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之前手抽点错了一章,接来是新文介绍。

    修文就掉收,这件事情很是悲伤啊啊!

    中国a市。

    夜,已经很深了,浓墨一样的天空无边无际,天空一片寂静,处处黑暗,没有一丝光亮。

    “嘭”圣若璃将自己扔上柔软的大床,娇小的身子颤了颤,然后便一动不动。

    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作为a市市长唯一的女儿,她觉得很累,特别是今晚,今晚自家父母看向她的目光都有丝怪异,圣若璃轻轻闭上眼帘,没有再去多想,室内的灯光温馨柔和,在她柔和的小脸庞上打上了一层光晕,那较小的身子躺在宽大的床上显得有些娇弱,惹人怜爱。

    内的圣若璃呼吸渐渐平稳,而站在门外的圣家父母却有些不舍,其母眼里含着泪花,对着站在身旁的男子说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

    “你也知道,这个传说是很久以前就留来的,我能有什么办法。”说着,男人的眼神有丝挫败,他是市长,能管到很多事情,却救不了自己的女儿。

    突然圣若璃的房间闪过一丝红光,床上的圣若璃眉目轻蹙着,周身散发出刺眼的红色,红光越来越浓,直至归于平静,床上的人如同陷入了美梦般,轻蹙的眉头早已悄然松开,嘴角挂着一丝甜美的笑。

    门外的圣家夫妇,忍不住打开门,见自家女儿还睡在床上,不由送了一口气,转身将房门关上离开了,出了房门夫妇两人对视一眼,脸上都有着欣喜,原来传说是假的。

    圣家一直都是独生子,直到圣若璃这一代才出了一个女儿,不仅想起圣家从很久以前就流传来的一个传说,圣家历代都只能生男,若是生女便一定要将她送往一个几千年前的世界,去解决以往的宿命。

    传说在其女十八岁时,她降生与这个世界的时间就是她回到过去的时间,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可她们不知道的是,圣若璃现在只能是像个植物人一样过完她在这一世界的一生,因为她的灵魂已经回到了千年之前一个不知名的朝代。

    再次睁开眼,圣若璃看着那白色的帐顶愣了一,她不是应该看见天花板的吗?不由瞪大双眼一子坐了起来,哎呦!这一动,差点没把圣若璃给疼死,圣若璃准备伸出手摸一痛处,一看,傻眼了,怎么缩水了,圣若璃一怔,又打量了一房间,是个破旧的子,只是看着自己身上穿的衣物,古装?

    怔愣之际,脑中渐渐多出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这些记忆没有一点是愉快的,却让她了解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穿越了!圣若璃虽是市长女儿,却也是追过穿越文的,只是没想到这些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具身体主人的身份是当朝圣将军的二女儿,圣若璃,是圣将军和其心爱的女子所生,其娘亲在生她之时,大出血而死,圣将军认为她是不详之人,便再不待见她,从小受人欺凌,胆小懦弱。

    “”圣若璃躺在床上,无语的盯着床顶的帐暖,其实这都不算是一张床,只是这是这间小院里唯一看起来比较健全的。

    醒来后,便发现她身在这个破旧的院落里,比将军府人住的院子还残破不堪,整个院子里只有她一人,其大娘差人来传过一次话,也是很多年前的事,让她以后不准踏出这个院落一步,其次便就只有每月送东西来的小丫头了,毕竟是将军的女儿,就算是庶女,也不能让她活活饿死,但是那小丫头每次来,总是一句话都不说,把东西丢便走,有时还不屑地看她一眼,很久之前就进了这个院子,所以她连这事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而且她还不识字。

    这次恰巧月中不小心生了病,也没人知道,自然没人帮她请大夫,就连以前爱找她麻烦的姐姐也没有来过一次,本是小小的风寒却越拖越严重,在加上她郁结在心,就这样,圣若璃穿越到了她身上。

    理了理脑中多出来的记忆,发现这里并不是古代,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的人修炼的是灵力,那是比内力更加神奇的力量,跟小说里的修真又很不一样。

    这是一个以修炼灵力为主的大陆,名叫天玄大陆,天玄大陆分四国。

    玄王朝、木王朝、北冥国、南竹国。

    圣若璃闭着眼睛,慢慢消化刚刚接受的一切信息,玄王朝是四个王朝中最强大的一个。

    圣若璃皱了皱眉,这个圣若璃从小便龟缩在这破旧的小院中,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并不多,能知道灵力一事已属奇迹了,再次将脑中的记忆过滤了一遍,确定再也找不到有用的信息,才爬起身,坐到梳妆台前,梳妆台上摆着一把小小的玻璃镜,已经蒙了很厚的灰尘,随意擦了两,仔细地看着镜中的容颜,这个女子竟然连自己的容貌都记得不甚清楚。

