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到,虽说不是夏日,可是森林中的每一寸土地却都是被烈日烘烤的快要融化了一样。

    无心还骑在马上,禾心暖已经熟睡过去,无心骑着马朝着森林的深处前进,这片森林有些古怪,里面的树都是参天耸立,遮天的大树,枝叶很是茂盛,越往里,感觉到森林中的阴风阵阵,就是在大的日光也没能照射进来。

    一进树林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这树林中感觉死气沉沉的,连虫鸣鸟叫的声音也少了很多,可以说是没有!

    无心是和尚,他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脑中闪过相信之后,却又快的闪过不相信的想法,这两种想法都是一闪而过,让无心来不及是去深究,这种感觉就已然消失。

    无心相信这片森林中应该有一些神秘之处,这里他感觉有些熟悉,似乎是什么时候来过这里。

    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太阳的光纤完全照射不进来了,他骑着的马也开始慢了来,周围似乎寂静的有些匪夷所思了,马蹄踩在厚厚的腐叶层上发出吱吱的声音,在静谧的空气中一场刺耳。

    “唔……这里是哪里?”禾心暖睡醒了,她伸出手揉了揉眼睛,看清楚眼前的一幕时,来不及跟无心多说,从无心手中接过马绳就将马调转了一个方向,朝着来时的方向快的骑着马奔而去。

    这个时候的马匹很是配合,它也不喜欢这种气息,感觉像是潜伏中的危险一样,莫名的不安。

    马蹄声快速的响起,在无心两人的骑着的马刚起步的时候,突然一阵奔跑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由小至大逐渐接近,禾心暖有些着急了,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里是暗杀组织的地方,不能随便进的,要是平时也好,今天是群兽出击的日子啊,难道恩公不知道?

    “恩公,你来好不好,这马似乎不怎么听我的使唤,恩公,要快点,待会儿群兽来了,我们就没有办法出去了。”禾心暖的语气很是着急,她有些害怕了,她听到了一阵阵奔跑的声音离她们是越来越近。

    “……”无心没有说话,结果绳子,双腿一夹,骏马快的跑了起来,比禾心暖骑马的时候的速度不是快了一点,起码快了一半以上。

    无心能感觉到是老虎的气息,他的眼睛微微眯着,眼中寒芒一闪而过,似乎又回到了是鬼七的时候,诡谲阴森,桀骜不羁。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判断出来是老虎的声音,近了,无心和禾心暖都感觉到那奔跑的老虎离她们越来越近,禾心暖的手抓着无心的衣衫,有些害怕,女子对于未知的恐惧是非常大的。

    禾心暖抓着无心的衣衫得手越来越紧,老虎的奔跑声在它的身后掀起了一阵很大的旋风,旋风中夹杂着尘土与许多树叶,老虎似乎不止一只,而且,无心还听到了其他动物的声音。

    一个呼吸的瞬间,趁着空隙,无心回过头看了看,老虎离她们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的无心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时候的他庆幸刚才禾心暖将马掉头了额,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巨虎也太多了,竟然有几十只!

    马匹已经跑出了森林,无心的目光看向身后的虎群,虎群停留在森林边缘没有出来,在原地渡着步子,却是没有踏出森林一步,无心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些巨虎都不能出森林!

    “恩公,刚才好险好险,谢谢恩公你又救了我一命。”禾心暖抬起头对着无心说道。

    今天还真的是很刺激哎,不过她这算是跟恩公共患难了吧?禾心暖偷偷扬起眼角瞅了无心一眼,无心的头上光光的,不如叫恩公还俗好了?这个提议不错哎,禾心暖自顾自的想着。

    “恩公,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绝心给打断了。

    “你们跑哪儿去了,我都找半天了!”绝心站在他们骑着的马面前,不悦的说道,这个森林平时可以进去,但是今天他都不敢进去,这个无心竟然带着自己的女儿跑了进去,差点没把他给吓死,看到他们出来,绝心松了一口气。

    “喂……我说大和尚,你烦不烦啊,我跟恩公在一起关你什么事啊,你不要老是来烦人好不好,有多远给我走多远,真的是,没见过你这么凡人的大和尚,恩公,你不要跟这种和尚在一起了,会被带坏的,恩公,不然你还俗好不好?”趁着机会,禾心暖将自己心中的话也说了出来,俏生生的看着无心,等着他的回答。

    禾心暖看着无心的眼中尽是期待,无心就坐在禾心暖的身后,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无心皱了皱眉,了马,站在绝心身边,对着禾心暖开口道:“不行。”

    “不行?为什么不行啊!恩公,你为什么喜欢当和尚,那你先前为什么要救我了,别说什么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这样的话我是不会信的,恩公,你还俗好不好?”禾心暖着急了,看着无心了马,她立即也从马上翻了来,走早两人身边对着无心说道。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无心的语气中有着不容反抗的命令,旁边的绝心看着禾心暖脸上的委屈,嘴里突然念叨了一什么,无心刷的一蹲身子,捂着自己的脑袋,似乎要炸开一样,疼得厉害。

    “啊……”无心大吼着出声,眼中的颜色变得有些微红,禾心暖被吓了一跳,啧啧的后退几步,又发觉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妥,又上前走了几步,走到无心身边,轻声开口道:“恩公,你这是怎么了啊?”

    微红的眼睛看向禾心暖,那目光要是能杀人的话,估计禾心暖也活不久了,看到禾心暖走到无心的身边,吓得绝心赶紧又念叨了一,无心立马恢复了正常,眼睛也不红了,只是蹲着的身子还没有站起来。

    “恩公……”禾心暖看着无心,有些疑惑,刚才还是红色的怎么一瞬间就又变化了?真的好奇怪也,难道恩公是怪兽变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