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看都不愿多看禾心暖一眼,站起身子,就直接朝着门口走去,陌妃菀这个时候刚好抬起头看向门口,看到了无心的背影,皱了皱眉,和尚?陌妃菀见是一个和尚,便收回眼神。

    桌子旁,禾心暖连楞都没有楞一,站起身子连忙跟了上去,绝心放一两银子,也紧随着两人而去。

    即将踏出门的时候,回过头看了陌妃菀他们所在的桌子一眼,他刚收回眼神,迈了出去,陌妃菀和陌医的眼光同时跟了过来,却没有看见任何人。

    刘成轩终于松了口气,瞅着陌妃菀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一个和尚经过的时候连忙跟着闪到了边上,看不到陌妃菀了他的力气也恢复了,刘成轩拔脚就跑。

    侍卫看到刘成轩走了,脚一松。

    “大人,大人,你等等我。”一脚将管事踢开,快的跟了上去。

    管事被一脚踢开,刚才侍卫的脚提起的时候,他还想庆幸一,结果他的老腰啊,怕是被踢断了吧。

    “啊……刘管事,你怎么坐地上了。”一个声音响起,循声而去,只看见一个小二装扮的男子,手中托着餐盘,旁边站着一个小姑娘。

    “小三,忙你的。”管事开口了。

    “我这是在找东西了。”

    “哦,好,那我先忙了。”叫小三的男子越过刘管事,虽然不知道这刘管事是在干吗,但是他向来怪异,所以小三也没有多问。

    “这边。”张佳人看着小三说道。

    “嗯”小三回答了一声就不在说话。

    咯吱一声,餐盘放到桌子上的声音。

    “客官,这是你们点的菜。”小三对着坐在桌子边的陌妃菀几人一点头。

    “小姐,我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菜,所以就叫他们这里的厨子做了最拿手的菜。”张佳人站在陌妃菀身边轻声说道。

    “这是我们店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八宝野鸭。”陌妃菀对于吃的不是怎么讲究,但是眼前这道菜看起来倒是不错。

    白底打底的盘子装着,周围是一些青菜垫底,整只鸭子呈红色,看起来不腻。

    “小姐,这道菜就是刚才这位小哥说的一样,叫八宝野鸭,你看皮质红亮,感觉很是松脆,想必里面必是酥香糯口,风味独特。小姐,你先尝一尝。”张佳人出声道。

    陌妃菀没有接过话,但筷子却是拿了起来,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细细嚼着,的确是酥香糯口。

    她眯起眼睛,停了筷子,对着正在上菜的小三说道:“还加一把椅子。”

    “好的,客官。”小三抬起头,这才看见眼前的女子,当真是绝色之女,看了一眼之后。立马别开眼睛,非礼勿视,走到一旁的桌子边。

    陌妃菀的目光跟随着他,他伸出手在椅子上方轻轻一拍,然后将椅子给提了起来,转过身子,对着陌妃菀开口道:“客官,这个椅子加在哪里?”

    陌妃菀伸出手指了一位置,张佳人一看,是陌医旁边,有些错愕。看了一眼陌妃菀聪明的没有开口。

    “好了,继续上菜吧。”陌妃菀不在意的对着小三说道。

    小三将椅子放在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男人身边,又走到陌妃菀的身边开始上菜。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猴头蘑扒鱼翅。”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福字瓜烧里脊。”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山珍刺龙芽。”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干连福海参。”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一品官燕。”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巧手烧雁鸢。”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凤尾烧麦。”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鼓板龙蟹。”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蛤什蟆汤。”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酿冬菇盒。”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著名的十二道菜之一,琵琶大虾。”

    “加上刚才的八宝野鸭,一共是十二道菜,各位客官请。”小三看着这些人都无动无衷的看着自己,心中有些微恙。

    难道是菜没有吸引力。

    “小三子,快让让……”又是一个声音响起,小三抬头一看,连忙让道。

    “来,各位客官,这是我们店里的香茗,杨河春绿,各位品尝一。”只见来人将几个白玉杯子拿了出来,放一个茶壶,将杯子满了,放在每个人的面前。

    随后站到一边。

    “各位客官……”又是一人走了进来,来人将餐盘放在桌子上,端出几碗白米饭放在几人面前,也走到两人身边站好。

    刘总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再这里了,周围吃饭的人看着站着的三人,低头,开始说着什么,一时间大厅内热闹得很,都快像是菜市场了。

