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房梁垮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几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陌妃菀的眼波荡漾了一,她早就看出来了这房子存在一些问题,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的不牢固,说垮就垮了,是这个长得跟自己很相像的人会预言,还是这个房子真心但不牢固了!她没有说话,站着哪里身影都没有动一。

    “……”

    “我的腰啊!有没有人可以拉我一把。”房子已经垮完了,庭院中的花花草草已经被垮掉的房梁给压住了,白胡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到了门口,可是没有看见夏不凡,这个时候传出的一道微弱的声音出来。

    慈禧斋内的庭院不负存在,存在的只是“废墟!”没错,就是废墟,陌妃菀找不到该如何去形容眼前的状况,用废墟的话,应该是没有错的吧!

    陌妃菀没有看见那天来慈禧斋的时候看到的几个小厮,像是莫名的不见了一样,陌妃菀也没有去管,毕竟对于自己没有威胁的事情她不想去做,她想做的就是铲除一切对自己有危害的事情,绝不留一丝威胁在身边,简溪尘和张佳人却是一个意外,因为张佳人给她的感觉虽然怪异,但那种血浓于水中的亲近却是她从来没有了解过的,所以她想试一次。

    简溪尘……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至少自己现在心中是有他,所以不想放弃,她想面对自己的心一次,好好对自己一次,在没有找到自己的家人之前,自私一次,任性一次。

    “喂……你们都没有听见我的声音吗?竟然就这么痴傻着,难道没有看见我掉了来,被埋在废墟中了吗?你们这群没有爱心的人,你们简直就是太可恶了,你们太阴险了,竟然都不知道要来救我一,你们,你们还是人吗?不对,你们不是人,真的不是人!”夏不凡从被埋住自己的废墟中爬了起来,却看见众人都没有关心自己,心中拔凉拔凉的,站在那里就开始不停的说,不停的说,还手舞足蹈的。

    夏不凡真心的扭曲了,因为他在这边手舞足蹈的,可是众人的目光却是呆愣着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站在门口的几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他身后垮掉的房子,夏不凡也顺着看了过去。

    吼…吓了一大跳,这样子怕是真的没办法住人了吧,出现在夏不凡面前的惨状真的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之前金碧辉煌的样子不负存在。

    夏不凡想起最开始走进慈禧斋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一来就注意了慈禧斋里面的风景,走进大门,出现的就是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的一个庭院,还有着珍稀的草药,甚至是毒药都有,那个时候他的震惊是很大的,因为这里面包含的药物竟然比他们家都多。

    夏不凡当时就震惊了,站在庭院中完全可以感觉到这个子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因为站在那里就可以感受到慈禧斋的金碧辉煌,在庭院中可以看到慈禧斋的房的外观是非常古色古香的设计,像是城堡又没有城堡的那种严肃,很清新的感觉,不会觉得刺眼和浮夸。

    整个房在设计的感觉上像是平一般,却又给人一种很贵气的感觉,很是矛盾的感觉,却非常协调,一扇扇的门都是以白玉为墙,房顶都是以琉璃为瓦,之还有有很多的白玉莲花圆灯,给人一种很典雅的感觉,给人眼目一新的感觉。

    夏不凡现在知道了,感情这些都是假货,真的是,为什么不买真品!买些假货一踩就垮了,夏不凡很纠结,竟然一踩就跨了,他有这么重!?

    陌妃菀看着眼前的一切,眼波微闪,断情!?断情花了?

    刷,几人只感觉身旁起了一阵风,当众人回过神看向身边的时候,他们想要看到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陌妃菀站在废墟之中,看着眼前的残墟,琉璃波乱碎着,白玉也只是普通的瓷器,散落一地,陌妃菀站在原地回想断情花的位置。

    “我的花呢?”陌妃菀喃喃自语着。

    夏不凡离她最近,能清晰的看见她脸上的表情是失落,循着陌妃菀的目光,夏不凡看去,是断情!被压碎了的断情,连都看不出一点原本的样子,白色也变成了灰色,在琉璃瓦的反射,呈现别致的样子。

    别致的丑陋!!!

    白色被污染的不成样子,像是原本恬静甜美的人被污秽了一样,好好的一个倾城佳人带着毒却还是没能躲得了命运的安排,陌妃菀不知道自己是在想些什么,她觉得看到“断情”被压着,仿佛那就是她自己一样,心中微凉,感觉凉透了。

    陌医站在门口,看着陌妃菀的背影,有些犹豫,却还是走了上去,不去的话怕是更会被怀疑吧?陌医走上前没有说话,直接将陌妃菀搂在怀中,两人就那么站在废墟之中,夕阳的光照射在他们身上,感觉很是温馨。

    这个时候在客栈吃饭的简溪尘却觉得心中莫名的微痛,他皱了皱眉,继续吃着桌子上淡而无味的饭菜,因为是素食,禾心暖想到两人都是僧人,没有点荤菜,虽然她也觉得这些饭菜有些咽不去,可是看着无心和绝心都在吃,她也硬着头皮往嘴里咽着,有时候甚至都没有咬断,就吞了去。

    禾心暖看着简溪尘刚才顿了一动作,皱了皱眉,她不知道的是,她在皱眉的同时,绝心也皱眉了,简溪尘不开心她也不开心,可是她不开心绝心也觉得不舒服,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源头是谁,因为简溪尘不记得那个人了,他想不起来,只是觉得心中莫名的不舒服,像是原本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霸占了一样。

    慈禧斋内,半响都没有人说话,张佳人看着陌医走了过去,二话不说就把陌妃菀抱着怀中,眼中闪过一丝妒忌,可这一闪而过的妒忌却还是被夏不凡捕捉到了,夏不凡没有说话,对着站在对面的陌其使了使眼色。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