    看着镜子中有些幼稚的小脸,圣若璃有一丝别扭,这不就是她16岁时的容貌吗?镜子里的小脸跟以前唯一的区别就是太黑了,黑得圣若璃有些受不了,她本就是一个外貌协会的,如今这幅模样,真得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这脸除了黑了一些,其余的倒也还好,嘴角轻扬,勾勒出一抹自信的微笑,那张黑黑的小脸终是变得光彩照人,圣若璃伸手抚了抚那张脸,喃喃道:“还不错!黑点就当时晒了日光浴的!”以后她就是圣若璃,不过却不在是任人欺负的圣若璃!

    随意地打理了一,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乞丐,走到那破烂的小厨房里,煮了一些能吃肚子的东西,再到院中的井里打了两桶水,烧热后倒进房间里有些破损的木桶里,舒服地泡在木桶里,圣若璃开始思考今后的生活问题。

    圣若璃是个千金大小姐,从来没有做过饭,刚才若不是饿得不行,她是不会吃的。

    在这个灵力盛行的世界,不会半点武功技巧的圣若璃感觉有丝挫败,她学过散打,可是在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够看,而且这具身体也肯定发挥不了她那仅有的水平,她讨厌力不从心的感觉,她不要成为弱者,猛的睁开眼,眼中全是坚定,她一定要修炼灵力!

    圣若璃不仅想到十八岁生辰时父母看向自己奇怪的目光,难道他们知道?不然从小虽疼爱自己,却没有多陪过自己,想了想,又甩开这个念头,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还是想想在这个世界怎么生存去!

    但是她现在什么都不清楚,要怎样学,需要好好考虑一!

    直到水变冷,圣若璃才起身找了一件有些旧但却还算干净能穿的衣服穿上。圣若璃很庆幸以前跟着追穿越文时专门研究了怎么穿古代的衣服,那是的她们还打趣说要是穿越了,说不定能用得上呢!

    圣若璃想了想,以前差不多也是一个人生活,所以现在虽然只有她一个人,但她并不觉得孤独,也不觉得难过,只当父母还是像以前一样,在工作而已,反正也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只不过以往住的是别墅,现在住的是破旧的小院罢了。

    如今这个世界没多国家,但是周围还是很很多小国,却只有四个可以相互抗衡的强国,虽然已有数代未发生战乱,那互不侵犯的协议也依旧存在,但如今的局势还是让两国大臣感觉到紧张。

    大殿中,北冥使者不卑不亢地行礼,“北冥国使者参见玄朝皇帝陛!”

    龙座之上,身材修长的俊美男子靠着椅背,一身冰冷之气,一头黑色发丝仅用一根丝带束缚,随意地披散在身后,眉如利剑般张扬,一双冰眸是唯我独尊的狂妄,洋溢出的则是如地狱阎罗般的肃杀之感。冰冷的眸子让人看不出情绪,目光直盯着站在大厅中央的北冥国使者身上,身上散发出的霸道之气,让人不敢直视。

    玄朝众臣眼观鼻鼻观心,陛的心思一向难以猜测,稍不注意,说不定就会引火烧身,谁也不想去触那个霉头!

    久久得不到回应,北冥国使者不着痕迹地皱眉,两国同为强国,这玄朝皇帝对待别国使者态度未太过不善,却是不敢抬头去看,还是一直低垂着头。

    殿中安静半响,座位上的男子霸道地开口:“北冥帝想与我国联姻?”

    “是,声姚公主乃我国陛最小的女儿,最得陛疼爱,从小美名在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此时正候在殿外,等候玄朝皇帝陛的召见。”

    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龙座扶手,一又一,冷冷的看了北冥国使者一眼,没有说话,让人猜不到他的心,随着他手指的敲击,众人心中无端地紧张。

    这么迫不及待,看来北冥国是被南竹和木王逼到不得不找援手的地步,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小女儿送给他,即使不能求得他的支持,也希望他能置身事外,不要倒向那两国。

    沉默了一瞬,慕凉冷冷开口,“宣!”

    “宣声姚公主觐见!”

    北冥声姚缓缓行来,看见龙座上霸道俊美的男子,俏脸一红,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声姚参见陛!”