    “吃吧。”陌妃菀一说完就开始吃饭。

    一时间除了大厅内喧闹的声音外,就只听得间彼此之间的筷子响起的声音。

    “刚才那个叫小三的一直都在重复一句话,大家发现了没。”陌其吃着吃着双手撑着,看着几人笑眯眯的说道,顺便往小三站着的那里瞅了一眼。

    这里的生意看起来很好,可是这几人却站在这里,不去忙着,陌其往周围看了看,发现每个桌子旁都站着一个人,低着头,似乎是在眼观鼻,鼻观心。

    “嗯。”陌夭夭哼了一声,继续吃着。

    这几天没怎么吃好,是真的有些饿了。

    陌妃菀吃得很漫不经心,她想起了刚才那个背影,一个和尚的背影,好熟悉。

    “哎呀,你们怎么都不说话。”陌其放筷子。

    “其其,这几天都没有怎么吃饭,你就赶快吃吧,吃了好回去还有事情,不要闹了。”陌夭夭柔声开口道,看着陌其的眼神很是温和。

    陌其瘪瘪嘴,拿起筷子继续吃。

    “我们今天晚上就住在安逸轩。”陌妃菀放筷子,她吃好了,本来很饿,可是如今却是没有吃饭的心情。

    众人都停了来,等着陌妃菀的一句话。

    “慈禧斋……垮了!”这句话不是陌妃菀说的,几人都看向坐在最边缘位置上的人,那里是一个没有头发,也是光着头的人,只是带着一顶帽子,看不出来而已。

    是白胡子。

    额,众人都不仅一子看到夏不凡,夏不凡吓了一跳,因为陌妃菀也看着他。

    “你们干嘛看着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而且很奇怪的是,那房子竟然一踩就给垮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夏不凡嘟囔道,看着那不相信的眼神,头低得越来越低。

    “好了,不是这个问题,而且,房子垮了就垮了,如果需要赔偿的话,我们赔就好。”陌妃菀看着夏不凡的头都快低到桌子面去了,说了一句。

    “谁要你们赔了,我有说吗?我什么也没说!”白胡子看起来很是激动,站了起来说道,发现很多人都看着自己,又坐身子,声音越来越小。

    “我没有说错啊,我没说要你们赔。”

    “好了,都别闹了,吃饭!”陌妃菀将桌子一拍。

    果然,安静了,都吃着自己的饭。

    这个时候,镗镗的锣声响起,陌妃菀抬头看去,只见那台上的灯光亮起,一块很大的黑色布匹出现在眼前,用架子架着,一块帷幕摆放在哪里。

    只见从边上走上台两人。

    首先鞠了一躬,接着年纪大的那个男子开口道:“各位客官,今天我们安逸轩表演的就是傀儡戏。”

    “傀儡戏?这是什么戏?怎么没有听说过。”大厅内一个声音响起。

    “是啊,这个戏有什么特别的。”

    “没听说到呀。”

    “大家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先前开口的男子又说话了,大厅内虽然还有声音,但也小了很多,陌妃菀也是听着,这傀儡戏,的确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没有听说过,听听也好。

    “大家看,这是一个木偶,木偶是一种木刻的人像,所以又称木偶。”年长的男子开始介绍。

    “不就是木偶,还说什么傀儡戏。”还是先前那个声音。

    “各位,请听我一言,木偶大家都是知道的,可是木偶戏大家没有看到过吧,这个木偶只是一种称呼,而用木偶来给大家表演,这就是木偶戏,说多了大家可能会有些不清楚,现在我们父子二人就表演给大家看看,什么叫做傀儡戏。”中年男子也不废话了,直接走到帷幕后,周围的灯光又是加了许多。

    一会儿又从后面走了出来,那年长的男子拿出一根扁担把一方箱式的舞台支撑起来,围上幔布,马上就敲锣打鼓,又演又唱。

    陌医看了看盯着台上的陌妃菀,暗叹一声,女人心海底针,起先他以为陌妃菀会很生气的,可是却没有想到,陌妃菀是如此的淡然,心胸开阔。

    想了想他也抬起头看到台上,台上已经开始了正题。

    台上已经看不到父子两人,只看见几个木偶人在上面“说着”动着。

    陌妃菀从台上移开眼睛,发现几人都是直直的看着台上,陌妃菀看向大厅内,发现大厅内的人,大都是这幅模样。

    她站起身子,走到了那几个安逸轩的小二面前。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