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吱咯吱……

    慈禧斋的大门完全被打开,众人都循着声音看去。

    “吵什么。”女子的音色极为好听,那声音宛如清晨吹过山顶的风,冷冽中带着一份微微的清爽,干净得不染凡尘,听着就令人觉得高不可攀,不可亵渎。

    这女子的周身有一种淡而静的光晕,透出一种不可亵渎的圣洁。绝心也向后看去,这女子给他第一感觉是,清纯佳人,灵溪倾城。果然是一个美人啊!众人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她仅仅是穿着白袍,长以黑色的丝带绑在身后。一双秀气的眉毛,漆黑灵动的双眸,宛若山涧的泉水,冷冽中带着一丝干净,细看却如冰原上吹过的风,冷厉逼人。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流露着冷气,嫩的小脸,的唇瓣,的鼻子,连巴都精致得动人,五官无一不是最完美的杰作。

    这女子整个人给人一种倨傲,清纯冷厉,又高不可攀,不可亵渎的感觉。

    绝色的五官,却不会让人觉得妖魅,因为她一看就是无比自信又尊贵的女人,在绝心见过的女儿家中,从没有见过谁有这种逼人的气势,还有这种灵霸天,唯我独尊的霸道之气。

    女子白衣胜雪,墨带,绝代风华,在清晨的阳光中显得如仙人般耀眼夺目,真的是好一个倾城佳人,这慈禧斋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美人?众人都暗忖道,真的是极品啊!

    陌妃菀的这一出场,是惊艳全场的女子,她从一开门,站在那里,全世界都好似成了陪衬,她就成了这清晨唯一的亮光,大街之上的男女都不是见多识广的人物,但是长期都在街上,看到的佳人也不在少数。

    可她开门的时候,那出来的一瞬间,一片肃静,都被这种美丽震慑了,就连见惯了美貌之女的绝心和禾家众侍卫也都被震撼了,

    陌妃菀的眸光扫过大街之上的男男女女,也扫过了骑在马上面的众人,和站在慈禧斋门口的绝心,她穿的是陌医的衣衫,如今她已经是将陌医当成了简溪尘,只是她不知晓罢了,不过陌妃菀对于现在的他有种怪异的感觉,所以昨晚上两人并没有睡在一起,陌妃菀后来起身谁在了房间内的软榻之上,只是刚才起身之时,听见外面很吵,透着阳光看见了陌医白色的衣衫,便穿着了,她已见惯了别人这样惊艳的眼光,可是这大清早的却是头一次,而且还是穿着一种自己从未穿过的衣服颜色。

    禾叶看着风华绝代的陌妃菀,嘴角扬起一抹淫笑,这个女人不错,很适合他的胃口。

    “爹,爹,你这是怎么了啊?爹,你醒醒啊,爹……呜呜……爹,你说今天带我去吃大餐的,爹,你醒醒啊……”

    静谧之时,一个女孩哭泣的声音传来,陌妃菀的目光快速的定位,一个看起来十二岁的女孩子,一头乌黑的头发,梳着许多根又细又长的小辫子。雪白的瓜子脸,细长的眉毛闪动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流露出聪颖的光芒。

    可此时这双美丽的眼睛却是充满了泪水,无助的看着周边的人,没有人理会她,女孩名叫张佳人,家住在很偏远的城市,这次和爹爹来清水镇找亲人,可是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张佳人无助地看着周围的人。

    “爹……你醒醒啊,爹,你丢我一个人该怎么办,爹……”张佳人哭得很是凄惨。

    大街上本是安静了的又开始吵闹起来。

    站在慈禧斋阶梯上的一个中年男子指着禾叶的马说:“就是这个人,这个自称是禾家的管家的人,一来就打开杀戒,真的是没天理了!这个人不是好人,禾家的人也不是好人。”

    声音中的愤怒和不安所有人都听得出来,可是他还是开口了,他怕死,可是这个小女孩以后该怎么办?

    “是这两个人该死!”禾海木皱着眉开口道,他不允许任何人说禾家的不是,虽然在刚才的事情之上,禾叶管家动手杀人是错了,不该怎么做,可是他认为这些人该死,反抗的人都该是处死。

    “该死?你们禾家的人才是都该死,你们都是禽兽,连畜生都不如。”

    “是啊,太没天理了,这小姑娘以后可要怎么办才好。”

    “禾家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势力吗?”

    “那人家有势力你能怎么样,大人怎么还没有来?”

    “刘大人去圣都了,不然这种事情一发生,他早就带人过来,将这些禾家的畜生给撵出清水镇了。”

    人群中很多人都在说着,叽叽喳喳的,不知道是谁在开口说话,大街之上开始混乱了。

    陌妃菀站在门口,她说怎么没见刘成轩,原来是去圣都了,这样也好,只是这些人实在是太吵了。

    “我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陌妃菀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本来的好心情被这些人给破坏掉。

    陌妃菀双眸冷厉一扫,大街上的众人都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威压蔓延,有人就是有这样气势,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就能达到震慑的效果。

    陌妃菀的声音一贯的清冽,并没有什么情绪起伏。

    可是这么一句话却让绝心凉了心,这个人的声音就是无心记忆中存在的声音,那么深刻,他也只是能将其屏蔽,不能删除,难道这个人就是自己女儿的情敌,看来不能留着,绝心的脑袋低垂着,没人能看清楚他的表情。

    骑在马上的禾叶却是双眸瞬间睁大,脸上的血色尽褪,只感觉心胀痛得厉害,连头都胀痛了,一片空白,什么顾及不了,手脚一片麻痹冰冷,恐惧一阵阵袭来。

    禾叶看着陌妃菀的目光有丝恐惧,有一种得罪这个女子就必须死的强烈感觉。

    “刚才没发生什么事情!”禾叶极力想让自己变得冷静,却没能如愿,音线都起来,肥胖的身子已然开始僵硬。

    没发生什么事情?众人都觉得这个太垃圾了,敢做不敢当,看来这个姓禾的人,自称是禾家管家的人,是怕了出现在慈禧斋的这个绝美女子吧?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