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照射在清水镇的大街之上,微风吹拂过,有着一丝丝沁凉。

    慈禧斋的门口有很多的人,周围都已经被人群包围着。

    不于上百人,人多的地方去的人更多,这道理是一点都没有错的,自古不论男女都喜欢去凑点热闹,吵架、打架、杀人,这几个是最多的时候,哪怕如今还是清晨,也不例外,清水镇的人们都习惯早起,此时的大街已经被堵塞着。

    周边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在相互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些知道事情原委的人,都低垂着头,跟旁边问的人窃窃私语,咬着耳朵,互相说着自己的看法。

    众人一会儿抬起眼看看陌妃菀,真是一个撩人心弦的女子,果真是一位绝色佳人!

    她像一尊石雕一样,站在那里,老是那么个表情,不乐不忧,不急不躁,也不说什么,从开始到现在就只说了两句话,众人却都能感觉到她的心情很不好。

    “爹爹……”后来的人透过人群看向中央,一个小女孩蹲坐在地上,扑在地上躺着的男子身上,抽抽噎噎的哭泣着,很是凄惨。

    女孩灵秀乖巧的小脸因为刚才的哭泣桃腮泛红,笑嘴,但是那身段看起来实在是太过瘦小,看脸是十二三岁的年纪,那身子却像是七八岁的小女孩,脸上的稚气很重,清纯的模样,看得众人忍不住怜惜。

    陌妃菀站在门口见没有人回答她的话,脸色有些不好,站在那里,不言不语。

    她的沉默让刚才被吓着的禾叶瞬间又爆发了出来,他周边的侍卫也都是虎视眈眈的看着陌妃菀,在他们眼里,这个女子也是敌人。

    “怎么,美人,你想管这些闲事吗?”禾叶淫笑着看着陌妃菀,眼光不断的在她的身段上扫视着,那目光恨不得将陌妃菀吃进肚子里去。

    众人都听见了禾叶的声音,不由在心底大骂一声:“禽兽!”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小美人,想管这事也行,陪大爷我睡一觉……”禾叶和旁边的侍卫对视一眼,哈哈大笑道,他左边的马匹之上的禾海木皱了一眉头,这个禾叶太过于放肆了,简直是丢脸至极。

    慈禧斋门口的绝心脸色越来越黑,就在他准备动手之际,一道身影比他更快的闪了出去,在回过神时,绝心就看到禾叶的脖子间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大吃了一惊,这女子的动作好快。

    禾叶吓了一大跳,他感觉到陌妃菀的冷冽之气,脖子间的匕首吓得他完全僵住,“你……你想干什么……快点放开我!”

    着说完话又看向旁边的禾海木,对着他吼道:“你是瞎子吗?不知道保护我?”禾海木的脸色骤然阴沉,他是禾家的侍卫没错,可是一个管家还没资格让他来保护。

    陌妃菀冷笑着,坐在禾叶的身后,身子微微倾斜,看了周围禾家的侍卫一眼,“谁在废话一句,我废了他!”

    这个看上去不过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拥有这么快速的动作,在这些侍卫们的面前,气势却是逼人,看起来很霸气,加上她刚才露出来的那一手,闪电般的速度,连绝心都觉得震惊,大家也都清楚了,这个从慈禧斋出来的女子,怕是不一般。

    陌妃菀不想在这些人浪费精神,她本就一是一个不好说话的人,此时,陌妃菀坐在禾叶身后,收起匕首,冷声道:“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出清水镇,或者禾家灭门!”陌妃菀说话向来只直接戳进重点,这些人真的是浪费了她的好心情。

    陌妃菀的声音极清,但是却清晰的传进了周围的众人耳中,但语气中却无形的散发着一种威严,不容侵犯。

    周围的人准备说些什么,又咽了去。

    唰的一声,陌妃菀从马身上身而,落在小女孩额旁边,小女孩脸上还带着明显的泪记,此时正瞪大眼睛看着陌妃菀。

    看着女孩可爱的模样,陌妃菀直觉得好心情又来了。

    正是这个时候,绝心看了陌妃菀一眼,正准备离开,此时慈禧斋却又走出了一个人,绝心瞪大了双眼,这个人跟无心长得一样?!

    绝心看了一眼之后低了头,这人可不是无心,因为绝心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比无心的强大,无心的力量也很强大,只是还不完全,所以绝心才能控制住他,本是准备收他为徒,却没想到算出跟自己的女儿又关系,他才删除了无心的一些记忆,不能删除的也被屏蔽,但是只要碰见记忆中的那个人,就会慢慢恢复。

    绝心有些着急了,通过昨天他大概对无心有些了解,要是他在不出现,恐怕他会回来找他的,当,不在看陌妃菀和周围的人,悄悄的离开了。

    他刚离开,陌妃菀和陌医的目光却同时落在他刚刚站着的位置,又同时调开目光,对视在一起,相视一笑,众人只觉得,倾国倾城。

    “刚才那个杀禾家人的大和尚去哪儿?”人群中一道声音传了出来。

    “我刚才还看见他站在慈禧斋的门口,就这么一瞬间就不见了?”

    “大姐姐……你可以教我武功吗?我想报仇!”一道软软腻腻的女生传进陌妃菀的耳朵里,也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拽了拽,陌妃菀低眼看去,是那个爹爹被杀了的小女孩。

    看起来很是瘦弱,看起来是营养不良造成的。

    “你想报仇?”陌妃菀蹲身子,看着女孩眼中的镇定说道,这个女孩先前哭的很是凄惨,可是看见自己对禾家的人动作之后,却是不在哭泣了。

    “嗯,我想报仇,大姐姐可以帮我吗?”

    “那我直接帮你杀了他们可好?”陌妃菀淡淡的出声道,这个女孩眼中的镇定打动了她,就像当初的陌夭夭和陌其,而且这个女孩给她一种血水相溶的感觉,似乎是自己很亲近很亲近的人。

    “不!我要学习武功,我要自己报仇,我要亲手杀了那个杀我父亲的人!”小女孩特有的软软腻腻的童声中透露出认真和血腥。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