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离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唇角微微勾着,似笑非笑地看着黄总。而黄总则是直接对着林清好微笑道:“林小姐,不知道,我可有这个荣幸请你跳个舞?”说着还摆出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姿势。

    林清好顿时就无语了,要不要这样?你那一米五五的身高,跟我这一米六四的人跳舞?而且还是穿着七厘米高跟鞋的我?我说,孩子,你还是回家买个枕头洗洗睡吧!

    “黄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眼瞎看不到林小姐是我的舞伴吗?”说着就直接将林清好的身子一搂,气场强大。看着黄总的眼神,怎么看都是像看着一具尸体,林清好也是醉了,她怎么会看成这样?为何会觉得墓离看着这黄总就像是看着一具尸体?

    “墓总又何必生气了?这请美人跳舞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再说了。这林小姐不是还没有说话吗?你又怎么知道她不愿意了?”说着就看着林清好,目光里带着几分侵略,只要是稍微有点眼色的秘书,这个时候都该知道怎么做。可黄总就是猜错了这一点,因为这人偏偏就是林清好。

    一心装着墓离的林清好,又怎么会因为这么几句话就陪这个中年男人去跳舞?林清好扫视了一周围,的确是有很多人去跳舞了,而且夏雨荷几人也都是跟有名的青年才俊们跳着。

    墓离自然也看到了,就直接道:“黄总,不是我身为同胞也要鄙视你!你看看,我的秘书们都是跟什么人在跳舞?你觉得,凭着你的身份,能配的上跟我的首席秘书跳舞吗?”态度嚣张,说话也完全不留情面,黄总的脸色立即就不好看了。

    林清好其实也是跟墓离一样的想法,看看跟夏雨荷,张金芳,尹成兰,周雪倪,跳舞的几人,那个不是身姿修长?哪个不是风度翩翩?自己要跟这么个人跳?想想就觉得恶心,林清好脚微微一动,就躲在了墓离的身后。

    其实,林清好一直都觉得墓离这方面做得很好。因为跟几个秘书跳舞的人,都是墓离首肯了的,都是一些正直的人。墓离在这方面也一直做得很好,从积分担当秘书开始,就没有像其他的老板一样,动不动就让秘书去陪人。

    他的秘书,陪着的人,都是青年才俊,而且也都是几个秘书同意才行!

    “墓总,你这话说得什么意思?”这么明显地羞辱已经让黄总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之前装出来的风度翩翩也有些崩溃地意思,看着墓离的脸色怎么都是不满。这墓离刚才的话怎么都说他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吧?

    “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黄总你听不懂吗?还是说,黄总真的是老糊涂了?连这么明显的话都听不懂?”墓离故意绕着弯子,看着别人因为自己的话生气,这也是一件心情好的事情。

    “你是说我配不上你的一个秘书?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黄总很气愤地指着墓离,声音也有些激动,林清好笑了。这人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啊!这个也能猜得出来,难道墓离脸上的表情真的有这么明显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