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一面用爪子给墓离洗着,一面不断的咒骂着墓离,这是神马怪癖?要认用手洗?虽然知道这用毛巾不方便,很容易将水弄到伤口上,但是用手洗澡那得洗到猴年马月去啊?

    墓离闭着眼睛,虽然昨晚上没有吃到肉,但是林清好现在的服.务他也很是满意。背上两只细嫩的小手不停地乱动着,让他舒服的眯了眯眸子,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墓离心情不错。

    水温开得比较大,而且还开了暖气,整个卫生间里面都充满着温暖的气息,让人有些想要睡觉,墓离没有说话,林清好认真的洗着也没有说话,两人都想着自己的事情,一时间卫生间里的浴室很安静,除了水声响起就没有多余的声音。

    “呜呜呜呜……”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林清好无奈一笑道:“墓老大,我先接个电话可以吧?”墓离点点头,林清好这才拿起干的毛巾擦了擦手上的水,然后接通电话,站在一边。

    电话是夏衣打过来的,她说,她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林清好就笑着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这么激动?难道把你那所谓的情敌给解决掉了?”

    “是啊!你是不知道,我不止连她解决了,我还发现她肚子里还有别的男人的孩子,竟然还说是楚霸天的,然后……哎……”夏衣微微叹了一口气,想到之前的事情,就觉得一阵恶寒。

    事情是这样的,夏衣去了西班牙之后,发现楚怜儿竟然不是楚霸天的亲妹妹,而他的亲妹妹是另外一个女孩子,此时这个女孩子正在医院中。楚霸天怕别人知道。就不敢去看,让夏衣代替她去看。

    几天之前,西班牙某医院内。夏衣知道自己未来的额小姨子另有其人之后,就去医院探望。夏衣去的时候身边都是跟着保镖的,几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跟着夏衣进去医院,吓得值班的门卫都不敢说话,直到夏衣温柔一笑用英语问道:“叶一茜在哪个房间。”

    门卫害怕的抖了抖之后才说道:“现在已经过了探病时间了,请你们明天再来吧!”黑衣人听完这句话就是一瞪眼,门卫立即换了个说法,陪着笑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你们去吧。”

    夏衣带着几人进去了之后就直接朝着值班护士走去。引起值班护士的注意之后,夏衣就直接冷声问道:“叶一茜在哪个房间?”

    “406”护士一看这架势,二话不说就直接查了房间说了,夏衣立即就带着几人走了去,坐上电梯之后到了六楼,夏衣找到了叶一茜的病房,轻轻地将房门打开,却发现叶一茜躺在地上,当心脏就是猛地一缩,对着身边的人道:“马上叫医生!”然后将叶一茜扶了起来。叫道:“喂,你醒醒。”暂时夏衣也不知道该叫人家什么好。

    不一会儿值班医生就跟着其中一个黑衣人过来了,将叶一茜放到病床上了之后就开始给叶一茜做检查。夏衣也是担心地站在一边,要是叶一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就不好了,最关键的是……怎么连个看护都没有?

    正检查着,另外一个护士却又叫道,莎莎里拉小姐也有些不舒服,夏衣一听这名就愣了,莎莎里拉?不是楚霸天的未婚妻吗?孩子?是谁的?难道是楚霸天的?夏衣这么想着就直接拿出一把枪指着医生的脑袋道:“不准过去!”医生一看到枪就动也不敢动了。

    这个时候叶一茜也转醒了过来,扯了扯夏衣的衣服。柔声道:“你是夏衣吗?我哥哥的女朋友?”夏衣收了枪蹲身子,对着周围几个黑衣人示意。不准让医生出去,也不准让其他护士去叫别的值班医生。看着叶一茜虚弱的样子,夏衣就点头道:“嗯,我是夏衣。”

    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叶一茜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夏衣留几个黑衣人在这里守着,她去看看莎莎里拉怎么样了,也知道了刚才是因为莎莎里拉,叶一茜才会昏倒的。

    到了莎莎里拉的病房之后,夏衣看着莎莎里拉虚弱的样子,就冷声道:“莎莎里拉很久之前我就提醒过你,不要惹到我身边的人,你总是学不乖,这次我也就顺便告诉你,要是你再不听话的话,我就直接解决了你。我想你们皇室失去了你这一个公主也还有十几个公主,是不可能跟我们对着干得吧?”看到莎莎里拉瞪大了双眼,夏衣一笑就道:“不过,你放心,我现在是不会对付你的,因为你的对手不是我,会有人收拾你的!”

