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逸轩内,处处繁华,隔音效果也很好。

    几人同时回过身子,是一个穿着蓝色布衣的小斯,那看着陌妃菀几人的目光,非常的藐视,虽然陌妃菀这边人多,但蓝衣小斯却是不怕,因为人多不足为奇,虽然感觉几人穿的都不是平常人,可是小斯觉得在这里谁也没有他们大人的身份大。

    可是这些人竟然坐在了他们大人的专用的位置上,不可饶恕。

    这是清水镇的晚上,每个晚上都会有一出戏,这个位置是最好的位置,而且从来都没有人会去坐在那里,因为都知道,那里是清水镇大老爷刘成轩的专用座位,本来蓝衣小斯只是过来打个招呼。

    说晚上大人要过来,要安排好宴席,可是却看到了让他气氛的一幕。

    这个戏台靠近三个桌子的位置,是最好看戏的一个地方,每次大人来的时候,这里都会很热闹,因为大人很喜欢这种热闹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这里会有很多幼童……

    想起自家大人的癖好,蓝衣小斯不禁全身一寒,这是他作为一个人也看不过去,但是除了这一点,大人还是很好。

    等蓝衣小斯想完这些,却发现坐在桌子旁边的六个人压根儿就没有理会他,他不平了,自己好歹是县令大人手的人,这几人竟不给他面子,甚至是说无动于衷的坐在那儿,感觉都没有回过头看过他一眼。

    陌妃菀的确是没有多看他一眼,看这种人,简直是浪费空气,浪费力气!

    非常的渺视……

    这种借势的人,不足新奇,另人看不上眼。

    蓝衣小斯看见几人嚣张的样子,拿起手中的剑一子向着陌妃菀的方向刺去。

    上前一步,嘴里还吐了一口唾沫,不屑的说道:“真是杂碎!让你走不走,欠抽!”

    “癞皮狗,你说谁?不想活了!”夏不凡看见陌妃菀轻轻一挥就直接讲那剑给挥向一边,插入地上,竟是入地一半,可见功力之深……

    抬起眼轻蔑的看着离他们一尺之远的蓝衣小斯说道,看这种人就是某大富人家的看门狗,因为狗眼看人低!

    蓝衣小斯平常都是呆在刘成轩身边,从来没有人对他无理过,而且都是比较尊敬他,他自己也就忘了没有了刘成轩他就什么都不是,拿着一把剑也只是刚才在外面摊位之上看到然后直接拿来的。

    他想着自己是县令身边的人,自然是要高傲一些,虽然和那些达观贵族的人们比还差一些,也有些胆怯,可是这次他不怕。

    甚至是有些骄傲,他家大人是这清水镇最大的人,他怕谁。

    这些人一看就不是本地的,不然怎么会不认识自己,县令手的师爷,刘二爷!

    平常人都叫他二爷,想着他又走近一步。

    “谁答应就是说谁,你们好大的胆子,不知道这里是县令大人专用的吗?”刘二两手叉在腰间,对着夏不凡大声呲道。

    “我看你是骨头痒了吧,需要人给你松松骨!”夏不凡站起身子,脸上带着妖媚的笑,跟他那娃娃脸异常的不符合。

    慵懒的说道,红唇微动。

    刘二以为夏不凡要打他,吓得后退一步,从刚才那个白衣女子露的那一手,他就知道了,可是现在他没得选择。

    想着他竟然抢先对着夏不凡就是一拳挥出,陌妃菀坐在中央的位置上,嘴角扬着讽刺的笑,刘成轩身边的人?

    呵呵……

    想着,陌妃菀脸上的表情笑了开,却是阴森森的笑,让人觉得极其恐怖……

    刘二一拳向着夏不凡挥去,只是这一拳还没有到达夏不凡的身上,刘二的手却被夏不凡给抓住了,夏不凡用了一点的力气,刘二就摔倒在地上。

    夏不凡嘴角一冷,出口道:“县令府的人都是你这么些废人,养着真是浪费空气。”

    刘二听着夏不凡那语气似乎想把自己就地解决了一样,站都还没有站起身子,半趴着身子,开始像前爬去。

    夏不凡呲笑一声,抓住刘二的头发讲他扯了起来,力道很大,刘二跄跄踉踉的站起来,没有站稳,似乎又有些要倒的趋势。

    刘二后悔了,怕了,这人好狠!

    “君子动口不动手!”刘二连忙说道,他歪着头,艰难的说着,因为夏不凡是了狠心。

    他怕了,连忙求饶到,自尊算什么,活来才是最好的,刘二如此想着。

    君子?陌其几人都笑了,貌似他们中间就没有君子吧?“简溪尘”不是,白胡子?更不是,而且这个夏不凡看起来就更不是了,一脸吊儿郎当的模样,就不可能是君子了。

    陌其这样想着,夏不凡回过头对着她莫名一笑。

    陌其不懂。

    果然夏不凡就不是个君子,夏不凡听见刘二说自己是君子的时候,真有那么一秒钟的停顿,坑吧!他是君子?轮到女人都不会是他!

    “我可不是君子。”夏不凡说完这句话,就对着刘二连续砸了计拳,直到他感觉到刘二头昏眼花才停了手,他可不想拖一具尸体去埋。

    打完刘二,夏不凡走到他原先的位置坐好,没有说话,打个人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张佳人竟然也没有变脸色,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过一样,夏不凡悄悄的留了一个心眼,照正常情况,这个小女孩应该会有些害怕的表情,可是夏不凡在她的脸上,看到的只是淡然。

    除了这个没有半点痕迹……

    整个过程陌妃菀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几人也都发现了,她除了最开始的一个笑,然后就是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张佳人站在陌医身边,这里没有她的位置,就想到旁边去搬一把椅子后来,这样想着也照做了,陌其,陌夭夭,夏不凡,白胡子的目光都跟随着她的身子移动。

    除了陌妃菀和陌医,仍旧是那么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佳人感觉到了几人的目光,嘴角一直笑着,很让人怀疑,她这样老是笑着,会不会造成脸皮抽筋……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