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夏衣难得悠闲地陪着林清好逛着街,夏衣刚拿起一个在某杂志上露过面的包包丢给林清好。吓得林清好赶紧伸出手接住,看到上面几个零的时候嘴角微微抽了抽,夏衣笑着道:“这个包挺适合你的,买了吧。”

    “是不错,只是,少两个零就更好了。”林清好微微一笑,这上面五个零啊,一个包要这么多钱,真是奢侈,浪费!她可是主张节约的一个人,毕竟有句古话,富家一顿饭,贫汉十年粮。

    “你很缺钱吗?”夏衣好笑地看着林清好,这节约的性子还是怎么都改变不了啊!

    “不缺钱,但是一个包还是贵了。”林清好将包放回原处,拉着夏衣走到另外一边,继续看着。

    一边地店员听不到两人说话,但是林清好的动作却是被她们看在眼底。都说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这是的的确确的。就因为林清好觉得这个包不值得这个价钱,将它放回了远处,两个店员就小声地嘀咕了起来。

    看着都是有气质的人,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是名牌,但对于五个零的包都觉得贵。这就让两个店员有些想法了,夏衣眼角地瞧见了两个店员凑在一起的声音,又看了看一眼专心选择包的林清好。

    直接趴在林清好耳边,小声道:“我看那两个店员肯定是在说我们,要不,嘚瑟一次?”

    “得了吧,人家说你,你还凑上去证明什么啊?这嘴巴长在人身上,不说话怎么能行?她们每天都在说,既然她们喜欢就随她们去。反正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你也不嫌浪费口舌。”林清好头都没抬一。

    “清好啊,不是我要说你,你看看那两人的态度。我都想揍人了。”夏衣的声音带着几分优雅,果然是人跟人在一起久了。习性都会学着一些。温暖,墓离,林陌桀,林清好,身上总是带着几分优雅。

    “反正人家是说我不是说你,你就不要生气了,都说生气的女人容易老。”林清好看了夏衣说得那两人一眼之后,回过头没好气的道。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出来那两人肯定是在说自己。因为夏衣身上是一身名牌。

    而自己了,就一个衬衣,加了一件针织衫,牛仔裤,帆布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姐姐和妹妹,一看就知道哪个是来买东西,哪个是陪着来的。更何况林清好看起来清纯,就像个大学生似的,肯定是穿不上名牌的。虽然……她身上的衣服和裤子也是著名设计师设计的,但那也是过时的产品了。

    这些人爱说就让她们说。毕竟工作的时候,总是要有些消遣的。在说了,这专柜一天这么多人来。她们不说还奇怪了。

    “哎,我说你这节约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养成的?怎么就这么财迷了,你这钱存着是要干嘛?我可是知道墓老大已经将身家财产都给你了。你说你这么节约究竟是几个意思?你们家又不需要你赚钱养家,那两父子貌美如花,他们都在赚钱了。这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现在不花,准备留到去阴间用啊?我的大小姐,你对自己好点行不?这才几个零啊。你家儿子分分钟就赚回来了。”看着林清好拿起一个包首先就是看得价格,看了几个之后。夏衣还是忍不住要说了。

    “你看好了没?我可是一个包都没看好,换个店吧。去买衣服。你去付账了好揍人。”林清好放手中一个米白色的包,对着夏衣道。态度是有多无所谓就有多无所谓,虽然话是说陪林清好出来买包,但是。夏衣的动作总是比较快,林清好一个都还没看好,她已经选了一大推了,虽然也没见她用过。

    “行了,我已经刷卡了,走吧,去买衣服。”夏衣笑着,林清好看着夏衣两手空空,也知道是送到家,就点了点头。

    走到门口的时候,夏衣突然一拍手,吓了林清好一大跳,“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这要是别人她还没那么紧张,这国际杀手的一个随意动作,她都要注意一。说不定就是身边有什么埋伏,这种事情经历过了,林清好也有些习惯了。

    所以,掌声响起的同时就观察了四周。见没有任何可疑人物这才松了一口气,还真是,时刻保持警惕啊!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夏衣勾住林清好的手臂,“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给你们家的一大一小买点东西吧?衣服,裤子,鞋子,袜子什么的。我可是从来都没有见你买过,而且,林宝贝也在长身体,多买些衣服放在家里也是好的。”

    “我觉得这件事情,真的是想太多了,你不知道。家里那两个败家子,所有的衣服都是手工制作的,而且还是每个月都有七套,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我已经不想说他们败家了,简直就是不会生活!你觉得我还需要为他们的衣服担心吗?”林清好微微有些咬牙切齿道。

    “这个也能想到,毕竟墓老大的身份在哪儿,就算是不穿同一件衣服都是常事。所以啊,你们家就你一个怪胎,你都融入不进他们时尚的世界了。不过,你刚说墓老大和林宝贝,那你呢?你怎么被漏了?”

    “也有,只是被我拒绝了,然后就买了好多回来,家里的试衣间都已经装不了。不过我一次都没有穿过,那些衣服实在是跟我的品位很不搭,我不明白墓离怎么就看上了。”林清好想到家里那些试衣间里面的短裙和透视衣就是一阵头痛,她已经将钥匙都给藏起来了,不然,什么时候墓离大半夜的就给自己穿上了。

    “看你这脸色,难道墓离给你买的全都是大妈装?”夏衣笑着道,应该不是吧?难道墓老大的口味这么重?

    “这倒不是,但是跟你这裙子都是差不多的。你觉得我会穿出门吗?”林清好笑着道,夏衣顿时摇了摇头,要林清好穿这种裙子出门,那还不如直接一刀将她给解决了得了。超短裤就已经是极限了,林清好可是比想象中要纯情得多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