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外套穿好,墓离都没来得及回答林清好的话就要出门,脸色也十分难看。林清好一急,肯定是大事,墓离这么暴躁的冲去,肯定会出事,鞋子的都没来得及穿好,就直接跑到墓离面前拦住他。

    看着墓离那双冰冷的眸子,林清好急忙问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冷静,不要暴躁。

    “老太太将jk所有的董事都召集了起来,开董事会议。”

    “这个时间开?”而且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这是怎么回事?林清好太惊讶,这个时间开,还没有通知他们,明显地就是墓老太太又想做些什么手脚。

    “对,就是这个时间。”墓离冷声道。

    “那你等我,我换了鞋子跟你一起去。”林清好说着就准备进,换衣服,穿鞋子。

    “不用了,你不用去,这会议不是在公司开,而是在墓家老宅。”

    “饭桌上谈公事?”

    “我看就是这样,估计墓老太太也不想跟我继续周旋去了。准备直接开董事会议让查尔斯上台,本来我还以为她还想玩一段时间。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着急,肯定是阿暖的回归给她造成了威胁。”墓离冷声道。

    “我说没事召开董事会干什么,还不通知你我,原来就是这事儿!”林清好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这李嘉怡还真是够恶毒的!

    “我走了,你跟宝贝儿去买菜吧。”说着长腿就直接迈了出去,林清好看着墓离的身子远去这才回过身。

    林陌桀换好衣服出来就没有见到墓离了,疑惑道:“妈咪,爹地去哪儿了?不是说一起去买菜的吗?”

    “没事,今天妈咪陪你去买好不好?”

    “嗯。”见林清好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林陌桀也没多问。

    墓离开车到墓家老宅的时候,就见着十几辆名车停在那儿,唇角微微一勾。想在我墓家召开会议?呵,那我何不成全你们。

    “爷,老夫人说了不准任何人进去。”克洛斯看着墓离走过来的身影,带着微笑道。眼波微微一闪,暗处似乎还有老太太的人啊!

    墓离也不多说就直接道:“那老太太应该是说,不让我进去吧。”

    “爷,你何必为难我。”

    “我看你倒是没有被我为难的样子。”墓离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推了克洛斯一掌,看起来动作不轻,但实际……的确是不轻,克洛斯嘴角扬起一抹苦笑,我的爷,不是你让我做得像一点的嘛?

    这个时候还拿我脾气,他就说不要留在老夫人身边啊!

    唉……

    活着真辛苦,无奈提起脚跟在墓离身后。

    墓家老宅的客厅了,十几个年过半百的董事坐在里面,加上李嘉怡和查尔斯整整四五个人。墓离的一走进来,所有的声音顿时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有些董事的眼里还带着几分心虚,不敢与墓离对视。

    墓离二话不说直接就坐到了查尔斯的对面,刚好是十六人的座位。一人一对面,七人一对面,本来查尔斯是坐在最上方。但墓离一坐就直接平衡了,按照中国人的说法,墓离这边才是正方。

    见都不说话,墓离直接将手中的车钥匙一丢,让所有的董事都抬起头看向他。墓离优雅一笑,将双腿一翘,嘴角扬着笑容,有一种君临天的气势,让董事们不由自主地垂了眸子。

    “不知道各位叔叔伯伯这个时候时候出现在我家是要干嘛?是我墓家要请吃饭吗?都在说些什么?看起来都挺开心的,克洛斯,这请吃饭还不上菜吗?”墓离的声音优雅地过份,语气平缓,看起来并没有生气。

    克洛斯没有动作,为难道:“回少爷,不是吃饭。”

    墓离又笑着道:“不是吃饭?那是在谈论什么?你们以继续,好歹都是公司的一员。我想我也有资格加入进来,不要我一来你们就不说话了,那多没意思啊!你们说是吗?各位叔叔伯伯。”

    相比之前地优雅,此时温和的说法也是让几位董事手脚不知道放在何处。

    听到克洛斯的回答之后,墓老太太的脸色一黑,冷眸看着墓离。他怎么会这么快就收到了消息,这几位董事才来没到十分钟,他就跟着来了。是谁给他通风报信?李嘉怡看了看这些董事,又看了看墓离。

    这墓离的动作这么快,又大乱了她的计划,她还没来得及说明一切,只是简单地表明了一自己的意思。

    查尔斯脸上依旧带着微笑,没有多余的表情,似乎对于墓离出现,也并没有感到惊奇。

    几位董事都垂了头,不知道此时到底该怎么做。

    李嘉怡冷声道:“墓离,你来干什么?”

