墓离闭着眼睛享受,不到两分钟墓离就皱眉道:“不要用毛巾,感觉不舒服。”

    林清好的动作一顿,嘴角一抽,让别人给你服.务能不能不要这么多的要求?但是想归想,林清好却还是道:

    “那你要用什么?”刷子吗?不好吧,这娇嫩的肌肤估计一会儿就被毁坏了,那到底用什么?

    “用手。”林清好愣了,用手?神经啊?不累吗?虽然停顿了一,但是林清好也知道毛巾有可能会把水弄到伤口里去,也就直接把毛巾丢在了一边,将长袖衣服一挽,就直接上爪子在墓离的背上胡乱的动着。(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