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也是,不如就退了吧,啊……”唔……好痛,林清好捂住腹部蹲身子,手中价值几十万的衣服就那么丢在地上,一只手捂住腹部,一只手捂住小腿。脸色倏地就惨白了起来,夏衣被吓了一大跳,脸上的惊讶未褪去,跟着蹲身子笑着道:

    “不是这样吧?不过就是几十万而已,你家那两位分分钟都比这个多,你不用肉疼的。”夏衣蹲身子,这才发现了不对劲儿,林清好额头竟然都出了冷汗,脸色也是惨白的,当就有些着急道:

    “清好,你是哪儿痛?”声音也微微颤抖,看了看四周,根本就没有可疑人物。那怎么会突然疼痛?

    林清好疼痛地出不了声,身子微微卷缩着,难道真是因为自己财迷?不能大出血心痛了么?这也才想起来,一直说让j检查的,似乎这段时间j也忘记了把检查之后的结果告诉自己,看来,待会儿是必须得问问了。

    夏衣急得脸色都变了,林清好有多么坚强她是知道的,能让林清好痛呼出声,那肯定是很严重的。夏衣直接对着暗处招了招手,便见几个黑衣人上前了,夏衣冷声道:“把车子开过来,你把袋子拿着。”夏衣刚吩咐完,一辆黑色的车子就停在了身前不远处。

    夏衣直接抱起林清好就走到了车上,也不用夏衣吩咐黑衣司机就朝着某处开去。结果没有想到的是,一到了车上,林清好的脸色就没有那么好看了,明显地舒服了许多,夏衣正催促着黑衣司机快点,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抓住了。

    偏头不耐烦地一看。见是林清好也就换了脸色,看见林清好只是有点虚弱的样子顿时就大声道:“我靠!林姑娘你这是在演戏吗?”这谁能告诉她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间疼得要生要死的人又生龙活虎了?感觉跟个没事儿人似的。

    就直接伸出手摸了摸林清好的额头,担忧道:“没事吧?”

    “没事了。真没事,也不疼了。”林清好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夏衣也仔细盯着林清好的动作,笑着道:“清好,这是去自家医院,不用花钱的,要是疼的话不用忍着。”夏衣打趣道,要是林清好额头没有汗水的话,她还真的会怀疑林清好在演戏,但是明显就不是。刚才林清好疼的脸色倏地就发白了。而一只手捂住校服和小腿,这分明就是两处疼痛,夏衣眉头皱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这是替我们家节约药材。”林清好也笑着道,脸色还有些白,一只手还在小腹揉着,这是第几次了?三次还是几次了?

    都是倏地来,倏地去,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清好,我看你这是什么病。以前没有这样子?”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夏衣脸色沉重道,这不像是病。倒像是什么毒。他们夏家以往是做什么的?毒品生意!夏衣精通每个毒药发作时的症状,而林清好这症状就跟其中一个很是相像,她有些担心啊!

    “以前?也就最近发生过一次还是两次我也忘记了。这应该不是胃病,因为小腿也疼,我上次让j给我检查了,估计是这段时间忙。忘记给我说了,待会儿我去问问,就知道了。”林清好一只手放在右小腿处揉着。

    夏衣顿时就沉了脸色,现在有七分把握是毒了。

    林清好也觉得有些异常。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夏衣就笑着道:“得了。你也别担心了,我看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病。j出马的话应该直接就能解决。现在已经不痛了吧?要不要早点回去?”

    “嗯,回去吧,现在也没什么心情逛了。”林清好点头。

    “估计这个时候也没人在家,先去吃饭再回去吧,这个时候可是没人来伺候我们的胃。”夏衣笑着道,“都说一顿不吃饿得慌,你是不是饿了。”说着就听到林清好的肚子一响,两人顿时呆愣了一,不是吧?肚子你这么配合我?

    林清好脸色有些扭曲,夏衣使劲儿地捂住嘴巴,没有笑出声来,还真是够配合的啊!

    说着说着,黑衣司机就直接开到一家高级餐厅停了来。几个黑衣人跟着两人身后,吃完饭已经是午了,两人也实在没什么心情再逛。就直接让黑衣司机开车回了别墅,两人预料之外的就是,墓离跟林陌桀两人都在家。

    而且,墓离似乎还在做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因为……林宝贝的两颊十分红润。

    两人走到客厅的时候,家里那一大一小的男人都还没有发现。夏衣自动地消失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林清好就那么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个脑袋凑到一起,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而身旁摆着好多的红酒瓶,好多她都猜不出年份。而且两个红酒杯中都还有些红酒,见两分钟过去了,两人还没有发现自己。林清好牵起脚尖走到两人身后,凑到两人的脑袋边小声道:“你们在干嘛?”

    林陌桀顿时抬起头,啪的一就直接撞在了林清好的腿上。伸出小爪子揉了揉额头,林宝贝可爱地笑着道:“妈咪,你们逛街逛了好久哦,哎?干妈呢?去哪儿了?又自动消失啊!”

    “林宝贝,能不能跟妈咪解释一你在干嘛?”林清好微微眯眼,看着这一大一小相似的脸颊,小的脸颊是通红的,大的还好没什么变化。看着就是一阵来气道:“墓老大,你这是在教我儿子干什么!”

    “我们儿子!”墓离不满地纠正。

    “什么?”林清好惊呼之后才明白这人在说什么,好吧,是我们儿子!但是……

    “林陌桀,能不能跟妈咪解释一,你在做一件什么事情?”

    “妈咪,是爹地说要教我认识酒,是爹地让我喝的!”林陌桀一秒钟都没有犹豫就直接出卖了墓离。而且小奶声还振振有词,一只手还摇晃着指着墓离,摇晃着小身板站了起来。

    林清好一瞅,这是喝多了啊!然后目光移到墓离身上,墓离也直接站起身子,直接将林宝贝抓在怀中,一巴掌就拍在他的小屁/股上面。林陌桀顿时小脚丫乱蹬,让林清好救命,墓离没好气地道:

    “明明是你自己想喝还怪我,你妈咪是不会救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林清好看着这一大一小,顿时头痛的按住了眉头,怎么听墓离刚才那话中的潜意思就是,你不要叫了,你就算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这怎么都像是古代调/戏良家妇女时候的词语吧?

    这两父子怎么给用上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