    “你是在说笑吗?我的小姨!”

    小姨?几位同事抬头看了看两人,又快地垂了头,查尔斯的动作一顿,李嘉怡的面色也有些不好看。

    “你这逆子在说什么混账话!”李嘉怡怒吼道,心底也是很惊慌,若是几位董事知道自己不是正牌的,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说什么,你应该知道吧?妈。”墓离一笑。

    “这召开董事会议,不叫上我,是想要说什么?再说了,这宅子,是我墓离名的,我回自己的家还要通知你一声?”

    “你!”

    “伯母,既然所有的董事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墓老大说的话也总归是没错的。”看着李嘉怡又要愤怒,查尔斯不紧不慢道,还对着墓离微微一笑。墓离冷着脸没有说话,不知道这查尔斯这条毒蛇在做什么打算。

    总之,是不好的!

    一人轻笑。

    一人愤怒。

    一人似笑非笑。

    几人惶恐。

    一人看戏。

    这情景也算是诡异了。

    见查尔斯这么说,李嘉怡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坚定道:“你退位!”

    李嘉怡说完这句话之后,墓离修长的手指就开始在桌子上面轻轻敲打着,不紧不慢地声音在几位董事听来。十分恐怖,心跳声不自主地变了,跟随着墓离手指敲动的频率一样。

    这是在墓离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他早就知道李嘉怡打得是这个主意。

    看着几位跟随自己的董事脸色也微微变化,墓离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这些人还真是把李嘉怡当成自己的妈咪了啊!不然也不会这么听话了,毕竟他老妈当时跟老头子是千辛万苦地将这生意给打了基础,而在场的人几乎都是跟随jk的老人了。

    “退位?呵呵。”墓离一笑,看着对面的查尔斯。

    “原来查尔斯先生这么着急啊,我还以为要玩一段时间呢。”

    查尔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李嘉怡接着话道:“老爷临死之前说了我代理董事长之位,我是有权利解雇你。”

    这话说得真是有自信啊!

    墓离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是吗?我怎么没有听说?恐怕这事儿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吧?再说了,你能用董事长的名义吗?还是你忘记了你自己是谁?需要我提醒一你吗?”

    墓离的口气一点都不嚣张,带着几分温和。

    “你以为你能找出证据吗?还是说你觉得你手中的筹码有效果?”

    李嘉怡虽然心底有些惊慌,但是姐姐已经死了,没有人来作证。墓离是不能推翻自己的,而且还会给他造成不孝的罪名!

    “也对,死人毕竟是不会说话的,我都忘记了,你一向做事谨慎啊!只是我在想,美国一个黑帮而已,会对你们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吗?不过也对,毕竟是人都怕死,我还是太善良了啊!用自己的势力斗。”墓离笑着。

    “我倒是想知道,我这个墓家家主的身份是不是没效了。让你们这些跟随墓家的人都有些反叛之心?”

    十几位董事听到反叛之心这句话的时候,脸色白了一。这虽然是墓离的私人产业,但是墓离总归是墓家的人,而他们……要是被冠上了反叛之名,那也就相当于走到了尽头啊!不少董事的手微微颤抖。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知道墓离向来之大,不会用墓家的势力,所以才会……

    “墓老大,你这话就说错了,我跟伯母是有协议的,今天是讨论的你退位的事情,不是让你来威胁各个董事的。”查尔斯见几位董事变了脸色,不紧不慢道,但手上暴起的青筋也说明了,此时他的心情也不怎么好。

    “威胁?这算得上是威胁吗?你们之所以敢这么做不就是因为知道我不会运用墓家的势力吗?就因为这是我墓离的私人产业?呵呵,查尔斯先生你还真爱说笑。在场的董事,废话我也不多说,这哪家公司不是赚钱?你们在我当值期间转了多少我就不说了。那跟查尔斯当上之后会一样吗?你们自己考虑清楚,这jk暂时还是我的,我也就说这些,要不是我的之后,你们觉得,我会做些什么了?”

    威胁又如何?jk他本来就打算毁了,当初也只是因为想将老头子留的私人产业打理好而已,哪里想到会有李嘉怡这种吃里扒外的人在。还小姨?这还真是亲人啊!也就仅限于血缘关系而已!r1152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