    说完,夏衣也不愿意在这病房多待,转身就走了出去,身后还传来莎莎里拉绝望的声音,夏衣可不管这些,留两个黑衣人就冷声吩咐道:“不准让人进去,但是也别让这个女人死了!”死了就没得玩了不是吗?夏衣冷笑着、

    “是!”两个黑衣人同时道,一左一右的站在了门口,就像两个保护神,可惜他们却不是保护着莎莎里拉,而莎莎里拉一个人在这医院也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其余人都不知道她怀孕了,更不知道她在医院。

    莎莎里拉看着夏衣的身影远去,大叫着:“夏衣,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的,这个孩子对我很重要!夏衣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我可以离楚霸天远一点,我离他远远的,你放过我,救救我的孩子!”

    可夏衣已经走了,莎莎里拉也感觉到了肚子中的小生命慢慢的流失,眼神也逐渐变得空洞了起来。原本跟楚霸天就是楚怜儿教唆的,她是不愿意跟夏衣为敌的,为什么夏衣不听她解释一?为什么不救救自己的孩子?这并不是楚霸天的孩子啊!她也没有想着要跟着楚霸天!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夏衣回到叶一茜的病房之后也知道了叶一茜也怀孕了,而且医生还说道,之前那位小姐跟叶一茜的老公好像有些牵扯。那位小姐时常来找叶一茜闹,只是叶一茜性子弱,时常都被弄哭,夏衣震惊的同时也被吓着了,那这么说,那孩子不是楚霸天的孩子?那……

    想了想夏衣又甩了甩头,莎莎里拉对付自己还好,若是对付叶一茜的话,楚霸天肯定也不会放过她了,更何况现在楚怜儿已经被软禁了,想帮忙也不大可能,而且莎莎里拉也联系不到外面的人。

    叶一茜的未婚夫冷亦然来的时候,看到门外的黑衣人也是一愣,但是担忧的他立即就对着黑衣人大吼:“让开。”

    这个时候夏衣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对着冷亦然道:“这位先生,我想之前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虽然叶一茜是你的老婆,但也是我的家人,你若还想在西班牙混去的话,就仔细斟酌一你现在该做什么!”

    “你是谁?你们是什么意思?我见我自己的老婆还需要跟你们打声招呼吗?”冷亦然的口气很是不好,他的身份也不低,对上夏衣也不见得落在方,但是夏衣那藐视人的态度让他很是不满。

    夏衣笑了,笑得风华绝代,“抱歉抱歉,我忘了自我介绍一了,我是叶一茜的嫂子夏衣。而你的情.妇我若是记得没错的话,是一个公主吧?而且还是楚霸天的未婚妻。楚霸天这个人我想你一定不陌生,现在他正以莎莎里拉公主跟别的男人有染,怀孕流产这件事情跟皇室取消婚约,而且对于皇室女子的贞洁程度表示了怀疑要公开,你说你现在应该做什么了?”

    “哦,对了,刚才有件重要的事情还没有说,楚霸天就是叶一茜的哥哥,抱歉我们要将她接回楚家了,一切关于离婚的详细事宜,到时候会有律师联系你的,所以你现在就可以回了。”说着夏衣就准备转身回病房,几个黑衣人也同时上前一步。

    “我不会同意离婚的!”冷亦然看了病房一眼,然后对着夏衣冷声道。

    夏衣顿时转过身子,冷冷地看了冷亦然一眼了之后,挑眉道:“不想离婚?你是准备和莎莎里拉一起在陷害叶一茜吗?”说着浑身的冷气不自觉的外露出来,几个黑衣人也同时将冷亦然给围了起来。

    看到周围的状态,冷亦然从容淡定地道:“这位小姐,我知道之前都是我做得不对,我这次来也是跟茜茜解释清楚的,请你让我进去好吗?我想当面跟她说清楚!”声音很是诚恳、

    夏衣冷哼一声:“要跟她说什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说莎莎里拉的孩子才是你的?你不要以为你做的一切事情我们不知道,本来想着茜茜喜欢你,这件事情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想要将茜茜赶出冷家,现在是我在这里,你还能站在这儿,等楚霸天来了,你就拿着你的命来恕罪吧!你以前欺负茜茜没有背景就算了,怎么现在还想要继续欺负?你当我夏衣是吃素的吗?你当楚霸天是个死人吗?我告诉你,有我们在,你休想在打扰茜茜,这孩子,我们楚家还是养的起的,就不必你费心费力了!”

    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关上病房门之时传出来一句话:“若是这个男人敢前进一步,你们就开枪废了他的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