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某医院里,莎莎里拉虚弱的躺在病床上,两颊边还有未干的泪水,双眼红肿,脸色苍白,一双空洞的双眼出声地盯着病房的天花板。

    她的孩子没了,她求了那么久才有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没了,冷亦然现在也坐在病床边上,看着脸色苍白的莎莎里拉,又想着那边不肯见自己的叶一茜,心中就是一阵烦躁。刚才那叫夏衣的女子说话太过于嚣张,但是若叶一茜真是楚霸天的妹妹,这件事情还真的不好解决,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这莎莎里拉原先的孩子就是自己的,而给楚霸天带绿帽子的也就是自己,这样想着,莎莎里拉这孩子也正是走的时候,不然自己还得亲手将他弄死,那才叫真的不好。

    “拉拉,这件事情不怪你,你还年轻,孩子没了以后可以再有!”冷亦然说完之后就握着莎莎里拉的手,给她安慰。

    莎莎里拉这个时候才抬头看到冷亦然,眼眶又是一红,挣扎着身子道:“亦然,是夏衣!是夏衣那个女人害死我们的孩子的!是那个女人害我流产的!你要替我报仇啊!那是我们的孩子!都是她的错!”

    冷亦然心中一跳,还真是夏衣?这就有些棘手了,赶紧道:“拉拉,你是不是看错了?怎么会是夏衣?她跟你无冤无仇的,她为什么要弄掉你的孩子啊?”没有关心孩子已经不在了,而是关心夏衣为什么会弄掉自己的孩子。

    莎莎拉里难过的哭了起来,身子乱动着,乱打着冷亦然的身子道:“为什么你都不会担心我?为什么不会担心我?”莎莎里拉心中悲切,现在只有将楚霸天抱紧了,只有楚霸天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病房门被打开,几个黑衣人被留在了外面,莎莎里拉看着来人之后就挣扎着身子想要起来,而冷亦然面色也有些难看的站在了一边。楚霸天他自然是认识的,而且不陌生。

    莎莎里拉朝着楚霸天无助的伸出双手,哭诉道:“霸天,我们的孩子没了,我们的孩子没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能保住你的孩子,是……夏衣……是夏衣,是夏衣那个狠毒的女人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是她……是她!”看到楚霸天时,莎莎里拉突然大哭了起来,就像是要将心中的委屈全哭出来。

    冷亦然皱眉,刚才还说是自己的孩子,现在又这幅样子,当真让他觉得有些恶心。别过脸不去看莎莎里拉一眼,待会儿还是找机会看看叶一茜,等会儿这个楚霸天肯定也会去,而且……肯定会找自己麻烦。

    这样想着,冷亦然就站起了身子想要出去,“你去哪儿?”楚霸天看了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莎莎里拉一眼之后,才将目光放在这病房里的另外一个男人身上。冷漠如刀的目光在冷亦然身上打量着,冷亦然全身细胞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小声道:

    “我不打扰你们叙旧了,我过去看看我老婆。”说着就准备往外面走,也不去看莎莎里拉变了的脸色。(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