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衣也笑着,两人点了一些酒喝着,不一会儿林清好的电话就响了,一接听就听到墓离的怒吼声,责怪她为什么没有回家。夏衣轻笑,这个时间段指望楚霸天给她打电话是没有可能了。

    其实,有时候,她也很羡慕林清好,有了一个完整的家。

    “我跟衣衣在一起,待会儿就回来。”林清好想到往事,语气很轻柔,墓离也不好发火,只好闷声道:“我们都做好饭了,你们不回家是要干嘛?你们在哪儿?都说早出晚归,这已经很晚了!”

    “我们在酒吧,我们相遇的酒吧,待会儿就回来了,有衣衣在,别担心。你们先吃吧,我们已经吃过了。”之前逛街的时候已经打了几次电话了,这一次又打过来了,估计快要炸毛了。

    不对!

    刚才已经炸毛了。

    听到林清好这么说,墓离这才道:“就算是衣衣也危险,要是你们都喝醉了怎么办?这个时候要是出现个坏人,或者查尔斯的手那怎么办?”

    “怎么会,姑娘我也不是吃素的啊!”

    “你也还是姑娘?”墓离冷笑。

    林清好沉默,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行了,我知道了,会早点回来的,放心吧,要是喝多了我就给你打电话,你过来接我们。”

    “不行,我看你们还是回来吧。”

    “阿离……我十点之前就回来,你别担心了,好了,我挂了啊!”说着林清好就挂断了电话,这阿离,真是,这才出门多长时间啊?恨不得半个小时一个电话过来,这就跟小孩子找妈似的。

    挂完电话之后,林清好就笑着道:“这墓老大真是越来越啰嗦了,说起来你跟楚霸天怎么样了,那莎莎里拉应该解决了吧?楚怜儿还活着吧?”

    “嗯,也还好,真是最近挺忙的,帮你家老公的事。莎莎里拉已经不是威胁了,至于楚怜儿,霸天也没有杀了她,只是把她关了起来,毕竟这么多年也是有些感情的,我也不想去管这件事情了。”

    “听起来怨气挺大的啊!”林清好笑着道。

    “这能不大吗?”夏衣腻歪着林清好道,两人喝酒都是好手。但也不敢多喝,毕竟是非常时期,而夏衣也真有点情绪低落,这该死的楚霸天,每次一忙起来就把事情给自己给忘了。

    这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好就好在不会找别的女人,坏就坏在,这样太有魅力,很多女人都想往上贴。

    “行了行了,我代替我家那位给你和你家那位陪个不是了,来,干了这杯,你就原谅我了。”林清好笑着道,她也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林清好了,喝几杯都会醉的人,但是别人灌酒的时候,她都说,抱歉我不会喝酒。

    这样才好啊!会隐瞒,要是你跟人家说,我很会喝,所有人都来灌你了。

    “好,干杯,一笑泯恩仇,痛快!”夏衣霸道地说着,直接一口将杯中的酒喝,还将杯子一反,最后一滴也掉落了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