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的人都没有说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这女子就这么哭起来了,女儿心还真得很难懂。

    白胡子坐在不显眼的位置上,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低着头的小丫头,皱了皱眉,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说话,他发现这个女孩子心机很深,他都有些看不透,不过这些都不关自己什么事,白胡子眼神闪了闪,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安静得有些异常。

    嗤笑一声,陌其轻笑着看着面前的女孩,看不出来呀,还会装可怜?用这招!眼神中一闪而逝的轻视被人捕捉在手。

    张佳人低着头,没有人能看见她的表情,只是让人觉得这个人很卑微的在伺候着对面的几人,陌其几人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就是脾气不好的大小姐。

    张佳人就是受虐待的丫鬟,陌其看了周围一眼,也发现周围的案板不在了,不过她倒是觉得没有什么,脾气不好就不好了,你能怎么着?

    只是看着众人怜悯的看着张佳人,旁边站着的陌妃菀只觉得眉头有三根黑线落,她不介意陌其的话,可是这张佳人到底是在哭些什么?干嘛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陌妃菀脑中刚闪过这个想法,又突然想起在慈禧斋门口的事情,貌似她爹妈似乎都死了。

    ……

    真是纠结了。

    “你不要再哭了,没有说不要你跟着我们。”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是陌医。

    众人都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应该说这句话吗?应该吧!自问自答,都学得很好,连陌妃菀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陌医。

    很奇怪,虽然时间不长,可是陌妃菀这一天却觉得异常怪异。

    她看了陌医一眼,又看了带着泪眼看着陌医的张佳人一眼,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

    “你说什么。”陌妃菀一字一句,众人都能听得出陌妃菀的语气不对,可这个时候的陌医却似乎没有感觉到。

    “我说我们没有要赶佳人走。”陌医的语气,又冷又硬,连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跟简溪尘是多么的相像。

    陌妃菀怒了,有些重力的拍了一桌子,纤细的身子唰的一站了起来,一双眸子冷气逼人,杀气外露,门外的刘成轩似乎又看到了那一夜的阿六一样,站在门口的身子开始发抖,有些站不稳了。

    陌妃菀的气场有些强大得让人受不了。

    除了陌医,众人都有些吓着了,感觉心里很忐忑。有些担心,从来没有见过陌妃菀这样子过,可以说陌妃菀是理智的,每次虽然都是一副脸色,但却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一直很淡然,陌其和陌夭夭唯一见过她失控的时候,就是那次简溪尘的伤势复发,才在她眼中看到了惊慌的痕迹,可今天是为什么?

    安逸轩内的人都停手中的筷子,看着极有可能出现混乱的一幕。

    陌妃菀站起身子,看了身边的陌医一眼,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简溪尘!?陌妃菀开始怀疑了,认识简溪尘的日子不长也不短,从未见他穿过白衣。

    “你不是简溪尘。”陌妃菀莫名其妙的说完这句话,就淡然的坐身子,也不在说话,旁边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陌妃菀为什么说这句话,也不知道陌妃菀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陌妃菀坐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可这气息却不是从陌医身上传出来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可是她还是说了,因为她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反应,对于陌其那件事情,她不是不想说。

    而是一子事情太多,她得慢慢来。

    “妃菀姐姐,你为什么不相信了,他是的!”陌其扯着陌妃菀的袖子,其实她也有感觉不是简溪尘,可是世间之上又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简溪尘来,而且气息都那么相像,陌其虽然计较上次的事件,可是这人毕竟是陌妃菀认定的,她就也认定了,而且希望陌妃菀不要放弃的那种。

    陌其说完之后,也没有在说话,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

    陌医在陌妃菀说完这句话之后,感觉全身都冰冷了,对于任何人的无视打击不信任他都可以接受,可是这些人中间,偏偏就是不能有她,陌妃菀。

    陌医准备开口,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真的不是!不是简溪尘,可是他现在却以简溪尘的身份待在她的身边。

    一句“你不是简溪尘”在众人心底丢了一块石头,心中都荡漾开来

    张佳人也在陌妃菀的那句“你不是简溪尘”中停止了哭泣,看着没有人理会她,便朝着安逸轩厨房的掌柜的方向去。

    她一走,安逸轩内的人们也都自己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中间的一幕,就像是一副画一样,管事被侍卫踩着,刘成轩在大门口站着,中间桌子上的人坐在。

    最淡定的就要数坐在角落的无心和绝心,禾心暖几人了,从最开始的一眼到最后,他们都没有多看,自己做着自己的。

    “恩公,我们要在这个客栈休息吗?”禾心暖放筷子,拿起手绢擦拭了一唇瓣,又放进袖子,对着无心说道。

    “嗯。”无心的话很简洁,似乎不愿多说一句。

    “可是恩公,我不喜欢这里,我们换一家吧。”禾心暖伸出手,准备扯无心的袖子,无心侧了侧身子,没有让她扯到,禾心暖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快速的恢复,又巧笑嫣然的对着无心道。

    “那恩公,我们换个好不好,好不好呀……好不好嘛,恩公……?”禾心暖觉得自己一定要够坚强,够厚脸皮,因为恩公实在是太冷了,不然没办法沟通,那么就让自己来改变他的一些习惯吧。

    而且,恩公看起来不像是和尚!

    “对了,恩公,我不能一直恩公恩公的这样叫你啊,你叫什么名字?”禾心暖双手撑在桌子上,脸离无心很近,无心看了一眼离自己没有一只手距离的禾心暖,不准备开口,撇开脸,似乎厌恶这种气息。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