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墓离那纠结的表情,林清好顿时就乐了,一边欣赏墓离的表情,一边凉凉道:“你这幅样子是不愿意上交吗?”她不会说我接受查尔斯什么什么的想法,但是……想要我接受你这件事情也就没门了!

    墓离看着林清好一副我就是威胁你就怎么样了,顿时就大声道:“不行,不行!”反应十分激烈,林清好顿时就乐了,使劲儿地压住心底的笑意,脸上带着几分哀怨,眼神也变得幽怨地看着墓离,然后幽幽地说道:

    “我看啊,你就是忽悠我的,不然怎么连这个都不肯交给我?人家都说,一个男人最爱一个女人的方式,就是把自己的所有东西都给这个女人。有人还说啊,这钱财乃身外之物,你怎么连这么一点钱都不舍得给我?还说你爱我,我看纯属就是忽悠我的。”

    林清好的语气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看得墓离嘴角直抽搐,这些都是哪儿看来的?

    “看吧,你还瞪着我,我都考虑嫁给你之后,你会不会有家暴了。我还是果断带着儿子寻找我的白马王子去,虽然这王子有可能是唐僧装的,那我就一直找一直找,你看你这么小气,一点都不肯给我。”

    “我小气?我不爱你?白马王子?”墓离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钻出来的,这女人也还好意思说?不就是没有把钱给她吗?不就是因为自己买玫瑰花浪费了钱吗?要找这么多借口么?墓离怒道:“你这个财迷,你都掉进钱眼里去了!”

    “承蒙夸奖!”林清好云淡风轻地吐出这么一句,然后微笑着看着墓离,那笑容是有多优雅就有多优雅,看得墓离一愣一愣地,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偏偏林清好就是要逼他,温柔地说:“那你到底是给我还是不给?”脸色十分认真,仿佛墓离说错了一个字,就玩完了一样。

    墓离瞪着林清好,林清好微笑着看着墓离。本来应该是浓情蜜意地,不知道为何到了他们两个这里,就是一片硝烟狼藉。这满层的玫瑰都开始收敛了自身的香气,生怕被人给毁了。

    沉默了那么一会儿之后,林清好依旧是微笑着的,而墓离的样子就像是斗败的公鸡。垂着头一副心不甘情不愿地样子,咬牙切齿地对着林清好道:“我给你,全给你。”这句话一出口,满室的压力瞬间消失,林清好笑得百花齐放,玫瑰们看起来也娇艳了几分。

    不过,看着这一层楼的玫瑰花,这也不是个事儿啊!倏地,林清好想起了一件事情,推开墓离就站起身子。抓起电话拨通了出去,墓离被林清好推得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等他想要去挂断电话的时候为时已晚了。

    林清好已经通知了一切,果然,这个财迷啊!而且还说公司财务紧张,今年的庆功就不办了。明年一起,今年,就每个员工班之后上楼来领玫瑰花。墓离快速地站起身子,想要说些什么,林清好却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jk通知事情的速度通常都是快速的,刚电话一挂断,不少部门已经收到了班之后去二十六楼取玫瑰花的事情。rs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