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简单的来说,墓老大是我哥哥,亲生哥哥,因为……”温暖说了好多,墓离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原来是这样啊,几人同时都知道了。而墓离则是知道了,老头子是真的背叛了妈咪,跟小姨有一腿,他不知道心底是什么感受,林清好看着墓离的脸色沉了来,就笑着道:

    “阿离,你介意阿暖是李嘉怡生的孩子而不接受她吗?”

    “当然不会,我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跟她没有半分关系。”而且,是不是李嘉怡生的还是个疑惑了,说不定就是自己妈咪生的?又跟小姨抱错了?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反正小姨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而且说不定,小姨自己的女儿已经被小姨不经意间害死了。而这个,就是他妈咪跟老头子的女子,他的亲妹妹。

    “谢谢你,哥哥。”温暖柔柔一笑,虽然已经有老公有孩子了,但是。有哥哥的感觉还是很好的,虽然事情有很多疑问。但是她的想法是不会变的,要说李嘉怡是她妈咪的话,她为什么没有血浓于水的那种感觉?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亲切?相反还有厌恶感?

    “这几天你们就跟我们住在一起吧。”墓离笑着道,温暖也是点了点头,夏衣自然是不会反对。反正她早就有了房间了,而且她可是赶都赶不走的哪一类。这就是自己的家嘛!

    “对了,阿暖,你们是杀手的话,那你们一般都是住在哪儿的?”林清好疑惑地问道,感觉夏衣似乎并没有身为杀手的样子。前段时间跟自己在一起还住了那么久,而且,几人也老是混在一起。

    “就是跟你们一样啊,我基本上都是在达拉斯,衣衣的话,基本上都是在西班牙。我们出任务的时候都是在一起的,没有任务的时候多数都是分开的。”温暖笑着,这事儿说出来也没事,反正以她们的能力能抓住他们的人也很少。

    “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跟衣衣在一起的,在伦敦的时候都是这样。只是最近衣衣回来的比较频繁,而我也是要照顾一我女儿。我跟衣衣一般都不接任务,除非是心情好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一起接的,一个人出任务很无聊的。”温暖无所谓地说着,林清好却是嘴角抽了抽,一个人出任务无聊,所以才两个人一起。

    那什么十九是九天的影子也都是……谣言?

    也对,这种被人注视着的生活都是这样。他们的却是不怎么出手了,除非是自家的生意,自己组织有要解决的人,也因为这样。他们穷了很多,因为苏越和墨无双几人都是不爱给钱的家伙。

    每次都欠着欠着,现在已经都几十万了。

    “那你们这次回来……”林清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夏衣给打断了。

    “清好我告诉你,这次阿暖回来还有一个原因,上次啊,我在她的博客上面看到她说。昨天我老公和别人家的老婆一起出去旅游了,而我则被别人家的老公折腾了一整夜,你说这搞笑不?最重要的是,她说的别人家的老公是他们家的狗狗。因为拉肚子,而温暖自己又不喜欢别人碰,只好自己帮医生忙。折腾了一整夜,最关键最关键啊!她老公好像还回了一句,我只不过是陪女儿出国了你就……”

    “等等!”林清好倏地打断夏衣的话,笑着道:“这个应该只是转载的一个笑话吧?我之前也有看到哦。原版我找给你们看看,等。”说着就拿出平板,翻着什么。而墓离则是对着温暖问道:

    “你说你们是心情好才会接任务,那这次接了狙杀我的任务也是因为心情好?”墓离的口气很平淡,夏衣一愣,温暖一呆,林清好继续忙着手中的事情。唯有林陌桀不动声色地喝着茶,虽然说晚上喝茶不大好,但似乎……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这个习惯了?

    因为心情好才接的杀自己哥哥的任务?温暖可是不敢点头的,于是,几人也就见到了温暖从来都没有露出来的一面小女儿心态。吓得夏衣一段时间都不敢随意笑了,浑身都是冰冷感,此时,几人都是惊讶地看着温暖。

    温暖在墓离说完那句话的几秒钟之后,速地就窜到了墓离身边。直接将林清好给挤到一边去了,林清好倒是没所谓的换了一个地方,接来看到温暖的动作的时候才是呆愣了,温暖会撒娇?

    “哥哥,这真是一个误会,绝对是的,天大的误会!”温暖扯着墓离的手撒娇道,她可不会说,是因为你是清好的老公。我未来女婿的老爸,我女儿的公公。然后无聊地去查了一资料,然后发现你是我哥哥这件事情。这么说出来肯定是不好的,所以她才不会说。

    “哥哥,这真的是一个误会,绝对是的,绝对。你要知道,就算我没认出你,鉴于我们这层关系我也不会杀你的。”是吧?温暖想着,你是我闺蜜的儿子的老爸,我要是随随便便就杀了你,那小宝贝还不直接把我给毙了?

    夏衣顿时就无语了,关系?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

    墓离嘴角扬着一抹微笑,看着露出小女儿心态的温暖,就笑着道:“你们可是差点就杀了我。”对于自己血浓于水的妹妹,墓离是打心底里疼爱,而且他隐约觉得。妹妹的出现,那妈咪也会出现了,而且温暖绝对是老头子跟妈咪的女儿,而不是李嘉怡跟老头子的。

    “怎么会了?哥哥,你放心,就算是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会杀了你啊!不然我自己小命都不保了。”温暖说完这句话,就发现自己说错了,赶紧扯着墓离的袖子道:“哥哥,你放心吧,我只是刚好回来,而且,你跟陆熠是好兄弟。我要是杀了你,也没办法跟他交代啊!”我说宝贝儿啊,你刚才的眼神要不要那么吓人?

    林清好跟夏衣都处于呆愣中,而林陌桀因为刚才温暖差点说漏的话,危险地眯了眯眼。被温暖瞧个正着,怎么都感觉这小子的脸色很恐怖来着?好吓人啊!真是,这么小就有这么大威力了,不愧是一代接班人啊!rs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