    大殿中跪着的女子,轻纱敷面,那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的绝色容颜勾挑着人心,慕凉却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语气毫无起伏,“带去!”眉眼中全是冷酷。

    北冥国使者松了一口气,面对这位玄朝皇帝,他总觉得喘不过气,那无形的压力让他心惊,还好顺利完成了任务,听说这玄朝宫里到处都是男子,从未见过有女子。

    北冥声姚心中一喜,“谢陛!”本来父王让她来玄朝联姻,她十分不愿意,甚至绝食抗议,结果还是被送来了玄朝,但是现在偷偷抬眼瞄了一眼那冰冷的男子,心跳再次加快,似乎要跳出来一般。

    站在慕凉旁边的西里不由微微摇头,这女子怕是活不了了。

    绝美的女子坐在床沿,双手紧紧绞着衣袖,偷看了一眼刚才走进来的男子,想着接来会发生的事,北冥声姚心中既紧张又期待。

    慕凉面色不变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躯体,那锐利无情的目光,让站在一旁的西里不由觉得,慕凉这根本就是不在看美人,他是在看尸体,一具什么都不是的尸体。

    “陛...”见慕凉半天没有动作,北冥声姚终于忍不住出声。

    慕凉冷冷的扫了站在身旁的西里一眼,缓缓的扫过北冥声姚,西里目光所见,慕凉冰冷的目光扫过北冥声姚的身体之时,本来羞涩不安的女子,微微颤抖起来,本来娇羞的目光变得惊恐,西里不由挑高了眉,陛有这么厉害么,只凭目光一扫,无形的压迫就让这北冥声姚产生了惧怕反应,他都没有觉得陛可怕。

    北冥声姚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站在慕凉身边的西里,站起身子,走到慕凉旁边,伸手想帮他脱掉身上的衣服,西里不由暗自感概,这回陛终于不拒绝女人了。

    “滚。”正在感概慕凉的变化,突然见慕凉脸色一沉,手快如电的瞬间反手,只听咔擦一声,准备为他脱衣衫的北冥公主,手腕顿时成奇怪形状的掉在手腕上,伴随着慕凉冷酷之极的一声滚字,北冥声姚才反应过来,一声尖叫滚倒在地上,拖着被扭断的手腕痛苦不已。

    西里顿时一愣,若他没有看错,这女子刚碰到陛的衣衫一,这就发怒了,还是没变啊!

    站在门外的北冥使者顿时脸色一变,连忙闪身准备离开。

    西里顿时反应过来,忙怒声道:“来人,谁把这女人放进来的,伺候人都不会,还不给我待去好好处置,烦扰到了陛,有你们看!”

    门外的侍卫顿时打开门,走了进来把北冥公主给拖了去,一个个面色冷硬,毫不怜香惜玉,全是的狠手,西里面色都没有变一。

    慕凉见此根本一丝其他神色都没有,眉色中净是厌恶,唰的一扯掉自己的外衫,远远的扔了出去,冷眸直接看着外面冷冷道:“滚进来。”

    一直站在外面的北冥使者先前准备走的,结果没走,现在十分后悔,只见他额头瞬间见汗,快速地走了进来向慕凉道:“玄朝皇帝陛不要生气,是我国公主服侍不周,皇帝陛的规矩我们是不敢冒犯的,希望玄朝皇帝陛不要生气,此事,北冥使者定会给玄朝皇帝陛一个交代。”

    西里看了自己陛一眼,就算是以前那些女的,陛也从未这么生气过,难过陛是不想喝北冥国交好?

    慕凉眉目中尽是愠怒,冷眼看着北冥使者,见北冥使者卑微的样子,冷冷道:“给你个胆子也不敢。”

    北冥使者忙点头道:“是,是,玄朝皇帝陛的规矩,没人会不听的,此时,我北冥定会给玄朝皇帝陛一个交代。”

    慕凉微微沉了沉脸没有说话,北冥使者顿时松了一口气,玄朝皇帝陛喜怒无常,平生不进女色,这已经是众国周知的事,本来此次是不会安排公主过来的,只是,想到这一朝怎么说也不能无后,才会安排的,哪里想到会惹来慕凉这么大的怒气。

    慕凉见北冥使者松了一口气,冷哼一声朝西里道:“待会儿把这子销毁了,重建!”

    西里立马应了一声。

    慕凉看了一眼还站在那儿没走的北冥使者一眼,甩了甩衣袖,冷哼一声转过身离开,西里立马跟了上去。

    北冥使者看着慕凉离开的方向,擦了擦头上的汗,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王上这是把公主推入火坑了啊!r1152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