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佳人倒是很淡定的走到旁边的桌子旁,非常优雅的弯了一身子,椅子看起来不重,张佳人在几人中算是比较矮的,她伸出手,扯了扯,没扯动。在扯了扯,还是没扯动……

    张佳人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因为她似乎能感觉到几人在笑着的样子,特别是陌妃菀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张佳人悄悄的用上了内力,却还是没有将椅子给拿了起来。

    张佳人一直弯着身子,没有站起来,她不好意思,觉得几人都可能会瞧不起她,所以,她一直就那么弯着。

    跟她想的一样,陌其和陌夭夭都快笑得嘴抽筋了,用手捂住嘴巴,最淡定的就要数白胡子了,他莫名其妙的看看周围的人,又看了看站在桌子边的张佳人,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不过就是椅子吗?

    白胡子站了起来,却没有发现自己坐的这个椅子没有动!

    是的,没有动!

    先前夏不凡站起来的时候他也看了一眼,可是却只是觉得是夏不凡站起来的动作太小,所以没有弄响,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不用看了,这里的椅子都是搬不动的。”我们的主角,陌大杀手终于说话了,她不是不想说,是想看看这几个人到底是想要干些什么,一直呆在那里没有出声。

    “佳人,去叫小二过来吧。”淡淡的声音传入张佳人的耳朵。

    在陌妃菀看来这是她自己在帮着张佳人解了暂时的窘迫之举,陌其几人也是这么认为,在他们看来,陌妃菀就是比较喜欢张佳人,所以在帮着她,可是在张佳人看来,陌妃菀却是在故意嘲笑她。

    甚至是可以说是在专门羞辱她!

    本来众人的目光都不在她身上了,她可以站直身子了,可是陌妃菀突然间这么一说,几人的目光又是看向了她。

    而且,还使唤自己!

    自己说是来伺候她,只是这么说说而已,没有想过要真的伺候她,张佳人还是没有直起身子,阴沉着脸暗忖道,可是她也知道这么弯着也不是办法,换了一副笑脸,张佳人快速的直起身子,对着陌妃菀说道:“好的,我这就去。”

    说着转过了身子,陌妃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刚才张佳人的动作还真的是快,要不是自己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恐怕也不知道她刚才是弯着身子的。

    陌妃菀扯了扯嘴角,看看她想玩些什么花样!

    白胡子听见陌妃菀的话后就坐了,他知道待会儿可能陌妃菀有很多话要问他,他也想知道,因为这个女子和自己莫名的相似,可是自己离家的时候,家中好像没有这般年纪大笑的女子了啊!

    白胡子很疑问,可却很聪明的没有开口,什么事情都等着待会儿吃完饭,回慈溪斋的时候在说吧,这个安逸轩,一看就不是说话的地方。

    张佳人走过一张桌子,刚好走到刘二所在的地方,张佳人看到这个人就有气,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这刘成轩是怎么教的人!

    看来刘成轩这颗棋子也没有多大用处,不能留着了,走到刘二身边的时候,张佳人假装没看见的一脚踩了上去,刘二大呼一声:“啊……我的手,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刚刚吼完这一句,刘二抬起头,就看见了桌子边的几人目光都看着他,连忙伸出那只没有被踩的手捂住嘴巴,知道几人回过头没有在看他。

    张佳人的身影远去。

    刘二躺在地上,感觉到脚步声远去,他也在庆幸着安逸轩的格调不一般,因为别人看不见他此时的模样,看不见他丢脸的模样。

    刘二抬起头,偷偷的瞅了一眼,陌妃菀他们所在的桌子,却突然和陌妃菀来了个对视,陌妃菀只是一眼就偏过了头,对于这种智商低等,情商也低等的人,她不想多看一眼,浪费表情,她不知道的是,这么一眼,却吓了刘二一跳。

    刘二赶紧躺好,又开始装死!

    直到刘二感觉到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之后,他悄千眼,没有人注意他,昏头昏脑的站了起来,动作很轻,他爬了起来之后,脚步快速的朝外面走去,他要去找大人!看他们还有没有这么嚣张!

    刘二感觉到自己身上很有几处很是疼痛,走到安逸轩门口的时候,陌妃菀嘴角扬起,邪魅的冷笑,刘成轩身边的人,还想这么安然的离开?没门,不要说门,应该是连窗户都没有!

    拿起一根筷子背对着朝着门口的方向直射而去,又像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看着前面表演胆子,虽然此刻上面一个人也没有。

    “噗通!”一声,什么绊倒的声音传来,很大的声响。

    “怎么回事啊?谁摔倒了吗?”一个有些粗狂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

    “别多管闲事,不是你自己就好了。”一个柔和的女生紧接着说道。

    “知道了,我就问问。”还是先前的男声。

    “哎呀,这不是刘二爷吗?您怎么摔倒了,来,小人扶您先起来,没有哪儿摔坏了吧?”街上的人们就只看见那个扶着刘二起来的人,娃娃脸,充满着邪气,而且在说没有哪儿摔坏的时候还怪异的看了刘二的身一眼。

    那目光猥琐至极。

    刘二抬起了头,准备看看是谁,一看吓了一跳,这不就是刚才打自己的罪魁祸首吗?刘二后退一步,又是摔倒在地上,有些呆愣的看着夏不凡。

    夏不凡看了看刘二的模样,感觉目的也达到了,拍拍手,从衣袖中抽出一条丝帕,擦了擦手,扔到了刘二的脸上。

    刘二此时竟然也没有感觉到不堪,就这么傻坐着,他不是真的没有感觉到,是有些呆傻了,因为他传宗接代的地方似乎断了!

    他刚才感觉到的,可是他不敢动,一动所有人都会知道了。

    “这刘二爷是县令大人身边的人,刚才那娃子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把刘二爷给吓摔倒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就来街上的百姓都能听得出来,是刻意伪装的声音,毕竟能看县令身边的人出丑,这可是头一回。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